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启蛰·蟄虫啓戸·上【现代篇】

2018年3月6日,启蛰伊始。


1


“昨晚的雷声好大啊……”叶把桌上两人使用过的餐盘收拾到水槽。


早间SHAMAN新闻也在播报这件事,还提醒居民注意雷电灾害。做饭的时候用手机听这个节目,是叶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没睡好?”好点燃防风打火机,吹了一口气,橘黄色的火焰顿时转化成幽蓝,再一抬手,幽蓝的火光迅速冲向叶所在的地方。


然而那团火光并没有对叶造成伤害,在靠近之时就乖巧地停在一侧,仿佛在等待叶的指示。


叶对那团火光轻轻点头,以示感谢。火光好像能听懂他的话,左右晃动自己的外焰,然后蹭到水槽里去了。


表面上是火属性的生物,在主人的五行转换下,不用改变媒介,也可以化作任意一种元素。


“嗯,有一点。”叶慢吞吞地从厨房里钻出来,活动了一下手臂,确实能感觉到身体的疲乏。


“那你就在家休息。”


“今天没有委托?”往常的话,能有个一两天的休息时间都很难得,算算时间,他们已经连续休息四天了。


“没有。”看来威胁一下咨询课还是能起一点作用,这几天都没塞东西过来。


“算啦,我还是跟着你去事务所。”


“这么热心工作可不像你。”除去特殊案件会格外积极,他这位“员工”随时都嚷嚷着要过悠哉的生活。


追求退休生活的人并不接受退休,就听起来耐人寻味了。


“怎么说呢,房子太大了,一个人反而静不下来。”在校期间连续数年没回过老家,毕业后就直接搬到事务所住,结果曾经的住处荒废到被附近居民当做鬼屋,都是因为这个。


叶害怕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空无一人。


然后现实告诉他,那是黄粱一梦,他依旧孤身一人。


那可是天大的笑话,一个笑不出来的笑话。所以他固执地离开旧居,直到去年才重新修缮,并和好一起搬回来。


“那就到事务所去休息。”


“我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叶发现自己忘了摘围裙,又忙不迭地回厨房。


好看着叶忙碌的背影,但笑不语。




2


“那我先睡下了,要是有客人要来就叫我一下。”叶蜷在沙发里,耳机放到旁边小几上,做好补觉的准备。


旁边的休息室就放置了一张床,他没有选择那里而是睡在工作室,能听到另一个人发出的细微声音,往往更容易入睡。


“睡吧。”好帮他盖上一床薄被。


叶心想这就叫“他哥觉得他冷”。


眼皮沉重起来,叶把被子随意地裹了一下,被熟悉的气味环抱,很快便沉沉睡去。


波澜不惊的生活对他们而言才是求之不得的幸福,在处理好日常事务之后,好静静地看着叶的睡颜。


陈旧的家具继承自先代,拥有无数时光的刻印,随着气流游走的浮尘都走得越发缓慢起来,屋内的事物仿若形成了独立的空间,勾勒出物是人非的情绪。


时光似乎都静止下来,只剩下古老的钟表“滴答滴答”地行走。


叶放在身边的手机突然开始持续不停地闪烁,好在处于静音状态,这样的微弱光线变化没能惊醒睡梦中的叶。


好走过去想把手机放到一边,刚把它拿到手中,一阵急促的铃声打乱了室内的静谧。


叶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看到好正打算挂断电话:“等等——”


他的制止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好已经无情地切断了这次通讯。


“是万太。”叶挠着头发解释。


“我看到来电人姓名了。”


看来是明知故犯。


“那是万太的私人电话,说不定是有什么急事。”为了区别公事和私事,叶还特意为友人的来电设置了不同的铃音。


“哼。”好没好气地把电话扔到叶的怀里。


叶打开手机,就着刚才的号码拨回去。


“叶!!!”


带着哭腔的声音极具穿透力,叶不动声色地把听筒移向远方。


由于式神的真名是需要保密的东西,能叫出叶名字的人,也只剩下昔日好友们。他本身不是真的式神,原本也不需要遵守这条定律,但好似乎对这个定律十分中意,甚至在登记式神假名的时候,把叶写上的“Yoh”直接改成了Ha。


本来也是同字异音,于是知道他真名、或者说名字读法的人逐渐减少。


“是我。”


“叶你听我说!我咳、咳咳……”还没有开始讲述自己的遭遇,抓住救命稻草的万太就因为过于激动呛到了。


“慢慢说,不着急。”听到对方说“听我说”,而不是“救我”,就让叶悬着的心放下大半。


叶安抚下好友的激动情绪,听他把故事的始末娓娓道来。


-tbc-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