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春分·雀始巣·中【现代篇】


  “啊,对了。”灵光一闪,叶突然想到一件事。

  

  “喂,你要去哪儿?”看到面前的人抽身要走,还没聊尽兴的魔女出声询问。

  

  “我回车上拿一样东西。”毕竟是自家的庭院,叶踏着围墙边被层层根茎掩盖的什么东西,三两下就翻出墙。

  

  “……”魔女在后面看得瞠目结舌,现在的式神都是这样进出自家的吗?

  

  嗡——

  

  一阵蜂鸣似的震动回荡在别馆之中,低重的鸣响和灵魂的波长极不吻合,让处于灵体的生物感受到沉重的压迫。

  

  啧,又来了。

  

  魔女咋舌,看来要马上搬去下个落脚点才行,还好她已经得到了提示,前几天就寻了个合适的地方。

  

  

  4

  

  “给你。”叶递过来一个小纸袋。

  

  魔女迟疑了片刻,才打开小纸袋。

  

  “哈——?!”惊异的叹词从魔女口中发出,对面的叶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你刚刚说到南瓜,我之前来的时候搬回去一个,这是晒好的南瓜子。”白吃了别人的作物,叶觉得他还是应该做出一点补偿。

  

  在春季看到南瓜实属异常,一般人都会谨慎行事不敢下口,原本叶也是这样想的。南瓜搬回家之后他回去仔细研究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正好轮到叶做饭,懒得出门买菜的人就干脆拿了手边的素材。不仅做了南瓜饭和南瓜汤,剩下的南瓜子也没浪费。

  

  “原来是你偷了我的南瓜吗!”魔女气不打一处来,她之前去找新的落脚点,不得已离开了一阵子,没想到一回来就发现宝贝南瓜遭窃。

  

  而且最可恨的是,偷她南瓜的小贼还没法追踪。这意味着对方的实力在自己之上,或者有独到的手段,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意味着她不能深究下去。

  

  没想到偷她南瓜的小贼今天主动送上门来了。

  

  “我来的时候也没见到有人……”所以他的本意也不是偷,何况这是在他家的地上,好好解释的话,就当地主收了租金?

  

  “别狡辩了,哼!”魔女还在气头上,但手上也没闲着,直接嗑开南瓜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看上去吃得很开心,不过开心并不意味着魔女肯放过他一马。

  

  “那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呢?”叶思忖片刻,放低姿态问魔女。

  

  这个世界的铁则之一,就算有压倒性的实力差,也不能判断最后的结果,学院里叶就见识过形形色色的SHAMAN,他们的做法千奇百怪层出不穷,再强大的人都容易被他们钻了空子。

  

  而魔女之所以“臭名昭著”,除去她们本身个性古怪之外,还因为她们是群过分执着的人,执念在许多背景里都是极为强大的武器,一旦被盯上,就算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她们也会乐此不疲,生前死后都会缠着目标。

  

  简而言之,不要惹祸上身。

  

  “原谅你……”魔女心底浮起一丝惊讶,在她的认知里,麻仓家的人都是一群眼高于顶的家伙,式神也经常狐假虎威,没想到还有个肯放下身段的。

  

  为了撑起场面,魔女没有把惊讶表现在脸上,而是摸着下巴思考起来,既然本人都这么说了,不提点要求都对不起她的南瓜。

  

  “把你的名字告诉我。”

  

  名字对人类来说至关重要,对式神而言也一样。

  

  叶静静地盯着魔女,半晌没有说话,看似没什么精神的双眼,幽冷得可怕。

  

  “我又不会拿你的名字做什么……”魔女嘟囔着,真要做什么她也不需要名字,需要名字的办法她又办不到,名字也是“咒”的一种,可谓是麻仓家的专长,她可不打算班门弄斧,“我一时半会儿想不到要做什么,以后想到了我再来找你,留个名字免得你耍赖。”

  

  “但是太过分的要求我办不到哦?”

