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初二【过去篇】

  1

  

  “哎……”长长的一声叹息,回荡在房间里。

  

  好抬眼,瞥见被困在被炉里周围的人正百无聊赖地切换电视频道,又有些好笑:“看个广告叹什么气。”

  

  明知故问。

  

  叶回头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罪魁祸首,想说什么,又给咽了回去。上次确实是自己食言,有错在先,被禁足也算是自食其果,赖不了他人。

  

  冗长的广告翻来覆去地播放,总算迎来了尽头,正午的新闻播报开始了。

  

  “咚咚咚。”有人敲门,叶正想着是不是该关掉电视,来人不等应门,就急匆匆地进了屋。

  

  面对如此没有礼数的来客,两个主人都没有生气,一位大口喘着气的少女风死死盯着荧屏,因为换气不急而造成的语塞让她急得脸色惨白。

  

  “别急,深呼吸。”叶安慰着,他没法从被禁足的范围出来,否则现在应当为少女准备一杯水。

  

  “求、求你们!”少女总算可以磕磕绊绊地开口,根本顾不得胸腔的疼痛,“救救我的朋友!”

  

  少女指着电视,主持人正在念一则紧急插播的新闻。

  

  2

  

  “也亏你肯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委托。”叶心情极好,也因此开着不痛不痒的玩笑。

  

  多亏了少女那个突如其来的委托,否则要让他在一方牢笼里待到好消气,大概还要花上不少功夫。

  

  “明知故问。”好凝视着叶,目光深邃得仿佛是穿过了时空的探寻,他知道叶不可能不明白此行的意义何在。

  

  好吧,刚才没能说出的话,现在被用来堵上了自己发言。

  

  叶低下头,默然。

  

  城市的雪期已过,被透过阴云的日光一照,仅剩的雪层很快就融化为水,在地上形成一滩滩印记。四处都湿漉漉的,走到干处,便会踩出几个渐渐消失的脚印。

  

  而他们二人,只会留下一人的痕迹。每当回头瞭望,好就会有一种令人十分不愉快的错觉。

  

  “没关系,我在。”叶突然打破了沉寂,恍惚回到了多年前,一样的低温,以及一样的不安,他轻笑起来,走到前面,“我们快去把女孩的朋友接回来吧。”

  

  3

  

  “大概……是这里吧……”叶双手环抱地蹲下身,眼中燃起一丝幽光,望着脚下的深坑,有些苦恼。

  

  新闻中提到的地方被层层包围,他们也只好迂回作战,不过和那个地方联结的通道只有这一处,可以的话真希望有准确度更高的地方。

  

  “概率?”好知道叶的犹豫不是因为错误的判断,而是联通率的问题。

  

  这个虫洞一般的世界,即使世人都迷失其中,也只有叶可以幸免,他是不可能出错的。

  

  “70%、啊,应该是80%?”来不及改口之下,叶用了疑问句。早知道就慢一点回答了。

  

  “真学不会教训。”好无情地拉扯叶的脸颊,“我下去。”

  

  就知道会这样,几率一低他就没有出场的机会了,叶揉着被捏到刺痛的脸。

  

  “我会抓住你的。”叶想了想,又加了句,“一定会的。”

  

  “就算没有你,我也会自己上来。”他可是执念很深的人。好说完,握了握叶的小指,身影随之消失。

  

  这么明显的挖苦啊,他不就失误了那么一次吗……叶无奈地看着小指上缠绕的透明丝线,慢慢地抚摸上面的活结,想了想,把活结给栓死了。

  

  4

  

  迷路的孩子很快就被送到安全的地方。

  

  叶伸出小指:“这个我解不开了。”

  

  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叶讪讪地别开视线。

  

  他们好像都有点做过头了。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