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初五【过去篇】



1
充满狂气的舞会,异形们觥筹交错,没有固定形态的生物鼓胀起自己的皮肤,爆裂的声音仿佛庆祝的烟火。
被黑暗笼罩,可见的是空无一物,不可见的虚无中涌动着什么,它们将误入的游人围在中间,嬉笑不止,用听不懂的语言大声讨论。
紧闭双眼,才看得到这个世界真实的面貌,前一刻还在嬉笑的生物意兴阑珊地离开,它们对同是此处的东西没兴趣。
“欢迎。”
“欢迎你。”
嘈杂自血液轰鸣而过。
“恭喜。”
“你的血肉已经融入这舞会,这黑暗,这万物之终焉。”

2
掉下去。
深渊之下的母亲敞开她的怀抱,慈爱的诅咒加身,回荡身畔的巨响即是她深情的呼唤。
掉下去。
大陆上流淌的漆黑乳汁,向下汇聚,打开无形的漏斗,筛选出新的生命。
掉下去。
没有尽头、莫须有的底端,静静地俯下身体,等着来客降临。
“我的孩子,你终于来了。”

3
“这里是?”

“这里是月球的背面。”苍老的声音从深井里飘来。

“不要开玩笑。”

“嘻嘻。”枝头的果子落到地面,砸了个稀烂,红色的粘稠的浆液缓缓流动。
“过去没有人能见到月球的背面。”尸体在火焰中燃烧,发出奇怪的臭味,头部缓缓地转过来,差点把把脖子拧断。
“月球的背面只是个俗称。”双尾的猫又抽着烟。

“我要回去。”

“不可能的吧?”
“不可能!”
“不可能。”
异口同声。

4
“你不是迷路的孩子。”
“而是被选中的孩子。”
双头的野兽在高处唱歌,把眼前滑稽的故事谱成新的歌曲。

“你不是迷路的孩子。”
“而是被选中的孩子。”
很快就传播开来的唱词,终于被故事的主角听到。

“你在唱什么,股宗?”无垠的月空下,沐浴在银光中的小孩,在巨石上露出没有什么温度的微笑。
他已经真正地融入了这个地方。
“咳,没什么。”
“你知道我们的世界有首歌吗?我的弟弟很喜欢,叫‘踩到猫了’。”对有能力的人而言,出口的一切都可以化作祝福或诅咒。
“呃……”
“你欠我一个人人情。”
小孩不在此时此地唱出来,就已经是天大的宽赦。

5
“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要回去。”
“不可能。”
“哦?”
“至少你一个人办不到。”欠下的人情两清。
“那就够了。”
“可是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呵呵,拭目以待吧。”

那可是我的半身。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