  

  “那种我也不会找你了,别说的我没朋友似的。”魔女摆摆手,她也不太擅长兜圈子,干脆直白地解释起来,“只是觉得多个门路也不错,万一有什么事,以麻仓家的渠道,消息一定很容易到手。我的名字是马琪露塔,平常叫我玛琪就好,这下放心了吧?”

  

  魔女报出名讳的时候,整片院子里的南瓜都泛起一圈淡色的金光,交相辉映,仿佛在回应她的话。

  

  “叶。”叶也说出自己的名字,只是他用的是式神登记时的“HA”读音。

  

  玛琪之前也有提过她在寻找记忆的线索,看来重点还是在麻仓家的人脉上。叶没有和玛琪结下任何契约,意味着玛琪开口,他也不一定要答应,这是个友好的象征,叶没有浪费对方的好意。

  

  而且魔女这个身份……他们应该会成为互助互利的关系。

  

  “叶么……”魔女重复了一遍,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对方又不像骗她的样子,摇摇头,索性不再追究。

  

  式神有真名和役使名之分,真名除去主人之外,谁都不能告知,而役使名类似于艺人的艺名,专供处理事务使用。叶告诉她的名字,自然是役使名,只要有人将这个名字赋予式神,式神本人也接纳的话,就相当于接受这个名字的束缚。

  

  “马琪露塔……”叶也重复了一遍魔女的名字,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作为魔女的名字来说有点短。”叶实话实说,魔女大多来自西方,全名里包含很长一串家族名,这彰示着古老传承,这是家族的血脉与荣耀。

  

  “要是我记得家族名,就不会在这里乱转了。”玛琪忿忿地把手叉在腰间,她也接触过不少远道而来的魔女,结果都没有找到“马琪露塔”这个名字的蛛丝马迹,她的名字和存在都像被抹去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

  

  而且目前她还没有离开这个岛国的途径,“魔女之乱”之后她的身份就格外敏感,而到了近代,新的管制条例又让她步履维艰。好在总算出现了曙光,看来要不了多久,她就可以重返故土——魔女之乡,不出意外的话,那片土地就是她的归处。

  

  “抱歉。”踩到对方痛处,叶对自己的神经大条表示歉意。

  

  “你道什么歉啊。”玛琪换上笑嘻嘻的样子,这人真有意思。

  

  嗡——

  

  蜂鸣声陡然响起,再次出现的响动却和前一次千差万别,这种震动让玛琪一阵眩晕,从胸口翻涌的不适让她几乎吐出来。

  

  “你怎么了?”叶就像完全没有感受到剧烈的震动,担心地想上前搀扶。

  

  玛琪摇摇头,强行压下不适感:“只是闲杂人等要退场罢了,不过自家人居然可以一点不受影响,你家主子养的东西真够厉害。”

  

  火灵?

  

  叶首先想到的是被他放在地下室看守家族遗产的特殊灵体,作为存续千年的灵体,火灵的实力毋庸置疑,别馆四周布下的结界可有可无,是因为火灵这道最后防线过分可靠。

  

  一旦有人企图入侵地下室,它才会有所行动,按理来说火灵不该伤害玛琪。

  

  

  

  5

  

  “叶,你在干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的刹那,叶有点明白这件事和谁有关了。

  

  玛琪乘着南瓜往后靠了些,已经进入临战状态。她的本能告诉她,此刻进入别馆的人很危险,危险到她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进来,在这里度过数年,她设置了无数探知魔法,居然没有一个探查到来人的踪迹。

  

  “在和暂居我们家的住户打招呼……吧?”叶看出玛琪的紧张,了无痕迹地往她面前一挡,化解那份莫名的敌意。

  

  “你所谓的住户就是那个魔女?”

  

  “好,你怎么进来的?”顾左右而言他,不过这确实很奇怪,大门的锁已经锈死,叶不明白好是怎样悄无声息地进入别馆的。

  

  在听到叶刻意点出的姓名之后,玛琪稍微放宽了心,麻仓好是麻仓家目前的主人,这个消息之前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原本就在收集信息的魔女当然也听到了风声。

  

  “走进来的。”

  

  叶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试探性地问到:“门呢?”

