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三月三·下 【现代篇】

每段后面那个是歌词,歌我放一下林原的版本

嵌入的flash手机端好像看不到 我补个地址好了……

----


  6

  

  “你们从哪里进来的?”叶懒散地盘腿而坐,没想过他会这么心平气和地和“它们”对话。

  

  “我们呀,是从仓库进来的。”看上去很年轻的右大臣兴奋地回答。

  

  也不知道是把自己和谁弄混了,不过这样的局面总比引发冲突好,叶没打算辩解。既然能凭空出现,也意味着仓库的门窗没有被毁坏,没有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是件好事。

  

  “昨天来文音房间的好像不是你。”藤原夫人昨晚一直陪着女儿,据她所说,出现在这里的是三个人偶,正是第五阶的三名仆从。

  

  现在悬浮在半空中的是一老一少的两位大臣,白天看到它们的时候,被放在第四阶。

  

  “是的,我们数量太多,所以会轮流守护文音小姐,这样能保留实力,以防万一。”满头白发的左大臣更加沉稳,解释详尽。

  

  “守护啊……”叶朝摄像头看了一眼,这些忠心耿耿的人偶大概想象不到人类会如何曲解他们的行为。

  

  所谓“雏祭”,虽然现在看上去只是个约定俗成的节日,但它确实是一种祭祀,希望通过这样的仪式来带走女孩身上的灾祸。经过代代传承的旧物,这种祝福不断叠加累计,不知不觉已经拥有意识。

  

  被人珍惜的事物会在百年之后化作付丧神,而这类被寄予强烈愿望的物件,会比普通的付丧神拥有更多能量。

  

  “文音之前能痊愈,是你们的功劳吗?”其实叶已经知道答案,只是需要他们亲口承认,不然藤原夫人可能把病发算在它们头上,认为人偶们做了手脚。

  

  事实正好相反,人偶们是在履行自己的义务。

  

  “功劳什么的您言重了,我们只是尽自己的职责。”功劳二字对它们来说,是无上的夸赞,右大臣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你们。”叶的手抚在文音的额头,女孩正沉浸在美好的梦境之中,露出柔和的表情。

  

  “不敢当。”左大臣和右大臣谦虚地回礼。

  

  “不过——”话锋陡然一转。

  

  “因为你们的帮忙,文音也受了不小影响。”

  

  这就是好之前提到的“半吊子”,恐怕在人偶们行动之前,文音本身不具备看到另外一个世界的能力。在接受了人偶们的祓禊之后,短时间内两界之间搭起一座桥梁,受它们的力量影响,藤原文音可以看到一些异状。

  

  她的能力并不完全,所以才会看到独特的景象。

  

  “这是无可奈何的牺牲,我们别无选择。这些影响很快就会消失。”就像浮萍形成的道路,很快会随着风浪散去。左大臣目光深沉地看着文音,并不后悔它们的作为。

  

  “我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只是你们要知道,人类无法理解这些。”年幼的女孩无法分辨所见之物,藤原夫人只会把你们当做灾厄的源头。

  

  “没关系,小主人没事就好,大家都这样想。”就算被夫人扔进火堆里当柴烧,它也没有怨言,左大臣欢快地在半空中画着圈,它已经很久没有和家里的人聊天了。

  

  昨天回来的三名仆从被夫人拿东西砸伤,它本来还担心今天会怎么样呢。

  

  “你们不是小主人的人偶吧。”叶漫不经心地说。

  

  这句话幽幽地环绕在左右大臣的耳边,就像被拉入缭绕的江烟之中,一叶孤舟在水面上渐行渐远,随波逐流。

  

  “……”左右大臣都没有说话。

  

  “你们的主人是藤原文菜。”叶一指点在右大臣的眉间,声音柔和,苍蓝色的光晕一圈圈漾开,“你们原本应该送她出嫁,然后跟着她去夫家,直到她有自己的小孩。”

  

  人偶们分饰不同的角色,却是一心同体,不分彼此。

  

  有气流从房间穿过,发出呜呜的声音,就像小孩不甘的呜咽。

  

  “不要再打扰文音的生活。”就算是好意,好心办坏事的情况也不少,和非人之物长久地相处,迟早会让女孩脱离正常生活。

  

  “文菜小姐,呜呜……”

  

  没想到右大臣真的哭了,眼泪顺着刷过白漆的脸颊扑簌簌地滚下来,好不凄凉。

  

  从机构毕业的学生,一般不会对它们有多少偏见,看到人偶可怜兮兮的模样,叶有些心软。

  

  “你们眼中的我,到底是谁?”

  

  “虽然我们没有见过您,但您一定也是这家的女主人。”右大臣还在哭泣,说不出话来,所以只有左大臣来说明。

  

  “女……”叶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他已经可以想到隔壁那位脸上的揶揄,“你们只靠灵魂的状态判断一个人的身份吗?”

