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初六【过去篇】


  1

  

  “叶,你马上要从事务课毕业了吧,出路想好了吗?”万太抱着成堆的教辅书,视线几乎都被完全遮挡。

  

  叶从他手中分了一半重担,才不紧不慢地回归话题:“还是之前说的。”

  

  万太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虽然你文化课成绩不是最好的,但综合事务偏差值超过70了吧?如果像我一样进入系统……”

  

  叶听他这么说,依旧保持最开始那样懒洋洋的样子,嘴角还挂着轻松的微笑。

  

  万太知道这次说服也彻底失败,这个人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劝诫放在心上,于是话题戛然而止。

  

  “没关系,我只是在做我最想做的事。”朋友的好意心领了,但是这些无法撼动叶心中的规划。

  

  “……嗯。”这些年的往来,万太也从中分辨出了麻仓叶这个人的“随意”和“不容置疑”的分水岭,多说无益,还不如作为挚友为他打气,“如果有需要的话,不要客气来找我吧!”

  

  “我会的,谢谢你,万太。”

  

  

  

  2

  

  半年之后,城市多了一个事务承包商,名为“星”。

  

  星月交辉,它们看上去如此接近,彼此之间又如此遥远。

  

  在整座城市都陷入沉睡的深夜,月光铺陈,只有街灯汇成的星河闪烁,高楼上的人向月球伸出手。

  

  

  

  快点回来吧。

  

  哥哥。

  

  

  

  3

  

  “你那边有消息了对吗?”

  

  “……”万太咬着嘴唇,他怕自己不小心就告诉叶。

  

  如果叶知道的话,他们现在的话就是诀别。

  

  “你知道的,无论如何我都要去。”叶没有逼迫好友,只是缓缓地将内心的想法告诉他,“如果他不在,我就不是完整的我。”

  

  每天笑着的说着话的麻仓叶,都不过是具行尸走肉。

  

  这是一个无法破解的注定,他必须把灵魂欠缺的部分找回来。

  

  这样才不会再害怕月夜。

  

  面对一个人不计后果的执着,普通人只能妥协,那比入魔的偏执更可怕,因为这个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这样做的风险以及后果。

  

  他还有什么理由去阻拦叶的觉悟呢?

  

  “好吧。”

  

  

  

  4

  

  “你看上去不像是迷路的羔羊,有更甜美的香味。”

  

  “我们来打个赌吧。”面对未知,叶笑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半分胆怯。

  

  “有趣。”好久没出现这么有趣的生物了。

  

  

  

  5

  

  “你还要继续?”伟大的意志,在面对这个少年的时候,也不由得迟疑。

  

  少年是发疯了吗?

  

  没有,他很清醒。

  

  “对。”清醒的少年的眸子像没入深潭,有着近乎冷酷的镇静,用慵懒的声线说出狂言。

  

  即使失去双腿,他还能用双手攫取。

  

  即使失去双臂,他还能用利齿撕啮。

  

  即使失去头颅,他的心脏在停止跳动之前,他的血液也会朝着唯一的目标流去。

  

  “即使你一个人办到,你还是输,到时候你会失去一切。”

  

  “我明白。”不为所动。

  

  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失去更多,又算得了什么。

  

  “哈哈哈,很好,让我们继续吧!”

  

  少年不惧,向前一步。

  

  

  如果这样,他就可以回来的话。

  

  我将一往无前。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