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20170816 三题

「光」、「梳子」、「誇張」


  1


  哈哈。


  你说的话,我到底该信哪句呢?


  我这样笑着问你的时候,你也笑着回答。


  索性,都不要信了。


  也好。本想紧紧拽住指缝间的长发,握紧手中的梳子,一道道梳下,仍旧是一如既往温和的力道。


  


  2


  如果这些人里面,必须有一个人要死的话,你希望是我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你。


  月光下的人说出这样冷酷的话,不知为何却有种平淡的感觉,大概是被月光染透的雾气太冷,冷到入木三分,冷到连这样的话都显得有了温度。竹叶在夜风里摩挲,发出沙沙的声响,仿佛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然后事不关己地谈笑。


  “我说你啊……”叶一时没想到合适的措辞,顿了一顿,迎着对方询问的视线,才慢慢地说道。“有没有人说过,你这人很别扭?”


  “没有。”这反驳倒是笃定。


  然后那人露出笑,笑得开心,微微露出一排牙齿,让叶猛地想到“森森”两字。


  说的也是,谁敢明目张胆对这么个不是善茬的主出言不逊,要是有,多半那人也躺在这地下可安稳了。


  


  3


  死便是死了。如你所愿。


  这不是预定好了的发展吗?所以你现在又是在闹哪一出?


  叶没说出口,面对怒容满布的脸,他就算再怎么随心所欲,也知道现在不是个好时机,只得拍了拍好的肩:“起来吧。”这一摸,就是半个红色的掌印,叶笑了笑,这人恐怕一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哈、咳咳……”本来是发自内心想笑一下,结果被喉头的腥气堵住了嗓子,愣是咳了半天才缓过来。


  一抬头,自己的同胞兄弟的表情更加不好看了。想着这要是不安抚下来,怕是要遭罪,于是顺着这人的意思:“走吧,回家,如果你还想带我回去的话。”


  “不准死了!”


  这语气还真是夸张。


  叶赶紧点点头。


  


  4


  要我去死的是你,要我不准死的也是你。


  怎么能说不别扭呢?


  是吧?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