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启蛰·蟄虫啓戸·下【现代篇】

  4


  为了避免某些情况的发生,车库的位置距离居住区有一定距离。许多行业内的世家都有类似的布局,家族存续的时间越长,越容易引来灾祸,看似不便的设计,都出于特殊考虑。


  “啊。”车还没停稳,坐在副驾位上的叶不咸不淡地发出了个叹词。


  “怎么?”


  “万太那边来消息了。”叶捧着手机,嘴边叼着最后一片薯片,咯吱咯吱地嚼着。偶尔像今天这样遇到堵车错过饭点,叶就会翻出车上的零食大快朵颐,他对零食没什么执着,不过闲着无聊的时候,总觉得少点什么。


  现在已经到了逢魔时刻,昼夜更换的黄昏,万太也过了工作时间,应该刚吃过晚饭回到宿舍。


  前车灯熄灭,最亮的光源变为车库里的感应灯。


  叶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盯着手机继续说:“他宿舍里果然还留着前年的花盆,我就觉得应该有。”


  两年前为了那盆植物,他们差点掀翻了整个咨询课,印象深刻。


  “原来是花盆。”好已经下车。


  “猜到了?”叶笑眯眯的,“不过我还以为你一早就知道。”


  每次都是对方先看出所以然来,难得有一次叶领先一步了解事情的始末,真是稀奇。


  “我可不像你那样了解他。”语气里满是涩意。


  叶没否认,有些坏心眼地顺着好的话说下去:“是啊,毕竟我和万太都认识好多年了。”


  “你是故意的?”


  言下之意,好不在的那些年,叶才和这些朋友越走越近,这怪不了别人。


  “我是在抱怨啊……”没什么精神地小声喃喃,是故意的,不过不是故意找茬。


  要是旁人听着一定觉得这样的弟弟,长此以往一定会骄横跋扈,必须及早掐掉这样的苗头。


  好的想法不同,就算真的骄横跋扈,也是他惯出来的。


  “别只低头看手机。”


  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已经绕到叶这侧,还帮他打开了车门。


  “谢谢。”叶抬头迎着好的视线,原本还在想这人听到刚才的话会不会生气,看来是没有。


  还好,没生气就好。


  他们之间横亘的矛盾,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不过是关心太过,过犹不及,但他们都没想过放手。总这样不清不楚地摆着,还是不太好,不如找个机会彻底把这些由头理清楚,再翻篇。


  这个打算早在一年前就成形,整整一年过去,还是不见萌芽,这样下去可能要胎死腹中。


  所以叶选择了温水煮青蛙,这听起来不是个好的形容,但确实有用。一点点地去习惯互相的理念,谁让他们都不后悔自己的做法,又都对彼此的付出的代价耿耿于怀呢?他还记得选修课上学过的“诸行无常”,不过是命运弄人,比起代价,有更重要的东西,只是这样就非得拳拳在念,何必。


  刹那间叶的脑海里就冒出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以至于行动上慢了一拍。


  “嗯?”好的手还扣在车门上,见叶顿了一下,不由得疑惑。


  看到叶嘴边还留着薯片的残渣,好伸手帮他擦掉。


  “我……”正张口解释,手机屏幕上又连续发来了几条消息,叶先从座位上挪开,等好锁好车,才继续细看刚才收到的消息。


  “你刚刚想说什么?”叶只走出几步就站在前方等待,好几步就赶到他身边。


  叶好像没听见似的,兴冲冲地把手机屏幕翻过来给好看:“万太之前种过一年生的植物,这个花盆放在角落没有收拾,后来他直接把东西堆在花盆上,结果就忘记了。刚才在路上我让他把花盆搬到阳台,你看,这是才发过来的照片。”


  刚才的话题被抛到九霄云外,好仔细看那张照片。是花盆的近照,聚焦点在土壤中间的一个小洞上。


  “蜇虫。”好当下就做出判断。


  “前一年被埋在土里的虫卵,经过一年时间发育,在第二年的春天孵化。启蛰初候,蟄虫啓戸,蛰伏的虫豸破土而出,想观察的话还是可以看到,但是最近都很少见。”特别是高楼耸立的城市里,已经很少在身边看到。


  关于启蛰的解释纯属照本宣科,都是书本上的内容,并不喜欢学习的叶为了获取更多信息,把这些背得滚瓜烂熟。


  “一只小虫子就把他吓成这样。”并非好继续恶意评价,蜇虫只是非常自然的现象,一个专业人士被这种东西吓破胆,前景堪忧。


  “能闹腾成这样的蜇虫也不多,要是万太一直没有把它放出来,恐怕今后还会出大乱子。”凡是能影响人类生活的东西,都和普通生物有别,这种是天生就拥有的异常个体,如果将它们困住,怨恨很容易滚雪球般地累积,普通人类自然难以招架。很不辛,万太身处纷乱的漩涡之中,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普通人。


