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三月三·中 【现代篇】


  3

  

  空无一人的房间,藤原夫人面上有几分尴尬。叶端正地坐下,仿佛无事发生。

  

  一道拉门之后传来争执声。

  

  “怎么了,文音小姐,夫人吩咐说一定要您和客人交谈,好了,别耍小孩子脾气,快到这边来。”老妇人不断劝说。

  

  “我不要!”女孩尖细的声音中满是坚定。

  

  “文音,适可而止,快点过来。”无法再忍受女儿的任性,藤原夫人出声训斥。

  

  “……”女孩先是一阵沉默,突然爆发似的,冲会客室的方向吼道,“妈妈什么都不懂!谁要和那种奇怪的家伙见面啊!”

  

  “文音小姐——”

  

  “文音!”

  

  接着是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从榻榻米的声音变成踩在木板上的声音,然后远去,女孩已经迅速跑开。

  

  “十分抱歉,管教无方,小女居然说出那样失礼的话。她平时都很听话,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藤原夫人歉意地鞠躬。

  

  “小孩子是这样的。”叶不甚介意地微笑,恰到好处地给出台阶。

  

  其实就算是个五岁的小女孩,那个说法还是有点伤人,叶在心底抹了把泪。

  

  “夫人,让我去把小姐找回来吧。”老妇人认为刚才小姐突然逃走,也有她的责任。

  

  “不如让我去吧。”一直不说话的助手表态,藤原夫人和老妇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如何定夺。

  

  不是说不会帮忙吗……

  

  “别看我的助手那样,他和小孩子相处很有一套。”叶以人格担保这句话的真实性,只是需要大前提。

  

  得到叶的保证,主仆二人才松口。

  

  “那就麻烦了。”

  

  “小姐就拜托您了。”

  

  

  

  【お内裏様(だいりさま)とおひな様

  

  二人ならんですまし顔

  

  天皇和天后

  

  两人一本正经地列坐】

  

  

  

  4

  

  好面无表情地拉开壁橱。

  

  “我不要去!”文音正躲在壁橱的下层,家中房屋很多,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想得到,她以为婆婆会是第一个过来的人,“诶,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眼前却是完全不熟悉的男人,文音眨眨眼睛,好奇心使然,她已经把自己正在躲藏的事情完全放到一边,从壁橱里爬出来。

  

  “你的眼力看上去不错。”好没有回答女孩的问题,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什么?”一阵凉意从后背生气,本能趋势下,文音缓缓地后退,身后只有壁橱,她退无可退。

  

  “不如来说说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到。”她确实看到了。

  

  文音本来想提前看看是什么客人,于是偷偷跟着婆婆,绕到廊道看了一眼,她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不敢动弹。

  

  “哦?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撒谎。”

  

  本来还想将谎言贯彻到底的文音,对上好冰冷的眼神,就像被巨蟒缠住身体,双腿发软的她坐到地上,她不懂对这个人撒谎有什么后果,只是隐约明白,绝对不能尝试。

  

  “我看到那个人……”文音喉咙发紧,心脏砰砰地跳动,如雷轰鸣,“那个怪物破破烂烂的根本就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啊!?我就这么逃走,妈妈和婆婆会不会有危险?”

  

  眼力果然比一般人好,只是也不过如此,好冷笑。

  

  “所以在你眼中,我是正常人?”

  

  整个区域的阴影都汇聚到好的脚下,就像活过来一样蜿蜒爬行,原本残存在房间内的光亮被尽数吞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暗黑空间。在这个空间内,好的身形开始变形,和幽深的暗融为一体,但又能明显区分他的轮廓,一双血色的眼睛正注视着女孩。

  

  女孩颤抖着,她想尖叫,但阴影封住了她的嘴巴。她想逃跑,没有人限制她的四肢,她却没有办法在惊恐中控制自己的行动。

  

  于是她一动不动地看着怪物,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正当万念俱灰的时候,一瞬间,房间恢复了原状,面前的人也看不出任何异状,仿佛刚才的一切是南柯一梦。

  

  “啊唔——”文音的呼喊还没有出口,就被一道阴影封住。

  

  “乖乖的不要说话,你不是很关心你的母亲和那位老婆婆吗?”完全是反派的台词。

  

  文音懂事地点点头,不再轻举妄动。

  

  “很好。”好赞赏着,这个年纪的小孩和动物更加接近,只要让他们体会到恐惧,就会变得十分乖巧。

  

  “我这样的才是怪物。和我一起来的那个人不是。”

  

  文音依旧不敢说话,于是再次点头。

  

  “现在可以说话了。”还有事情需要从小孩这里打听,好做出宽赦,“你知道自己有个姐姐吗?”