  

  还以为只有没有开窍的物品才会这样,没想到雕刻了七窍的人偶也会犯这种错误。

  

  “原本不是这样,但救了小主人之后,我们损耗太大。”

  

  “这样啊。”果然连人偶们都是半吊子。

  

  性别的误认是因为叶的灵魂只余一半,的确容易混淆;身份的误认,有很大原因在叶的故意引导上。自古以来阴阳之术就不乏障眼法,他只是因地制宜。

  

  “呜呜呜……”右大臣的哭泣久久没有停止,还好文音被它们的力量影响,不然现在已经被吵醒了。

  

  叶无可奈何地擦擦它的眼角,冰凉的泪水被他一碰,就在指尖雾化。

  

  “别哭,你们的愿望会达成的。”

  

  “真的?”停下哭泣的右大臣,打着嗝,泪眼汪汪地问。

  

  “真的,我保证。”

  

  

  

  【すこし白酒めされたか

  

  あかいお顔の右大臣

  

  喝过一点白酒了吧

  

  红脸的右大臣】

  

  

  7

  

  这个决定还是太轻率了。

  

  叶承认是自己考虑不周,这是一次重大失误。

  

  雏人偶的目的是陪伴主人健康成长,直到出嫁。要完成它们的心愿其实非常简单,只要这个家有出嫁的女儿,一切就迎刃而解。

  

  万万没有想到,藤原家居然没有住家佣人,唯一一位全天侍奉的佣人,是那位年迈的老妇人。虽然性别符合,年龄却大大超出限制。

  

  已为人妇的藤原太太无法骗过人偶,首先就要去除这个选项。而过于年幼的文音不是不能采用,但施加在她身上的东西,一旦被打破,会引起人偶们的警觉,所以只好任由文音睡下去。

  

  兜兜转转,选择只剩下一个。

  

  当然这是在叶不敢向好发出援救信号的前提下,他不觉得好会答应这种请求,虽然这些对好来说轻而易举。

  

  或许是明白家中的异象很久就可以完美结束,藤原夫人的兴致格外高,在听过解释之后,很快从家里翻出她当年出嫁时的衣装,连带一盒饰物。藤原夫人如数家珍地比划不同饰物的使用方式,叶自然左耳进右耳出,并在最后拒绝了夫人大部分的尝试。

  

  面对提供生活资金的客户,叶权当这是给客户提供的折扣,最后他们敲定了折中方案。

  

  夜深人静,古老的宅子被沉寂层层包裹,鹿威敲击在石头上的声音格外响亮。

  

  “都过来吧。”叶轻唤着,他的言语比起命令,更像无法抗拒的蛊惑。

  

  右大臣微微颤动了一下,它的边缘泛起苍蓝,把某种信号传至远方。在角落一方的仓库也升起一束光线,从窗户里身处相同的苍蓝,在月色的遮蔽下很快泯灭。

  

  空中陆陆续续地出现白天见过的雏人偶,列阵一般有先有后地围绕在叶的身边。

  

  咚咚地敲打太鼓,笛声悠扬,负责吹奏的乐队奏出喜悦的篇章,人偶们嬉闹着,欢笑着,好不热闹。

  

  叶对藤原夫人点头示意,希望她能沉着地完成接下来的仪式。

  

  陌生的服饰让叶行走不便,只能迈着细碎地步伐,缓慢地跟随藤原夫人的脚步,勉强挂在发间的饰物丁零作响。不得不说色打褂这种服装太符合当代潮流,人的衣服么,还是宽松舒适为宜。

  

  装饰不是必需品,单纯是叶没法拒绝藤原夫人的热情,至于穿着,他本来打算再用障眼法糊弄过去。

  

  “障眼法不是万全之策,你不怕走到一半被它们发现吗?”好只用一句话就打消了他铤而走险的想法。能被错认身份已经是难得的巧合,再把希望寄以概率性事件,实在不妥。

  

  于是决定叶做出牺牲——在大家有所思量的注视下,藤原夫人为了能让他戴上发饰,甚至煞费苦心地辫起了叶的短发。

  

  走廊不长,这一路走过,叶已经精疲力竭,说不上是身体上的负担还是精神上的负担更大。

  

  藤原夫人打开门,侧身站在一旁,一身黑衣的好站在门前。

  

  叶走过去,好搀起他的手,相视一笑。

  

  他们知道这不代表什么,但是又有很多常人难以理解的深意。

  

  “恭喜——”

  

  “恭喜——”

  

  “太好了——”

  

  人偶们纷纷道喜。

  

  叶转过头去,人偶们尽数落到地上,一动不动。

  

  它们等这一刻,已经太久了。

  

  

  

  【着物をきかえて帯しめて

  

  今日はわたしもはれ姿

  

  穿上和服系上带子

  

