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元宵 【现代篇】

元宵快乐!

过去篇其实是用来解释现代篇的……

为了引熊出洞所以一口气把所有的梗扔了出来 几乎每句话都是伏笔or解释说明 所以看不懂很正常

现在开始慢慢写现代篇的悠哉日子

----


“抱歉啊,真的不行。你也知道我们家的规矩很多。”飞快地在社交软件上打字,用余光瞥向一直在旁边的好,叶感到压力十足。


“但是……”实际上这句话没用标点符号,但来自主人的欲言又止已经穿透屏幕。


“新年的时候咨询课塞了好几个委托过来,我家老板已经很不开心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叶尽量让对方打消不切实际的想法。


虽然“星”事务所最早的法人是麻仓叶,因为种种原因,这家事务所的所有权已经转让到麻仓好的名下。


“新年啊,说的也是。”对话中的友人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总算松口,“说起来已经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要是什么时候可以处理任务了,一定先告诉我一下。”


“没问题。”发出最后一条消息,一直幽幽亮着的屏幕陡然熄灭,好不容易卸下一身担子,叶伸了个懒腰。


“说完了?”这句问话来自沉默许久的好,语气不用仔细琢磨,很容易就能听出其中的不满。


“嗯,告诉咨询课我们这几天放假。”连续奔波几天,再加上月食的骚乱,这些日子可谓过得鸡飞狗跳,是该好好休息一下。


作为和政府牵扯颇深的承包商,他们这样的事务所一般不会随便拒绝咨询课的委托,这次是个例外。


“又是你那个朋友?”明显的敌意。


没有特意提到万太的名字,就是知道好会抓着这点不放,叶的背部陷入绵软的沙发,怀里抱着抱枕,偏过头看好。


“是啊,不过也没必要一直记恨到现在吧?再说是我去找的他。”


无他,小山田万太之所以会被好记在心上,就是因为万太是那场荒诞赌局的信息提供者。作为咨询课精英的友人,没有敌过叶的执拗。


“我知道,所以我在针对你。”


“啊哈哈……”如此直言不讳的针对,叶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假装没听到的敷衍自然行不通。


“不过咨询课的人,我也确实有点意见。他们可以试试明年再这么做的后果。”难得的假期被各种公事打断,任谁都不会有好脸色。


要是被客人看到好现在的表情,大概就不会有人上门打扰了。叶突然这么想,想着又觉得好笑,也没有压抑自己的情绪,于是在严肃的对话中,他露出了不合时宜的微笑。


“你笑什么?”好皱眉,将手中的卡片放到一边。


“没什么。”挂在嘴边的笑意却丝毫不减,“毕竟我们还在使用天保旧历,大多数人现在都用格里历,时间错开很正常。”


自从明治六年废除天保历,麻仓家无论是节日还是日常出行,就和普通大众发生了分歧。不过在近代之前也没多大问题,使用旧历的习惯沿用至今,毕竟他们做这一行,通过旧历就能知道更多的信息,行事也便利。


“你刚刚好像也在看东西。”叶平铺直叙,眼睛则盯着好手边的卡片。


嗯……粉色的卡片。确实能让人联想到很多东西。


比如女孩子,之类的。


好一把将人按到自己腿上,把翻转卡片,露出写满内容的一面,放到叶眼前。


措手不及的叶没来得及稳住重心,轻而易举地被力道带走,半趴在好的腿上,好在这个姿势不算难受,叶把怀中的抱枕挪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干脆就趴着不动了。


卡片上的字偏大,歪歪扭扭的字迹占满卡片上的横线,大概是没注意到铅笔的特性,有的地方已经被擦花,不过不影响阅读。


“去年雏祭的那个小女孩?”很快就将全文浏览一遍,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好在这个姿势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表情,于是刻意详装镇定地做出判断。


“对。”一打开事务所就发现有人往门缝里塞了东西,好最初还担心是什么诅咒邪物,结果只是杞人忧天。


“她说邀请我们去她家。”


“不去。”


“诶……”这也太果断了。


“你想去?”


“不想。”刚刚还在说兄长果断的人,现在果断起来也不遑多让。


叶还记得去年他们被雏祭上的人偶耍的团团转,并不是人偶上的付丧神有多强,而是过于恶趣味。即使过了一年,那段经历还让叶记忆犹新,因此对女孩好意邀请是敬谢不敏。


“明天就三月三了,时间过得真快。”和普通人时间脱节过久,叶有种重回社会的感觉。这么说也不太对,或许更类似于倒时差。


不知不觉,好也回来一年多了。


“嗯。”


或许是想到了相同的事,两人的对话突然中断,陷入了奇妙的沉默。像是在回味一杯咖啡的苦涩,舌尖却留有一抹余香,过去的苦难都化作无声的感慨。


他们只是沉默着,仿佛进入了另一处时空。


“我饿了。”坏掉的时钟重新开始前进,就像他们的未来一样,总要有人打破僵持。


“你想吃什么?”


“我在考虑。”


“不着急。”


新的一年正要开始。他们的未来还很长。


很长。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