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初三【过去篇】

1


“诶……这些是什么?”叶探出个脑袋,有些好奇。


桌上铺满了相同大小的纸张,由于是原件,所以都用塑封保护了起来。


说纸张并不是十分恰当,那应该是画。只是蜡笔的线条歪歪扭扭,出自孩童之手的世界常常利用想象加以捏造,很难看懂这些画面的本源。


“刚才的夫妻送来的。”好将每一幅画都做了备份,以便之后查询。


“这好像不归我们管?”怎么看都该交给别的行业,叶暂时没有看出这些画面有什么特殊之处,他感应不到应有的东西,想来好也是一样。


正说着,好已经将这些画按照时间分好类别,放回文件柜内,在电脑上翻阅会更方便,也能避免不必要的损耗。


对于这个问题,好也颇具微词:“委托人说是‘咨询科’指的路,你应该让你朋友少往我们这边塞人。”


“原来是这样啊……”叶忍俊不禁,只要牵扯到这种事件,好的脾气就不太好。


2


“那对夫妻的小孩?”叶手里捧着平板电脑,一张一张地往下看。


“嗯。据说每晚都会做梦,伴随高烧。”好这边则是在再度审视委托人留下的面谈记录。


每晚……对小孩子来说够呛。


叶有点同情这个小孩,这种事往往是不讲道理的,无论你是什么身份什么背景,都可能被猛得扯进异乎寻常的世界,那个世界本身,也是极不讲理。


老是被卷入事件的叶,感同身受地叹着气。


有了咨询科这个大前提,叶也渐渐能分辨出一些扭曲的图形到底在指代什么,兴致勃勃地看着,有种做解谜游戏的感觉。


“啊……”他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怎么了?”


“你看编号32那张。”叶像是发现彩蛋一样,小小的喜悦油然而生。


那是一只直立行走的动物,血盆大口中似乎咬着什么,在小孩的画笔下巨大的野兽身体甚至超出了纸张,很是威风。


3


“不用担心,他是专业的。”好将那对愁云满布的夫妻送到门外,只留下这句话,便合上了门。


没有父母在身边,小男孩坐在沙发上坐立不安,害怕得攥紧了衣角。


“没关系,很快就结束了。”叶盘腿坐下,这样他就比小男孩矮上一头,希望这样的高度差能降低这孩子的警惕,“别害怕,闭上眼就可以了,我们一直都在你身边。”


小男孩点点头,闭上眼。叶的声音有种奇妙的温度,他真的没有那么害怕了。


叶起身,绕到小男孩身后,用手蒙住他的眼睛:“好了,你可以睁开左边的眼睛,可以看到东西吗?”


“我看到——”


“嘘……不要说你看到的东西,对谁都不要说,可以吗?”叶的声音很缓,萦绕在小男孩耳边。


“好的。”小男孩顺从地答道。


“刚刚给你看过的那张画,是你画的,你还记得那只可怕的野兽吧?”叶提出问题的时候,小男孩忍不住轻轻颤抖了一下。为了驱逐他的恐惧,叶下意识地靠近小男孩,人很容易失去安全感,同时也很容易获得安全感,其中肢体接触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良药,“如果看到它的话就叫我们。”


男孩陷入了沉默,好看着时钟一言不发,叶只是耐心等待。


“它在这里!”男孩压低了声音,头轻微晃动,不知道是想挣脱叶的束缚还是只想回头。


“你的妈妈说你会唱‘踩到猫了’?”叶突然问了一句,旁边的好假装没有听到。


“嗯……”小男孩不明所以,却还是应了声。


“那跟着我一起唱吧,你就再也不会误入这个地方了。猫ふんじゃった……”


叶开了个头,柔软的嗓音在陈旧的办公室内散播开来,小男孩原本还有些迟疑,但很快也合着叶的调子唱了起来。


等到下个月食日结束,你就不会再迷路了。


4


“你说股宗会不会生气?”叶把头搁在好的膝盖上,懒洋洋地问。


“知道你还试?”好用新的问句堵上了旧的问句。


其实股宗应该不会生气,而且一定会知道是他们,小男孩的事情还是要交给那个世界的居民才行:“你不让我去见他,歌声能传递的东西比语言更多。”


不等好做出反应,叶又问道:“你之前在下面看到了什么?”不知道会不会看到他的老朋友。


“你想都别想。”口气凶狠。


叶不置可否,等好低下头去看他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也是,刚才那么折腾,一定累坏了。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