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人偶物语-后记、番外

正文


后记

“安娜大人,你能告诉我这都是怎么回事么?”万太望着一脸闲适的安娜,所有的事情都暂时告一段落,眼前这夏末的木槿,紫色的重叠,正彰显突如其来的宁静平和。

安逸平缓的节奏来得太快,还停留在前一段旋律间的人们本能的会感到不真实。

两大家族宣布停战,好和叶去了人界,作为一直以来被认为是第三势力的碓冰一族长老的碓冰狼神,其实只是为了解除道家长子与冥界定下的契约而来。

人偶中唯一受伤的艾也很快治好了伤,在叶走的那天哭哭啼啼,死拽着叶白色的和服,当时安娜还一脸戏谑地看着好皱紧的眉头,笑得十分不怀好意。

最后是好和眠一人一只地把两个人分开,才算了事。

万太只是不明白,叶的“核”明明是碎了的,为什么还会……

“万太,你知道“核”的作用是什么吗?”安娜从旁边的托盘里拿起一串丸子,咬了一口,糯米酥软的口感让她的心情也好了起来,红薯泥的陷有淡淡的甜味,又不像豆沙那样过于甜腻。

“应该是人偶的动力来源吧。”万太用手指蹭了蹭下吧,应该是这样的没错,凡是人偶师都接受这个理论。

“那是指没有灵魂的人偶,从本质上来说人之所以和人偶有区别,就在于灵魂的力量。我再怎样将人偶的躯壳做到接近人类,甚至一丝不差,他们还是不同的。”安娜停了下来,咬下木签上的第二个丸子,是绿色的皮,大概会有抹茶的味道。

叶不一样。

他不仅拥有灵魂,还有对麻仓好深深地爱恋。

万太适时地把手中捧着的茶杯放到安娜手边:“这么说,叶在核被毁之前就已经将‘核’同自己的灵魂融合了?”

真是不可思议的事,他们一致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奇迹般地出现了,没有外界的协助,叶居然自己就开始了与灵魂的接轨。

不,也许不是这样的……

麻仓好就是最大的诱因。

安娜不回答,答案,以及理由,他们这些局外人看得再清楚不过了。

这就是那两人的羁绊,无可代替,无法割舍,束缚了灵魂,跨越了生死。

端起手边的茶杯,滋润有些干涩的喉咙。

“啊拉,茶梗竖起来了。”安娜小声地说着。

看来是有好事要发生了呢。



以下是番外

---

Ⅱ关于道莲和碓冰狼神


“叶!”从卧榻上惊起的少年,汗水淋漓,湿润了他的衣襟,目光惶惶没有焦距。

冰蓝发色守在一边的少年,无声地蹙眉,随即握紧了张皇失措的人的手:“莲,一切都结束了。”

手心的温度温暖到灼人,没有预兆的,莲的泪水扑朔朔地落下。

于是有人轻轻拉扯,莲靠上了他的肩,泪无声地浸湿了对方的衣裳。

“叶他……”莲的记忆一直停留在晕倒前的那一刻,他伤害的人,一直是叶。

他该怎么办……

“喂,你从始至终都在叫叶的名字,你把我当空气啊?!”冰蓝发色的少年终于还是爆发了,本来他的性格就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好,说有些暴躁也不为过的,不过呆在莲的身边,会更加暴躁而已。

而且,他已经受够了莲昏迷的这几天,口中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呃?霍洛霍洛?”莲从梦魇中醒来,直到被碓冰吼,都没有清醒,一恢复神智就看到自己靠在他肩上,于是……然后……所以……脸红了……

“嘶——”莲想推开霍洛霍洛,没料到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皮肤的每一处都发出刺痛,如同上刑,只是轻微的移动,冷汗细密地布满了额角。

