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春分·雀始巣·上【现代篇】

今年的春分是21号,不过去年是20号


---


  2017年3月20日,春分。

  

  1

  

  前不久叶考取了驾照,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拿到驾驶证了。特殊职业考取驾照的年龄限制有一定程度的放宽,特殊身份的人更是有完全不同的考取机制。

  

  上一次是作为麻仓家的当家,麻仓叶。这次是作为麻仓家当家的式神,麻仓叶。

  

  手中的驾驶证对叶而言很是新颖,倒不是没见过,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名字会以铅字的行事出现在这本证件里。

  

  式神有不同种类,有可见与不可见之分,也有留守现世的时间之分,长久留存于世的式神为了免于管理,都会去相关部分做登记,否则公共设置通有一大部分都会将“他们”拒之门外。没有登记的式神对人类而言,相当于没有系上缰绳的猛兽,在管理条例完善之前,不乏流浪式神引出的重大事故。

  

  因此式神们想要在人类社会有一席之地,需要一定的证明。驾驶证上印着工整的“麻仓叶”几个汉字。平假名一栏写着虚假的注音“あさくらは”,而一旁的从属一栏则是麻仓好的名字,从法律角度来说,好是货真价实的“主人”。

  

  “小哥,你这是要去哪啊?走这条路的人可不多。”

  

  叶收起正在端详的驾驶证,不同的驾驶感触让他觉得不习惯,于是干脆开到休息站缓一下,没想到旁边正在清扫的老大爷会过来搭话。

  

  “这条路一直走下去,我记得应该只有一个地方?”难不成几年没回来,道路已经发生了变化?

  

  “小哥也是去那儿啊,不是我老爷子爱唠叨,年纪轻轻的少去那个地方。”一说起这事老大爷就停下工作,一脸严肃。

  

  “那个地方怎么了?”其实他前几天就去过一次,只是没有经停这个加油站,所以没有这样一出对话。

  

  之前去的那趟没有太过深入,时间比较晚又需要当日返回,于是叶匆匆看了一眼,带了一点“土特产”就离开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附近居民谈及那个地方,不由得好奇起来。

  

  而且那个“也”字很有意思,那片土地是私人拥有,按理来说不会有这么多访客。

  

  “你不知道吗?还以为你和那群小伙子一样……”确实,这个年轻人的感觉和其他人很不一样,但不同之处老大爷又有点说不上来,“之前不知道谁说那个别馆是鬼屋,这两年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去探险,结果……”

  

  看老大爷欲言又止,仿佛是故意吊人胃口,叶只好顺势追问:“结果怎么了?”

  

  “结果传言是真的,时不时就有人受伤!所以我刚才才想劝你。”

  

  “这样啊……谢谢。”面对陌生人的好意,叶坦率地表示感谢,“不过他们应该都没什么大碍吧?”

  

  这句话像是发问,更多的却是肯定。

  

  “是啊,基本都是崴了脚啊,头上磕了个包啊这类的,不过你怎么知道?”

  

  “真出了大事,肯定会上新闻的。”叶开着玩笑。

  

  “哈哈哈,没错,没错。”很久没和年轻人聊得如此愉快,老大爷爽朗地笑起来。

  

  笑过之后,老大爷还是叮嘱:“不过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虽然不知道你去做什么,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好的,不过我对那里还算了解,应该不会有事。”不知不觉间时间飞快地流逝,叶看了看时间,不敢继续耽搁。

  

  于是两人寒暄了几句之后,叶再次踏上旅途。

  

  

  

  2

  

  大门已经饱经锈蚀,春日已至,重生的爬山虎和其他蔓状生物将建筑严严实实地包裹,像是要遮蔽这栋古老建筑留存至今的嘤嘤私语。

  

  “好久不见。”

  

  站在偌大的别馆前,叶轻声说道。

  

  有风吹过,在拂过青灰色外墙的时候,发出孤寂的低吟。

  

