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初一【过去篇】

大家春节快乐!

之前囤的拿来开心一下的设定

这几天会连续发这个系列的小短文【可能准确来说是小短梗 文的话完成度太低了哈哈哈

除夕快乐在这里【x】

---



  1

  

  寒潮席卷了整个大陆以及周边岛屿,所到之处,便是冷。

  

  “你给我下来。”

  

  “怎么了?”叶晃了晃脚尖,脚下是雪白的世界,银装素裹之下,这座仿佛钢铁之林的现代化都市也有了几分大自然的韵味。

  

  “不要坐在阳台边上玩,还有,加件衣服。”好皱着眉。

  

  明知不可能,但是脑海里还是有些不详的画面一闪而过——少年轻飘飘地落入雪地,伸出去的手只勾到了衣角,眼睁睁地看着他和那片无知无尽的白色融为一体。

  

  这似乎是一个梦的碎片。

  

  又或许是大脑凭空捏造出来的景象。人越是担心,越会模拟出消极的画面,让自己时刻提高警惕。

  

  “但是我又不冷……”事实上温度几乎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穿太多也会妨碍行动,叶口气随意,不过言辞已经表现出他的不情愿。

  

  “过来。”这边简短的命令句把态度摆的更是明显。

  

  “……”叶转头看了好一眼,摇摇头,将黏在发梢的雪花抖落,“好吧。”

  

  2

  

  “川岛小姐的委托不着急吗?”虽说对温度的感知能力不高,叶还是非常享受窝在被炉里的感觉,那种温暖不是单纯形容温度的。

  

  看到叶老老实实把自己塞进了被炉,好也不再唠叨他加衣服:“不急,她本人也说要暂停委托到年后。”

  

  “也是,这几天谁都不想再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烦心。”叶伸手选了一个蜜柑,用食指推着蜜柑滚来滚去。

  

  “为什么突然问这件事?”好把书桌上的资料整理成一叠,拿到被炉的桌上放下,然后自己也跟着坐了进来。

  

  “没什么。”叶停下手上的小动作,把蜜柑拿了起来。

  

  好翻看手中的档案,又看了看已经懒得没了骨头的弟弟,有些不放心。

  

  “不要管闲事。”叶要是能一直保持这种慵懒,那他真的能放心不少。作为双生子而言,他们看上去是非常不同的类型,却在某些地方让人不禁感慨“不愧是双生子”,比如一定程度上的言行不一。

  

  嘴边念叨着“悠哉的生活”的人,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主动投向麻烦的漩涡,有时候恨不得把人给锁起来。

  

  “嗯,我知道。”看着好严肃的表情,叶轻轻笑了起来。

  

  “噗”的一声,手指戳进了蜜柑,一股特殊的青涩气息弥漫开来。

  

  3

  

  叶在一步一步地倒退着,很快就来到了屋顶的边缘,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绝望。

  

  眼泪落到印着脚印的脏雪上,砸出一个小小的坑。

  

  还真是冷啊。叶抬头看到的是,离自己越来越遥远的屋顶。

  

  然后他很快就可以听到一声闷响。以及骨骼错位的声音。

  

  “那什么,我真的没管闲事。”叶站在屋顶,哭笑不得。

  

  只是闲事没有放过他。

  

  天还阴着,时不时有零星的雪花稀稀落落地飘下。看来过不了多久,这场雪就要结束了。

  

  最该听到这句话的人不在场,但是叶肯定好就在不远的地方,或许已经能看到了自己了也说不定,类似的直觉从来没出过错。

  

  那还真是……

  

  太糟糕了。

  

  4

  

  “你在干什么。”好冷冰冰地问,俯视躺在地上的人。

  

  “我知道你比较生气,不过能先帮我一把吗……”我可以解释的……不过这位根本就不会听任何的辩解,所以苦水只能自己先咽下。

  

  地面冰冷地可怕,冷到像是被火焰灼烧,只剩下痛觉的感触,他需要马上离开这里。无奈四肢动弹不得,唯一能帮他的人正在气头上。

  

  “‘比较”?哼!”咬牙切齿。

  

  出门不到两小时,回到家就发现人不见了,还无论如何都联系不上,那个瞬间甚至有了要是找到人就好好关起来,找不到人就让所有人陪葬的想法。

  

  “啊哈哈……”干巴巴地缓和气氛,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拯救了一次世界,不过拯救世界往往需要的代价,只能让他自己填上了。

  

  好不做声地盯着叶看了足足有一分钟,才把人从地上拎了起来。看到叶眼角的泪痕,他抬手擦了擦。

  

  离开了那个特定的位置,周身的禁锢顿时消散,叶松了一口气:“你之前的推测是对的,所有人都是‘被迫’自杀。”

  

  抬头看向头顶遍布的阴云,如果细看,能看到残留的一丝扭曲,就像夏日炎热的马路上,街对面扭曲晃动的景物。痕迹在飞快消失,归于平静。

  

  “你就是专程来验证我们的结论?”但凡听到肯定的答案,好的脸上大概就会挂着奇异的微笑了。

  

  不不不。叶忙不迭地在内心否认。

  

  “你走之后川岛小姐打了家里的电话,说之前提到的监控资料她让助理整理好了,就在公司,但是她和助理被安排了紧急出差,问我能不能去拿一下。”当然拒绝也是可以的,他们完全可以等年后继续跟进这件事。

  

  赋闲在家的叶看着空荡荡的家,在被炉里的暖意似乎都消散开来,感受到寒意的人决定出门活动一下,暖暖身子,于是答应了下来。

  

  可惜体质特殊的叶刚跨进公司的大门,就中了招。虽然也有故意不设防的因素在,这是万万不能提一字一句的。

  

  于是他经历了上一个自杀者的心路历程,一个活力四射的女孩子,刚入公司不久,甚至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就重复了他人的绝路。这里就像是一个莫比乌斯的环,一旦误入其中,就绝无生还的可能。

  

  “还好是我。”叶小声地呢喃,因为他的介入,这个死循环已经完全被打破。

  

  “呵呵。”好最终还是和今日气温相仿的微笑,“不要庆幸地太早。”

  

  叶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


-TBC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