“别乱动!”刚刚才听他叫自己很久没听过的名字,心情大好,结果这个笨蛋又想乱来,还牵动了伤口。

真是不让人省心,要是这家伙继承了家族,他都在考虑要不要把碓冰一族的办公室迁过来,不然肯定要出乱子。

一边无奈,一边动作细致地把人重新放到被窝里。

然后开始讲莲所不知道的近况,

霍洛霍洛始终都在观察莲的表情,和他所熟知的那个高傲冲动的少年有些不一样,从头自尾,他的表情都是木讷,没有变化的,让霍洛霍洛想到了安娜的人偶。

最后一句话,霍洛霍洛告诉莲,麻仓好和叶已经去了人界,家族也撤销了对他们的追击。

沉默的少年,突然地笑了。

看得霍洛霍洛有些恍惚,他以为,莲的笑容再也回不去了……

现在这样,真好。

现在这样,就好……

“霍洛霍洛,我觉得他们能够幸福。”莲笑着,因为与冥界定下契约受到的伤在隐隐作痛,他还是笑着,因为是由衷的笑,他没办法停下来。

“那我们呢?”霍洛霍洛有些黑线,他千里迢迢赶过来为他解除契约,这个人就没半点感激吗?有些坏心眼地,这么问了。

“啊?”莲愣了一下,“你这家伙说什么呢?”

霍洛霍洛叹了口气,想着要是让道家的下一任族长死在这里,死因是窒息,会不会有人怀疑是他下的手。

“莲,你该不会忘了为什么我这几年都没来找你的原因了吧?”霍洛霍洛笑得格外阴险狡诈,仿佛如果莲的回答让他不满意,就会扑上来咬一口。

莲想了想,霍洛霍洛离开的原因不是回去当族长去了么?

【我知道你一下子是不会接受的,乘着我回去的这段时间,好好想一下吧,下次再见面时,给我一个答案。】

莲一惊,他想起来了……

在霍洛霍洛说出这句话之前,他说的是……

看到莲双颊绯红,就知道他是想起来了,霍洛霍洛低下头,凑到对方的耳边:“那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答案了?”

一秒……

两秒……

三秒……

“霍洛霍洛你这混蛋去死吧!”

道家的佣人们,在这个象征着永恒的爱的桔梗开的正好的日子,听到了他们家少爷中气十足的吼声。

少爷他恢复的真快,不愧是碓冰一族的族长。

大家都这么想着,洋溢着淡淡的喜悦,忽略了那个所谓的碓冰族长差点被穿透的耳膜。

总的说来,依旧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Ⅲ 关于艾和眠

“我说都好几天了,还不能出去吗?”自从那天为叶送行之后,就再也没有下过床的某人,数着窗外飞过的菜粉蝶一只只地飞过,都快发霉烂掉了。

大夏天的被捂在房间里,这还真不是人做的事。

嗯?哦,应该说就算不是人,也不该干这样的事……

类似的牢骚已经听腻了的编号0151227,连头也不抬,专心致志地磨着草药,有一部分是淬在银针上的,还有一部分是给躺在被窝里还闹着不消停的笨蛋用的。

艾的伤势算不了多严重,只要不伤及“核”,其余的伤对人偶们来说的确是算不得什么的。不过安娜大人吩咐过,艾必须好好修养,然后就把伤残病患扔给了编号0151227。

“呐,让我出去吧?”艾看着无视自己的小女孩,放下身段乞求着,脸上全是谄媚的笑容,只是对方看不见而已,因为是背对着的,所以丝毫不为所动……

“好不好嘛,眠~~~”艾的行为已经完全幼齿化,如果作为主人的安娜现在也在,恐怕会怀疑这个人偶的编程是不是也受损了,或许之前的检查还存在缺漏?

一直专心致志于草药身上的女孩身形一震,转头,犀利的目光射过来:“你刚才说了什么?”

她的语气平稳无波,万年冰封面上也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幽幽然吐气如兰,偏偏让艾莫名地打了个寒颤,有些疑惑,现在真的是夏天么?

应该是吧……

“没、没什么,啊,你要做什么?!”下一秒,本来在榻榻米上不停无聊翻滚的艾,用薄被将自己裹了一圈,然后在里面瑟瑟发抖,充满警惕地盯着走到床沿,手指间还夹着三根银针的眠。

一只宝石绿,一种琥珀红的瞳仁里倒影出来的是艾满头的冷汗,眠抚了抚银灰的长发,眨了一下眼:“已经迟了。”

冷静地像是宣布死亡的医生,宣告艾的“死讯”。

艾的右手颤抖着从被子里伸出,一路继续抖,顺着眠的视线摸向自己的脖子……

眠冷冷地走开,撩起裙摆不让它触到各式的草药,坐在小椅子上,装作没有听到身后的惨叫。

“啊啊啊,对不起,是我错了,啊——”艾泪流满面地向眠求饶,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直呼眠的名字。