  整个建筑物已经半塌,重要的物件一直保存在地下,所以不用担心。从正门进入有一定风险,叶直接绕到侧面,从倾颓的墙坯翻身而入。

  

  稍微检查了几个地方之后,他才松了口气。探险而来的年轻触发的机关,都是些吓唬人用的小把戏,原本设置这些是为了告诫无关人员,没想到反倒成了引人探险的由头。好在他们没有打地下室的主意,不然就真的要上新闻了,那里可是被麻仓家的守护灵看管的禁区。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

  

  叶灰头土脸地坐在很不稳定的地方检查情况,被声叱喝一惊,差点从高处摔下。还好他很快就习惯了自身的特性,在接触尖锐物体的瞬间淡化存在,这才躲过一劫。

  

  “什么啊,我还以为有人类来了。”双手叉腰的少女在旁边站着,她的身影很淡,几乎和周围的光晕融为一体。令人惊讶的是,少女的外貌显然不符合东方人的特征。

  

  “你好。”叶从地上爬起来,很有礼貌地打招呼。

  

  叶这才好好打量起少女的模样,暗金色的双马尾,黑色连衣裙外套上宽松的披风,和她死气沉沉的穿着不同,少女的眉目里有着意料之外的朝气。

  

  对方将他认错的原因,大概出于刚才他使用的手段,要解释这个太麻烦,叶选择略过不谈。

  

  “说什么你好,老实交代,你是来干嘛的,和我抢地盘的话你还嫩了点,我可是存在上百年了。”没有理会叶的友善,少女倨傲地自报家门。

  

  “上百年?”比起否认自己的目的,叶对少女的年纪更意外,人类的魂魄要留存于世不难,大多有契机以及年限。

  

  没有执念的灵魂会直接进入轮回,有执念的灵魂又很容易被执念吞噬,时间越长,越不容易保持本我。少女的眼眸清澈,没有被执念侵蚀的征兆。

  

  能凭借一己之力存在上百年,除去极为特殊的案例,能象征灵魂本身的坚韧,通常这样的人,生前都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哼,怕了吧?百年之前我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女!”少女还在接连不断地自报家门,如果不是有足够的本事,那就是十足的庸人。

  

  少女看上去是前者。魔女在东方是极为罕见的人群,何况是百年前。

  

  陷入思考中的叶没有做出反应,魔女觉得没意思,就催促道:“喂,你怎么不说话?”

  

  “啊……因为太罕见了,有点没反应过来。”

  

  “那是,现在虽然不稀罕了,但当年我们魔女可是很有名的。”

  

  “比如关东大地震之后的‘魔女之乱’?”关东大地震发生于1923年,之后不久的“魔女之乱”让事件带来的灾害进一步扩大,正好是近百年来魔女们最大的一次集体活动。

  

  在大正十二年之前的魔女们都异常低调,情报过少,以至于事件真相众说纷纭,没有人知道这次骚乱的真实情况。而之后魔女们为了避免被赶尽杀绝,在极短时间内从日本土地上销声匿迹。

  

  这就是为什么魔女十分罕见。

  

  “咳,能不能说点好的,那件事可和我无关,大概。”魔女有点尴尬,那场骚乱后世记载颇多,所以她也知道大概是什么情况,只能说时间正好对上,不代表她参与其中了啊。

  

  “看来魔女和书上说的不一样,书上记载的魔女大概会引以为荣。”至少引发那场骚乱的人,对人类的痛苦是喜闻乐见,所以才做出了最不人道的事。

  

  “我是不怎么喜欢人类,但是也不至于和他们计较,没意思。”魔女挥挥手,脚边的南瓜晃晃悠悠地飘起,她一踮脚,就稳稳当当地坐了上去。

  

  不知道为什么麻仓家这栋别馆周围都长满了南瓜,之前叶带回去的“土特产”就是其中之一,味道……还挺不错。

  