  

  “拆了。”

  

  一点都不意外这个回答,叶叹了口气。

  

  “叶?”玛琪确信刚才自己听到的“YOH”的音节,放下警惕之后,她多了思考其他事情的余裕。

  

  YOH……

  

  叶……

  

  HA……

  

  玛琪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式神,嘴长得大大的,模糊的音节从她嘴里蹦出,始终无法连接成完整的句子。

  

  麻仓叶,麻仓家的上任家主,麻仓好的双生弟弟。

  

  式神没有姓氏,只有名,所以她没能察觉麻仓这个姓和“叶(HA)”之间的关联。怎么就没想到呢,被她当做式神的叶,就是那个声称行踪不明的麻仓叶。

  

  再对比麻仓好的面貌特征,她更确定了这个想法,难以消化的信息量让玛琪宕机。

  

  “麻仓叶……你不是人类吗,怎么会?”

  

  人类变成式神这种事,真的可能吗?玛琪快速检阅脑中的资料,就是最离奇的故事里也没有前例,闻所闻问。

  

  玛琪的眼神十分锐利地扫过麻仓好,她知道这个麻仓好的能力在麻仓家历代中都出类拔萃,而且过去一片空白,以至于他上任不久就让业内炸开了锅。迷一样的过去,迷一样的实力,一切都如坠雾里。

  

  难道麻仓家好将自己的亲弟弟……玛琪不由得升起这样的想法,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没办法嘛,中间发生了点事。”叶的回答十分坦荡,还带了点无可奈何的笑意。

  

  看到玛琪难看的脸色,叶对她的想法有所察觉,于是轻描淡写地替自己的哥哥辩解。

  

  “啊?”玛琪对叶的反应很是意外,难道和他的哥哥无关?

  

  也不怪玛琪的想法阴暗,好此时此刻的面部表情实在称不上和善。而且麻仓家的异动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他这个“失踪”的前任家主变成了不完全的灵体,任谁都会觉得匪夷所思,然后怀疑这个腾空出世的新任家主动了什么手脚吧。

  

  麻仓好多年前被卷入“farside事件”,从此音信全无,外界都把他当做早早夭折,就此盖棺定论,没有人猜到他还会出现。

  

  伴随麻仓好的现身,麻仓叶却突然消失,外面谣言四起,不知道已经衍生出了多少版本。好在轰动仅限于业内,前来寻求帮助的普通人并不知情,不然他家事务所一定会被流言蜚语压垮,没有客户敢上门。

  

  好似乎也打算对莫须有的罪名做出解释,叶觉得当事人之一缺乏决定性说服力,还是让当事人之二来添砖加瓦更好,于是放心地让兄长说出接下来的话——

  

  “不要打他的主意,他是我的。”

  

  好冷不丁地冒出这样一句。

  

  不不,这个说法还是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叶后悔没有提前制止好的行为,他现在只想找个理由溜走,然而情况迫使他留下并保持冷静,于是他假装自然地捂住半张脸,掩耳盗铃。

  

  好不知道这个魔女到底是什么来头,不过就她刚才表现出对叶的维护,就足以让他说出这样占有欲十足的发言。

  

  魔女看向叶的目光变得很微妙,比刚才更甚。  

  

  “我是他的弟弟,因为某种原因,现在也是他的式神。”和强装镇静的行为不同,台词倒是说的流利。

  

  “有什么区别吗?”那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还在火上浇油。

  

  叶打算不予理会,再继续这个话题的话,面前的魔女小姐不知道要产生怎样的误解:“大概就是这样。”

  

  “……”

  

  玛琪在魔女中算不上多聪慧,还经常被批评个性冲动,做事不经大脑,于是麻仓兄弟之间复杂的关系,她没有马上梳理出来,气氛陷入奇异的尴尬。

  

  “……”

  

  叶不知道怎样说才不算欲盖弥彰,于是也保持着僵硬的微笑,一言不发。

  

  好像感受到无形中的某种压力,玛琪终于有了反应:“哦。”

  

  至于她是不是真的理解到位就不得而知了。


-tbc-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