对于外人来说,这一幕或许有够诡异的,实际上眠的那一针正好激活了艾的痛觉神经,身体内部收到损伤的部位,其疼痛正呈几倍加附给艾。

这个原理与她几天前的暂时止痛措施有共同之处,那是的艾头一次对银针的好处有了认知,这一次,会留下永生的心理阴影也说不定。

摸着药草的眠漫不经心地斜瞟了艾一眼,哼,这下让你想出去也出不去。

草药的芬芳在手中散开,混着眠若有若无的浅笑。

是夏末特有的味道。

    Ⅳ关于好和叶和下雪

     “叶,出来看看。”好的声音从庭院里传过来,叶放下手中的抹布,晾在木架上。

    

     冬至一过,就到了一年中最为寒冷的时节,料峭的寒气袭来,饶是叶也明显察觉了气温的变化。

    

     把挽起的袖子捋平,无论怎样小心袖口依旧被沾湿了些许,贴在肌肤上,凉的刺骨。即使如此,叶也没有放缓脚步,因为好大人在叫他。

    

     “好大人。”叶穿了平日里习惯的木屐从玄关走向好,先是打了招呼,再然后,就愣住了。

    

     满天满地的银白色铺陈在庭院的枯草上,枝杈间也堆积起厚厚的积雪,青灰色的砖瓦间也是,世界被染上了无暇的纯白。

    

     雪并没有因为这样就停止降落,它依然自顾自纷纷地下,落在雪地里过客的肩背上,落在庭院里的两人的头发上,化成一颗颗晶莹的水珠,或挂着,或坠落。

    

     一身白衣的叶站在其间,似属于这冰雪的精灵,恍惚间便可能翩然消失。他仰着头,感受每一片雪花的轻吻,经受不了温暖的雪花有些凉。

    

     好皱眉,有些埋怨:“怎么不多穿些再出来?”

    

     叶穿的有些少,白色的里衬与和服不足以抵御寒意,加之少年的身体有些瘦小,看起来就愈发单薄,可是叶从来不懂得照顾好自己,总是惹得好担心不已。

    

     于是,一条素色的围脖被圈在了叶的脖子上,残留着体温和叶所熟知的好气味。

    

     “玩一会怎样?”好不等叶回答先前的提问,似乎也不打算听到回答,蹲下身子摆弄着什么,一旁的叶不做声,静静地候着。

    

     无意识地拉紧了围脖,或许是不让北风从缝隙侵入,或许只是贪恋好留给他的温度,暖和的,让叶忘记了其实自己置身于冰雪的事实。就算袖口的水渍已经结成了细小的冰碴,也不会太过在意了。

    

     没过多久,好便起身,用手捂着什么来到叶的面前,一手揭开,他带了一丝的笑容:“猜猜看这是什么。”

    

     比起好手中的东西,叶更关注好的表情,那是高兴的吧?只要好大人高兴,便好。

    

     “兔子。”圆滚滚的身子,用落叶镶嵌而成的长耳朵,比起真的兔子都要可爱,叶确信自己没有猜错,想了想,毫无起伏地说出思考得出的答案。

    

     好对他小心翼翼地回答报以鼓励:“叶也来试试,不过有些冷,觉得太冷的话就算了。”脱口而出的撺掇,在看到叶不敌寒风的姿态时就转变了口气,他可不希望他着凉,虽说人偶是不会生病的,但五感俱全的叶也会觉得冷罢。

    

     叶顺着好的意思点头,同样弯身蹲下,拢起地面的雪垒成了小山丘,开始一点一点地造型,专心致志地表情都被好看在眼里。

    

     过了一会,似乎嫌大小不够,叶开始考虑起身将更大范围内的积雪堆起来,刚抬头,就发现好已经做了一个不小的雪球,一推,便滚到叶的脚边,叶不客气地说着谢谢接下了。

    

     当完工的时候,叶偏着头审视了一下,随后又犹豫了一下,很不舍地把脖子上的围脖解下来,系在已经成型的雪人的身上。

    

     他恋恋不舍的举动引起了好的疑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叶愣了一下,低着头:“对不起,好大人。”

    

     大概是误会好因为叶随便把围脖送“人”而产生了不满,叶连忙道歉,是呢,好大人的所有物是不能够这样浪费的。

    

     “笨蛋,我没有在指责你,只是好奇而已。”好被叶的揣测弄得哭笑不得,既然这么在意他的看法,为什么叶却从来看不清他对他的感情呢?真是无论变成什么样,叶始终还是叶,都一样的呆。

