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问卷




*只是问卷里的内容 留个纪念

 @熊猫酱  一早就让我把图扔上来,然后我懒给懒忘了,总之发上来。





1

叶撑着头坐在那里,面前虽然像模像样地摆了一本书,不过已经很久没有翻动过了,他静静地坐在那里,发呆。

“叶,你在想什么?”他们之间没有打招呼的习惯,自然而然地站在那里,就算突然出现,也不会迎来对方惊异的眼光。

“唔……”不是特别想说,叶眨了一下眼睛,只是盯着好。

“在想晚上吃什么?”好的猜测令人大跌眼睛。

不过,正解。叶微微地笑了起来。

 

2

有点笨拙地握着梳子,捋进手心的头发让叶觉得有些无从下手,不管安娜、万太还是一起长大的小师妹,都没有一个人是长发。

要怎么处理呢,叶陷入了沉思。

“有那么难吗?”夹杂着揶揄的问题,没有去看好的表情,叶只是觉得他肯定在笑。

望着还挂在身上的牺牲品——被自己错误的用力方式扯断的长发,不敢任意行动确实是有原因的。不过好竟然一声不吭地忍耐了下来,叶偏着头从侧后方瞄了瞄对方的表情。

 

3

“我爱你。”

 

“你知道绝望是什么吗?”

“就是在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你在我身边,却没有办法回答我。”

“然后,这将是我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说,要是我去了你看不到的地方,你会怎么办?”恶趣味的问题,像个不合时宜的玩笑,叶很少去谋求什么,在浸泡在谎言之中的这个世界,他的玩笑,又不是玩笑。

“我不会让你离开。”好一如既往地霸道,任性得像个孩子。

就算是把你用锁链禁锢起来,就算将你陈列在透明的匣子之中,就算用一切手段撕开你挂在脸上的那张假面,毁掉你所有的悠然,也无妨。

“啊,那就好。”叶无所谓地耸耸肩。

不过,倘若这句话也是个谎言,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让好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的吧——如果好是因为站在高位才无法看清自己的话。

“好,卡!”“收工收工!”

“啊……终于结束了吗,诶导演我要加鸡腿!”

 

 

长发摩挲着,痒痒的,肌肤的热度是那么近,近到面对再熟悉不过的人,也会忽的紧张起来。

被亲吻的脖颈,脖颈下面便是汹涌流动的血液,被撩拨的叶的微微地颤抖着,搂着好的头,感受他冰冷的手隔着薄薄的衬衣,和自己泛起热度的皮肤形成对比。

明日里的淡然都被敲碎,绯红攀上了耳垂,为什么就是无法再继续保持冷静呢,这样就不会被好捉弄了。

轻轻的喘息,终究还是按捺不住。

“叶,你要抱着那家伙到什么时候。”终于看不下去了,好不耐烦地走到叶身边,俯身看他抱在怀里的东西,很是不愉快。

“不是你带来给我的吗,说来通灵王还真是什么都能办到呢。”叶温柔地抚摸着小东西的脑袋,虽然不是特别柔顺,不过很可爱所以还是揉弄的很开心。

原本被友人邀请去玩,可惜被好拦了下来,还想说带点什么特产回来,结果通灵王滥用职权地拎了只熊猫幼崽塞给了自己。实在是有些过火了,叶无奈地摇摇头,之后还是让他把幼崽还回去好了,不过在此之前,能看到好的这种表情,也算是不错的收获。

 

我买的,确实是水果罐头吧……?

叶仔细研究了一下包装,和想象中并没有区别,难道说果然网购容易碰上假冒伪劣产品之类的?看着手上黏糊糊的某物,叶还是端正了态度,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怪罪于厂家,最多把过错推给粗心大意的快递人员。

“喂,你这家伙,快点把本大爷放下来!”只有手掌大小的微型恶魔已经无法扼制自己的怒气,对这个渺小的人类大声命令。

真是可爱啊。叶思量着自己住的地方到底能不能样养宠物。

“不准说本大爷可爱!!区区人类!”恶魔彻底炸了起来,他的尊严竟然被一个人类践踏,不可饶恕。

喉咙像是被火焰灼烧一般,叶想,或许更像饮下了一杯圣水,强烈的刺痛让他无法忍受,长久以来的忍耐都为现在的痛苦埋下了伏笔。他的努力,终究要功亏一篑。

“现在你不需要忍耐了,顺着你的本能就好。”好的话语,飘忽在叶的耳边,又让人觉得无限遥远,仿佛穿过了无数个世纪,循着未知的过去,血液沸腾了起来。

咬下去,咬下去,咬下去,咬下去……相似的血脉在召唤着灵魂深处的欲望。

面对好的肩膀,叶第一次露出了非人的象征,尖锐的牙齿,埋入其间。

从来没有打破过为自己立下的誓约,没有喝过鲜血的血族,同样有着进食的本能,被哺育的幼儿那般,吮吸着,感受着血腥味的弥漫,甘甜可口的液体将所有的信仰洞穿。挂在胸前的十字架静静地躺在地毯上,无人问津。

诗经里歌颂的神和你佑护的臣民,至此,我们就是敌人了吶。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