  在说话的时候,两人已经走到别馆的门前。


  叶敲了敲门,两急一缓。


  整栋公馆别馆的气氛陡然一变,就连空气的流动都舒缓起来,闪烁着浅淡的光华。门缓缓打开,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好警觉起来,开门的时机和平常比有微妙的误差,而且他无声的疑问如同石沉大海,没有接收到应有的反馈。


  看到状况不对,好把叶拦在身后,自己走在前方。目前两人在体质上有绝对的差异,如果是叶受到特定类型的伤害,很容易伤及魂魄。


  有自知之明的叶没有坚持,从他身后探了个头,看向座钟的指针,将几个数字记下。


  默念着口诀,数字仿佛投身洪流的细流,带来潮汐的回响。万物皆有规律,他们可以通过窥探阴阳定则,只要掌握一定知识就可以从中卜算讯息。


  “大概是东南方。”叶语气肯定。


  占卜是SHAMAN们的必修课之一,当年为了某个目的成为年级佼佼者的叶,占卜起来毫不含糊,他对自己得出的结果有十足把握。


  “厨房?”


  厨房为火,东南为木,木生火为吉,这栋从明治维新时期留存下来的别馆,外表有着浓重的西化风格,但布置陈设又不折不扣留有东方印记。


  “不是很清楚,也许是二楼。”如果要精确到上下空间,需要更多的准备和仪式,从九个选项之中选出正确答案,就是目前的极限。


  先去厨房。


  两人没再作声,但已经同时确定了目的地。


  


  5


  “没事啦……”叶蹲下身,轻声安慰。


  “……”


  早上那团精神十足的橘色火球,现在正恹恹地伏低身子,呆滞一般地看向自己闯祸留下的斑斑劣迹。


  叶看到厨房地面被炸开的大洞,哭笑不得:“好你也说两句,火灵肯定以为你生气了。”


  这团火光的名字即是火灵,作为守护麻仓家千年有余的灵体,有着不可估量的实力,麻仓家没落至今也无人小瞧,它就是理由之一。不过任谁也想象不到它此时此刻的模样,要是走漏了风声,恐怕会饱受非议。


  令人唏嘘不已的是,年前才修缮好的别馆,这下又要请人修整了,要是请同一批维修队上门,也不知道他们作何感想。


  “回来吧。”好对火灵招手。


  好并没有真的生气,小惩大诫才不至于重蹈覆辙。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两人对火灵的教育到此为止。


  “!!”火灵急忙飞到好的身边,在过山车似的心路历程之后,它生怕一个不小心惹得家主不开心,又被封印数年。


  火灵灵巧地潜入到好手中的打火机,身形顿时消失不见。


  “没想到昨晚的雷声,不仅惊醒了万太那边的蜇虫啊……”荒废之后的别馆自然变成了各种生灵的居所,当时他们忙着处理别的事,没有一一排查土壤之中的居民,这确实是个失误。


  启蛰又名惊蛰,“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许多生物都以年初的首声春雷为开端。


  只是没想到蜇虫弄出来的动静,让火灵误以为是敌袭,然后毫不留情地发动攻击。


  可惜这地砖,还用的是挺好的材料呢。


  “你也过来吧。”好还是一样的招手,这次是对着叶。


  相仿的两句话,含义也没有过大的差距。


  “嗯。”心头的石头稳稳落地,叶回答的时候音调稍稍拔高,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变化。


  叶发现自己手里还一直抓着从车上带下来的薯片口袋,于是先把垃圾扔进垃圾桶,这才不紧不慢地走向好。


  “不生气了?”叶用纸巾擦拭指尖沾到的油污。


  “生气的人不是你吗?”


  “我?”叶有点诧异,想了想,不再辩解,而是豁然地说道,“那我不生气了。”


  “要有点自觉。”遇到危险的时候,像刚才那样的分工就很好。而不是在听到友人意外之后,不分轻重地去救人。


  好可以确定,如果他不在场,叶已经想方设法地搭上东海道新干线,不知不可为而为之。


  “知道啦……”对兄长的保证听起来并不是那可靠,但已经比以前真诚许多。


  “少想些有的没的。”


  “彼此彼此呢。”


-end-

---

每次下篇都巨长,长到全篇的一半……

顺便一说日本的风水和我们其实有点差距,虽然很多时候结论一样,但是演算过程差别蛮大的,可以当做流派区别,我有时候会选更有逼格的写法,不要在意

整个farside都会按照节气的初候来写,不过中日依旧有区别,会按照日方来

以及,我有时候不太能分清哪些是常识,尽量用熊当正常标准

还有就是,其实我每次看完评论会以为自己回了,结果没有,隔太久了又不好意思回复,不是故意高冷(x,留言的都是天使,爱你们!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