    

     叶端详着那根围脖,小声地说着:“因为一个人,会寂寞。”

    

     好无声地笑了。

    

     伸手揉乱了叶细碎的发。

    

    

    

     最终,雪地里出现了两个紧紧依偎的雪人,虽然是雪做的身躯,却似乎有着柔和的表情,以及弥漫的暖意。

    

     一条围脖绕在两只雪人的脖颈上,无比幸福的样子。



  Ⅴ 关于好和叶和料理之一

  

  其实好对料理的要求并不高,一向是得过且过,只要能够下咽且能填饱肚子,他就已经满足了。

  

  然而当下他却对着一大桌色香俱全的菜肴皱了眉,由于不想被人察觉,表面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情绪变化,不过这点细微的差异足以被敏锐叶捕捉到。

  

  “好大人,请问您有什么地方不满意吗?”手中的餐盘还未放下,叶围着根本没有染上分毫油烟的白槿色围裙,认真地询问着。

  

  意识不到自己做了什么冒犯的事,叶小心翼翼地问着,以前安娜大人说过他唯一的缺陷就是“脱线”,可惜他的知识储备里没有类似的词汇,说不定可以从好大人这里得到什么提示。

  

  好隐忍地看了不明所以的人一眼,将手中的竹筷递给叶,咽下口中剩余的,从味觉上来说不知道还能不能被称作料理的物体:“没什么,叶也来尝尝,我想听你的感想。”

  

  叶犹豫了,直接使用好大人的餐具是十分失礼的事,但倘若回绝主人的要求,这是身为人偶更大的忌讳。

  

  快速地衡量利弊之后,叶恭敬地接过好手中的筷子:“是。”

  

  说完,就着离自己最近的一盘青菜,伸手夹了些许。在得到好点头示意之后,缓缓地将其放入口中。

  

  面无波澜地吃了第一口,随即将木筷放在中部微凹的筷架上,动作似乎是停顿了一瞬,接着以平稳的口吻汇报了唯一一句感想。

  

  “难吃。”

  

  叶公正地说出了味蕾对这些表里不一的饭菜做出的评价,然后握紧了手中的餐盘,“非常抱歉好大人,请允许我将这些都收拣了——”

  

  “然后我还得等多久才能吃到今天的晚饭呢,你不会就让我饿着肚子等你做饭吧?”好不苟言笑地打断叶的建议,实际上他只是在和叶开玩笑,如同以前两人之间常有的互动那样。

  

  好忘记了,或者说只是没能适应,现在的叶面对无心的调笑,会做出同过去截然不同的反应。

  

  “……”叶答不上话,按照规定必须要做出完美的食物才能呈给主人享用,但他现在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按照资料叙述做出了和记录中一模一样的东西,味道却和本该有的南辕北辙。

  

  在没有弄清这件事的前提下,他就算想改进也暂时分析不出着手之处。

  

  今天是侍奉好大人的第一天,就被看到了这么难堪的一面,叶在考虑要不要建议好大人去安娜大人那里换一个人偶。比自己优秀的人偶很多,至少他们不会让常常笑着的好大人皱眉。

  

  将主人的利益放在首位,可谓是人偶必须具备的编程。没有足够的能力就会被强制或自愿遣返,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今天就先这样,下次做饭的时候要记得试味道。” 看出叶在思考不太乐观的东西,好换上了对着谁都能摆出的笑容,再次拿起放置的竹筷。

  

  在叶即将开口说出什么之前,眸子深处的光微微冷下来,还是那样笑着,沉下来的嗓音与温和的表情全然不符:“不要去想其他的,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果然,他已经和以前的他不一样了吗……

  

  曾经的你可不会随随便便就离开我的呢,叶。

  

  少年依旧是眼中带着朽叶般的琥珀色,黑色的瞳仁却无法泛起丝毫跌宕,一想到现在的他会毫无眷恋地离去,好就觉得,原来自己也像蝼蚁般的人类一样渺小。

  

  渺小到唯一奢望的东西,也抓不住。

  

  “是。”叶看不出好大人在想什么,他只需要达成好大人的愿望,机械地同意、允诺、应许,这就是目前他存在于此的条件。

  

  但是,现在的叶不可能知道好的愿望。同样,也不可能实现好的愿望。

  

  哪怕这个愿望只能由他来完成。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