  “我没有生前的记忆,要说有关,可能也有,随便你怎么想。”魔女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她在悄悄打量叶的反应。

  

  “我没有在那次事件中受到牵连,所以也没有立场来追究,我希望和你没有关系。”叶单纯希望,这件牵扯诸多的人祸,没有这样单纯的人陷入其中。

  

  “哦……”魔女若有所思地拖长音节。

  

  没记错的话,现在魔女处于人人喊打的境遇,或畏惧,或延误,普通人绝对不可能说出叶这样的话。

  

  这个人有点意思嘛。

  

  

  

  3

  

  “不过很抱歉,还是要请你离开这里。”

  

  “什么?!”

  

  魔女惊愕不已,过了一下才消化了叶所说的那句话:“我还以为你小子是个好人,结果到头来还是惦记着我的地盘?”

  

  魔女的长袍无风自起,地上的南瓜拔地而起,陡然悬空,这种不应时节的产物,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是普通作物。

  

  空气中翻滚着暗灰色的云雾,气氛瞬间冷凝,一触即发。

  

  “请冷静一点,这个地方本来就不是无主之地……”严格来说并不能称为魔女的地盘。

  

  魔女的翻脸不认人常年被人诟病,叶总算见识了。不过他认为这和魔女的个人性格有莫大关系,周围也有喜怒不定的女性,切肤之痛让他记忆深刻。

  

  魔女非常清楚这片土地有真正的主人,她可不像小喽啰,分辨不出在地下活动的强大灵体。

  

  “你是这家人的式神?”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可能。

  

  人类的土地的划分和魂魄对土地的承认不同,唯一同时得到两方认同的的,就是游走在阴阳两界之人,少年很可能只是帮人跑腿。

  

  “算是吧。”为了不把事情搅得更麻烦,叶直截了当地承认。

  

  “那我和你多说也没用,我们继续聊天吧。”

  

  “啊?”这回轮到叶目瞪口呆了。

  

  “你的主人很强?”见叶傻愣愣的,魔女忍不住提点。

  

  “很强。”麻仓好原本无法从“月亮的背面”重归现世,在那个地方生活太久,会渐渐变为非人之物,其强大轻易超过人类躯壳的极限,以及现世的承受能力。

  

  他之所以得以返回,是因为一个赌注的附加条件,可以削弱他在现世的能力,至少要维持人类的外形。即使是类似装上限制器的麻仓好,依然很强。

  

  “那不就得了,我还能把你打伤,然后让他再来收拾我吗?知难而退可是魔女的优良品德。走之前你陪我聊聊天,除了偶尔吓吓几个小鬼,这边一般没人来。而且我看你也有点眼熟,说不定和你先祖在哪儿见过。”魔女把自己的战略性撤退说得合乎情理,反以为荣。

  

  能够豢养地下灵体的家族,后代再不济也有点手段。何况她已经从别馆的残存物品里知道“麻仓”这个姓氏,百年来这个家族的影响力有目共睹,魔女完全不打算留在这里和原主正面交锋。

  

  “那我能问一下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吗?”最好没有别的原因,否则这件事会很难办。

  

  “其实我也不是定居在这里,我不是没有生前记忆吗,就想到处逛逛,说不定能找到线索,不知不觉就转到这里来了,感觉还不错,就多待了一下。”

  

  这一下,少说也有好几年。

  

  “这里的南瓜……”叶还很在意地上不合时宜的作物。

  

  “我种的,放心吧,就是普通品种,只是用了点小技巧,味道应该不错。”说到这个,魔女开心地拍拍身下的南瓜,她不仅让南瓜一年四季都能成熟,还能保证南瓜的质量。

  

  待到种南瓜的程度,不知道应该说魔女太闲,还是应该说魔女太喜欢南瓜。

  

  “原来是这样。”味道确实不错。作为亲自验证其滋味的人,叶点点头,南瓜没有问题比什么都好。


-tbc-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