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三月三·上 【现代篇】

  

  一年前。

  

  1

  

  枝头的桃花在春日的微风轻轻颤动,仿佛是阳光下的按捺不住的雀跃,粉色的花瓣透着光,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

  

  三月三日,雏祭。

  

  藤原家。

  

  漫步在巨大的日式庭院中,踩在砂石上嘎吱作响,落在庭院各处的石头是一座座孓然的小岛,历经岁月的居所在漫长的岁月间,精心的营造成为了一种浑然的古朴。

  

  这里的气氛给叶一种熟悉的感觉,他们曾经的家也有类似的感觉。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时间在抹去一些痕迹的同时,会滋生出更多的东西。比如某些非人之物。

  

  他们被领进房间,观景到此为止。

  

  “从一周前就开始了?”在主人简单重复委托上写过的事由之后,叶再次确认重要的部分。

  

  “是的,白天它们都很安分,一到夜晚就开始……”女主人藤原早纪没有往下说,只是想到那个场景就后怕,丈夫白日出门工作,暂时只能由她来接待两位客人。

  

  “这些东西大多在夜晚出现,您的女儿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文音、女儿她每次都会陷入昏睡,不管我怎么叫都不会起来。”

  

  “嗯,这点委托里您提到过。我是想问她的日常行动有没有什么变化。”一般人都会对最巨大的冲击的消息留下深刻印象,从而忽略一些细节,但是诱导得当,还是能让他们想起来。

  

  “好像……没有。”藤原夫人思索了一会儿,犹豫着回答。

  

  “没关系,等文音小姐从学校返回,我们可以再检查一遍。”叶微笑着安慰这位母亲,委托里记录过母亲和“那个”对峙的情况,现在看来母亲也不是多么大胆的人,只能说为了守护孩子,母性会让她们战胜恐惧。

  

  “好的,到时候就麻烦了。”

  

  “藤原夫人,现在可以带我们去看“它们”了吗?”既然事件过程已经梳理得差不多,是时候见见庐山真面目了。

  

  “……好的,请随我来。”或许还残留着对“那个”的惧怕,藤原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站起身子。

  

  跟随藤原夫人走上廊道,看着身边一路沉默的同伴,叶压低声音:“没想到你会陪我来。”

  

  “难道你以为自己还和以前一样?”好挑起眉头,他觉得叶需要有自知之明。

  

  “月球的背面”的归人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无论是他还是叶,都不该再和这些东西扯上关系,尤其在叶做了那么蠢的事之后。

  

  叶还是一意孤行,看上去破绽百出的人近乎油盐不进,还反过来软磨硬泡,最终妥协的是麻仓好。

  

  “虽然不一样,但是也不至于出事。”

  

  “哼。”要是出事就晚了。

  

  “真的没事。”毕竟也是有好几年履历的人,叶把好的行为当做保护过度。

  

  “反正我不会帮你。”就要让他栽个跟头才行。

  

  “知道啦。”

  

  叶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前面走着的藤原夫人突然转过头,他又恢复了之前淡然的微笑。

  

  “就是这里了。”

  

  “咔嚓”一声清响,门锁被打开。

  

  

  

  【あかりをつけましょぼんぼりに

  

  お花をあげましょ桃の花

  

  点上雪洞灯吧

  

  给你一支桃花】

  

  

  

  2

  

  仓库里堆积的是不太值钱的杂物,老旧的锁不知道使用了多少年,也没有更换。

  

  “您的同伴不进来吗?”藤原夫人看向站在仓库外的人。

  

  一身黑衣,身上带有奇怪的气质,看似年轻,又有一股和年纪不符的凛然。

  

  “请不用介意,他会在外面搜集情报。”所谓睁着眼睛说瞎话,叶说得额外真诚,让人不疑有他。好跟着来用的助手名目,这么安排看上去顺理成章。

  

  仓库内的状况比想象中要好,或许是除旧迎新的时候刚打扫过,置物架上的物品只积有一层薄灰。

  

  藤原夫人走到靠里的一侧,这块区域被棕灰色的布遮盖,看不出下面的东西。她踌躇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胆量将布拉开:“这下面就是雏人偶。”

  

  “可以打开吗?”

  

  “请便。”听到叶这么问,藤原夫人松了一口气。

  

  七阶的木坛上摆放着精致的人偶,最高处的宫廷人偶明艳端庄,接着是宫女、乐队、随从、仆人、家具以及交通工具,重要的人偶不必多说,装饰品也体现出工匠的技艺。仔细看能发现一些擦痕,涂料和衣物也能看出岁月留下的脚印。

  

  工艺品中凝聚的是父母对年幼女儿的祝福。

  

  “之前在外面也看到一套雏人偶,为什么选择换新的?”而且那套人偶也不只使用了一年两年,委托上明确写明今年是第一次出现异状,如果是更换人偶造成的,应该会在更换当年就表现出来。

  

  “这套是娘家带来的,原本大女儿文菜一直在使用,但是她九岁那年出了意外,就……”对大女儿的离开,再多的时光也无法抚平母亲内心的伤痛,说到这里,藤原夫人开始哽咽。

  

  贵重的雏人偶可以世代流传,出嫁之时可以带到夫家,再传给女儿。而这些人偶因为幼小主人的离世,便被藏匿到仓库深处。

  

  “请节哀……”叶没有办法说出更多的安慰,人情冷暖他们见得太多,而这份工作最容不得过多的主观,他需要尽量站在客观的角度去见证。

  

  “让您见笑。”藤原夫人擦拭眼角,只一会儿,她又重新变成了一位坚强的母亲。大女儿的事无法挽回,这样的事不能再有第二次,小女儿不能再出什么意外。

  

  “文音小姐最近出过什么意外吗?”话已出口,又觉得这样的范围太过宽泛,叶又加了一个条件,“在人偶出现问题之前,半年的时间内。”

  

  藤原夫人只是摇头。

  

  “凡是危及人身安全的都算,不仅限于人为因素,意外伤害、疾病、精神打击,可以的话请仔细回忆。”

  

  原本藤原夫人的注意力放在重大意外上,在听了叶的话,才想起二个月前女儿的疾病:“文音之前得过川崎病,但是很快就康复了。”

  

  连续的高烧和皮疹让全家都慌了神,好在最后有惊无险,女儿平安度过。

  

  “川崎病……”也就是小儿皮肤黏膜淋巴结综合征,一种急性小儿疾病,没有有效预防手段,致死率不算高。

  

  叶若有所思。

  

  “和这件事有关系么?”看到对方是这样的反应,藤原夫人也忍不住紧张起来。

  

  “或许有,或许没有。”叶的回答模棱两可。

  

  “这……”

  

  “只是觉得人偶们可能没有恶意。”

  

  “但是它们每晚都出现在女儿身边,这不正常!”即使把仓库门窗全部锁死,那些可怕的人偶还是会半夜在女儿的房间游荡。

  

  “是很不正常。”眼看藤原夫人的情绪激动,叶马上安抚,普通人会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思考,而非人之物也有自己的逻辑,想要双方互相理解,很难办到。

  

  仓库外突然来了位老妇人。

  

  “夫人,小姐回来了,正在会客室等您。”

  

  叶抬头望向老妇人,就看到好正盯着雏人偶,眼神锐利。

  

  好很快也发现了叶的视线,只是轻轻一碰,又很不开心地转开。

  

  哎呀哎呀……叶十分无奈。

  

  

  

  【五人ばやしの笛太鼓

  

  今日はたのしいひなまつり

  

  五人演奏的笛太鼓

  

  今天是快乐的雏祭】

  

 -tbc-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