  今天我也是盛装】

  

  

  

  8

  

  “藤原夫人最后同意好好安置那些人偶。”不然的话就太可怜了。

  

  藤原夫人在听过人偶们的自白后,就算没有完全放下恐惧,也应该能对它们生出不一样的看法。一心一意想要拯救主人的人偶,却因为在文菜去世时不足百年之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守护之人离开人世。

  

  沉重的执念转嫁到小主人身上,不懂人情世故的人偶们闹出骚乱却不自知。

  

  特意和好约定,一定要让藤原夫人理解人偶们的用心,所以特意把中间那段对话设置为外放。由于后来的对话使用了术,因此重新切换模式,只有好可以听到他们说了什么。

  

  之后再由好转述大致情况,转述内容特意避开了和叶有关的部分。

  

  “嗯。”

  

  “怎么了?”这次的结局非常完美,叶察觉到好的不快,一时想不到前因。

  

  不过好最近一直都处于不快之中,要辨别细微的区别,恐怕只有叶可以办到。

  

  “你以前都做这种工作?”

  

  “算是吧……”叶不想对好撒谎,之所以还用老办法解决事件,就是想告诉好他曾经的生活。

  

  这些很快就要成为过去,希望能留下一点可以缅怀的经历。可惜的是人算不如天算,这次的经历他不太想回忆。

  

  “你应该知道其中的危险性,如果我不在,你还会采取一样的做法?”这次是好在场,现在的两人处理这个事件很有余裕,才陪着叶胡闹。这不代表以前的叶可以这样轻松地解决。

  

  说到这个份上,叶再迟钝也明白好为什么心情不好:“不会,老师还教过我们评估风险,把自身安全放在第一位。其实这个风险也没有那么大。”

  

  前半句还很顺好的心,后半句倒是听出了叶的弦外之音。

  

  “那些人偶有多自私,难道你没发现?”如果按照好的做法,便是一把火的事。

  

  他没有那种近乎浪漫主义的天真。

  

  “文菜九岁身亡,这种事很容易造成连锁,凡是这个家未出嫁的女孩都可能重蹈覆辙,文音也许会夭折。”意外死亡会给整个家庭蒙上阴影,负面情绪会招来更多不幸,就像打开了底部的漏斗,一旦开始就很难结束。

  

  没有合适人选可以扮作新娘的时候,叶并没有改日再找人来替代的意思,是因为他已经察觉到这些。

  

  这种替代,外来人比藤原家的人有更多大风险。看似顺理成章的选择,实际上举步维艰。

  

  毫不知情的藤原夫人在为叶打扮的时候,叶觉得她的眼神就像真的在看自己即将出嫁的女儿,即使内心不情愿被人当做女人梳妆,叶至始至终都没有再说什么。这种自欺欺人的方式,如果能慰藉这位母亲心头的伤痛,也是一件好事。

  

  “它们不过是想找个替死鬼终结连锁,你出现得很及时。”所谓错认,根本就是个骗局。

  

  没想到好会这么悲观,叶安慰性地搭上好的肩,一时无言。他认真地在想,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要如何选择。

  

  的确,它们也许只是无法开口让陌生人去送死,干脆将错就错。它们为藤原家效忠,这种忠义会让它们无法顾及他人。

  

  “生活没有那么多‘也许’,你在场,而我可以毫发无损地斩断因果的连锁,所以那么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嘛,想那么多不会很累吗?”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叶明白这个道理,他一直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接着叶拍了拍好的肩,不知道这样说能不能让他消气。

  

  这个委托出现的很不是时候,本来好就因为“月球的背面”在和他生气,再加上这件事,他大概要失去信用了。

  

  但叶不知道的是,好的愤怒来源是时光如覆水而逝,他没法陪伴弟弟度过过去的难关,仅此而已。

  

  “那我说一个好消息吧。”对叶来说算不上好消息,但好大概会开心一点。

  

  好无言地等着他说下去。

  

  “事务所转让给你,我退休。以后都交给你来办,怎么样?”

  

  “你确定?”之前两人还为了这件事争执不休,好不明白叶为什么突然放弃。

  

  “嗯,我去了一趟系统,他们说我现在不能当法人。”失去一半灵魂的人,在法律上甚至无法称之为人,事务所的主人必须是合法公民。

  

  通过近些日子的学习,对现代法律有一定了解的好,很快就猜到背后的原因。

  

  “那你准备怎么办?”失去公民身份的叶,相当于失去一切。

  

  “我就是想和你商量这件事。”

  

  “你说吧。”

  

  “系统那边说我可以登记成你的式神,你觉得呢?”

  

  叶笑起来,若风过桃花。

  

  

  

  【春のやよいのこのよき日

  

  なによりうれしい雛祭り

  

  春天的三月这个美好的日子

  

  没有什么比雏祭更快乐的了】

  

-end-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