  

  “知道……虽然爸爸妈妈刻意不在我面前提起,还把姐姐的东西都收起来,但是姐姐忌日的时候,妈妈都会偷偷地哭。”她是在姐姐去世之后出生的小孩,小孩的敏锐往往超过成年人的想象,隐瞒早就被识破。懂事的女孩却没有戳破,既然父母都不想让她发现,那她就假装不知道好了。

  

  “你希望姐姐还活着?”现代有不少小孩都极度自私,为了争夺父母的宠爱,甚至会威胁父母。

  

  “希望啊,要是姐姐还在的话,我就不用一个人玩了。”朋友们都不喜欢来家里玩,只要一放学,她就只能在冷冷清清的庭院里一个人度过,文音一直很羡慕有兄弟姐妹的朋友们。

  

  “除了你和你的家人之外,还有人也希望她活着。”这个愿望已经无法达成,祝福和诅咒很相似,常常不会因为对象的消亡凭空消失。

  

  文音不知道这句话代表了什么,垂着头疑惑不已。

  

  “和我一起来的人,是我的弟弟。”好突兀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对不起……”文音道歉,要是有人说姐姐的坏话,她肯定也会扑上去揍那个家伙。

  

  “下次不要当着他的面那么说,他是为了我才变成那样的。”所以才格外让人生气。

  

  文音似懂非懂地承诺,再也不会说那种话。

  

  

  【お嫁にいらした姉様に

  

  よく似た官女の白い顔

  

  女官白色的脸

  

  就像出嫁的姐姐】

  

  

  5

  

  “你们还用这种东西吗?”文音从屏风后弹出身子,对房间摆放的各种仪器感到新鲜。

  

  各种线路铺在地上,蜿蜒曲折,一直连接到一墙之外的房间,藤原夫人和好都在那边待机。

  

  “精准的数值能准确反应很多东西,比主观感受更值得信任,所以现代普遍使用机械辅助。”叶在测试四周的仪器的工作状态,时不时调整参数。

  

  “那占卜呢?式神呢?这些还有吗?”经过一下午的接触,文音对这个看上去很怪异的人逐渐免疫,比起那个吓人的助手,这个叫麻仓叶的家伙脾气好多了。

  

  “这些都是我们的必修课,不过擅长什么还是看个人资质,有的东西除了刻苦,还需要天赋。”科班出身的叶耐心地解释,他的朋友小山田万太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即使其他科目的成绩都是佼佼者,最后还是进入咨询课工作。当然这也是个不错的出路,只是不太明白身为小少爷的友人为什么非要选这样一条路。

  

  “这样哦……”

  

  文音看到叶正专注于工作,无聊地回到被褥里,盯着屏风出神。

  

  卧室的灯被调到最暗,柔和的暖光和生物钟让她昏昏欲睡,最后还是不敌睡意,在绵软的被子里发出轻鼾。

  

  “这边设置完毕,那边的效果怎么样?”叶对摄像头挥挥手,由于担心打扰文音,他压低声音。

  

  自从好主动帮忙,叶就像忘了之前好提及的“反正我不会帮你”,只字不提。

  

  “可以。”好对着麦克风答道,藤原夫人就在旁边一起盯着监视器,他的口气听上去不那么冲。两人的对话只有彼此听得到,但他还是不希望藤原夫人从自己的语气里胡乱揣测。

  

  他们明明已经不需要这些东西,好不明白叶为什么还执着于形式,不过他也很好奇以前叶的工作状态,才没有加以阻拦。

  

  见一切正常,叶很随意地坐下来,屏风对面的文音没有动静,到了睡眠时间的小孩通常会很快入睡。

  

  当然,也可能有别的原因。

  

  “她说她能看到你。”好故意用了模棱两可的说法。

  

  由于藤原家的男主人临时有事回不来,叶被藤原夫人缠了整整一个下午,不断追问各种知识,那气魄简直比临时抱佛脚的考生还来得惊人,仿佛要靠一下午的恶补来解决这次事件。结果就是好一直没机会和叶单独交流。

  

  藤原夫人只当两人在闲聊,没有投去过多注意,只是看着几块屏幕上女儿的身影,时间还早,她已经开始紧张。

  

  叶顿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好在说什么,于是追问:“什么样的?”

  

  “破破烂烂的。”这个显得有些好笑的词从好的嘴里说出来,带了点不忿,叶没敢当场笑出声。

  

  压抑着笑意,叶回答:“真奇怪,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呢?”

  

  正常人不会觉得叶异于常人,但在有能力的人眼中,他的模样也不该是这样,这个说法还真是特别。

  

  被叶依赖的感觉不错,好的心情很快就回暖,只是口气还残留了不快的余韵:“只是个半吊子,当然看不清。”

  

  “半吊子?”

  

  “剩下的自己想。”点到为止,好没有完全忘记自己的初衷,他还存着要让叶吸取教训的想法。

  

  “好吧。”叶从容地应下,一副没有感受到恶意的样子。

  

  一阵电流声从耳机蹿出,监视器上也出现大量不规则的条纹,两人通过摄像头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

  

  “来了。”

  

  

  

  【金のびょうぶにうつる灯(ひ)を

  

  かすかにゆする春の風

  

  金色的屏风映着灯光

  

  在春风里微弱地摇晃】


-tbc-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