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启蛰·蟄虫啓戸·中【现代篇】

最近肝的太多,结果老年人关节爆炸,休息了两天,不过最近都要悠着点了……

总之先把熊喂饱,大家都能躺着吃粮


----

  3

  

  “你们说了什么?”好一直坐在沙发的另一头,等叶挂电话。

  

  “万太说他的房间里一直听到奇怪的声音。”叶把手机放到一边,万太的事暂时告一段落,根本不会有其他人找过来。


  他的手机耗电量最多的,可能是他听音乐的软件。


  放好手机,叶没有坐回一开始的位置,而是靠到好所在的一侧,安安稳稳地坐下。

  

  “哦?”能引发异响的因素太多。


  “像有人在敲门,白天他不在宿舍,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听到声音,但是他一起来,那声音就不见了,门外也没人。”把万太说的颠三倒四的话重组,叶尽量还原事情的原本面貌。


  虽然万太是小山田机械制造企业的继承人,但本人不仅就读专门的SHAMAN学院,还就职于隶书政府的咨询课,这位小少爷和许多同事一样住在职工宿舍里,可谓是任劳任怨。


  “说不定是幻听,不是常有的事吗?脆弱的人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脑子就开始出问题。”对那位只见过几次面,却无时无刻出现在生活方方面面的某人心怀的不满,并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好不介意用最大的恶意忖度。


  “这还不至于,别看他那样,也经历过不少事。”叶说这句话其实不是在为朋友开脱,而是有些心虚。


  他所说的“经历”,大多和麻仓叶脱不了干系。罪魁祸首说起这件事来,格外的有底气。或者说,不夸赞一下友人的适应力,他都无法解释友人为什么还能从事现在的工作,而不是被吓破胆跑后回家安心做继承人。


  “是么。”好未置可否,余光瞄了一眼叶说那句话的神情,“你帮他出主意了?”


  “还没有,昨晚才开始出问题,我让他今晚回去确认情况之后再联系。”


  “为什么不一口气解决,很棘手?”这对叶来说应该算不上难事,只要他愿意。


  看到好不太了解系统工作人员的日常,叶解释道:“倒不是棘手,来回折腾了几次,万太一晚没睡,一早就给我打了电话,现在他要去上班。”


  万太故意等到事务所营业时间才打来电话,没想到叶还是在休息。


  “请假不行吗?”


  好对万太的作为嗤之以鼻,这小子找上门求助,结果还以其他事情优先,胆子不小。


  最重要的是,小山田万太打扰了麻仓叶的补眠——这或许是麻仓好没有摆到明面上、占比又极大的原因。


  “别小看日本的职场啊。”叶当年选择成为承包商,创办自己的事务所,也有这方面的缘故,他不觉得自己可以胜任公务员这类职务。


  “渺小的人类。”好不屑一顾。


  不能指望好明白职场人员的辛酸,叶把话题引回主题:“不过我觉得问题不大。”


  “你已经有结论了吧。”


  叶做事看似随意,一旦牵涉到朋友,就很容易失去平日里的镇定,能和他这样不慌不忙地对谈,就证明叶心中已经有想法了。


  “哈哈,差不多。”果然瞒不过好,叶勾起嘴角。


  “不过你没告诉他?”


  “万一错了,让人空欢喜一场好像也不太好。”叶习惯性地挠挠头发,想了想,才说出这句话。


  通常这样的情况,会先照顾对方情绪说出积极的揣测,而不是什么都不说让对方一整天都处于惴惴不安之中,像是被叶的笑容感染,好也笑起来:“你也学坏了。”


  “啊……毕竟开了一段时间事务所,好歹是个社会人士?”这个回答不太确切,叶用疑问句回答,之前他的盲目乐观遭到不少顾客的投诉,后来也渐渐学会了充满“风尘气息”的做法,要说的话,还真是学坏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一类的做法,平常说说无伤大雅,真要带到工作场合,怕是要被管理局三天两头地吊销执照。


  “一点没有反省的意思呢。”好揉乱叶的头发,让原本就被叶挠得乱糟糟的部分更是混乱。


  好不容易,叶才从好的魔爪下逃出,胡乱地甩了甩头,柔顺的发丝却是比之前更规矩了些。再用手指抓几把,叶的发型居然恢复了七七八八。


  “对了哥哥,下次看到聊天软件有新消息,请不要假装没看见啊。”综合各种信息之后,叶认为这句话毫无失真成分,他的哥哥完全做得出来,而且就在刚才。还毫无反省之意。


  好捻起叶额前挡住视线的一绺发丝,温柔地别到脑后,才不紧不慢地回答:“视情况而定。”


  哎,算了。


  叶轻而易举地放弃了这个请圝愿。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