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春分·雀始巣·下【现代篇】

  6

  

  实际上麻仓叶身上发生的事情不是保密事项,自古就流传着“月球的背面”相关的种种民间故事,那个异界的国际通用名为“farside”,他们不是第一个案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除了月食日为高发期外,许多表面特征类似“神隐”,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

  

  之所以看上去像个秘密,一方面出于避祸考虑,还有一方面就是嫌解释太麻烦,结果不知不觉中发展成这个局面。

  

  真要说的话,他们可是在机构备案还做了特殊登记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搞得神神叨叨到底为哪般。

  

  “那个、玛琪,我哥刚回来,和这边的生活有点脱节,你不要介意。”

  

  玛琪狐疑地看着两人,缓缓点头。

  

  “还有就是我的真名,麻烦你不要随便告诉其他人。”叶诚恳地征得玛琪的同意,倒不是他的真名有什么独特之处,只是他现在还不想引起某个人,或者说某些人的注意。虽然迟早他的行踪都会暴露,不过晚一天算一天,他还不想……

  

  哎。算了,走一步看一步,现在不想那么多。

  

  “向——起誓,我马琪露塔绝对不会对外泄露半个字!”玛琪说了个日本人很难发音的词汇,叶猜测那是她故乡的语言。

  

  如果她敢向外透露,麻仓好恐怕有的是方法让她生不如死,这是玛琪对好不善目光的理解。

  

  “呃……”玛琪非常坚定地承诺,叶有点不知道怎么表态才好,他说的并不是这么严肃的事啊。

  

  “你不信?”

  

  “我信。”叶总觉得这样有点欺负人,他还吃了魔女辛辛苦苦种的南瓜,于是默默在心底演算了起来。

  

  那个瞬间叶仿佛和周围的时空剥离开,他面前的光景已经脱离现实,瞳孔的焦点散开,不知道他到底看向何方,只剩下眼中流动着奕奕暗光,那是带领其意识前行的路标。

  

  过了很久,叶都没有动静,玛琪一直紧紧盯着他,发现他连眼睛都没有眨过。

  

  “他怎么了?”纵使有一万个不乐意,玛琪还是忍不住问旁边一直站着不出声的麻仓好。

  

  “……”好看着魔女,上下逡巡了一个来回,显然不是很想搭理这个不速之客,不过鉴于刚才她敢自报真名,好也不像开始那样充满敌意,“阴阳师的卜算手段,一般人看不到。”

  

  魔女更是看不到。阴阳师通常会在自己的安全空间进行占卜,因为此时的他们毫不设防,破绽百出,所以必须远离他人,以免遭人暗算。更不可能有人敢在臭名远扬的魔女面前做这种事。

  

  叶的行为,除去对魔女的信任,更多的是对好的信任。好正式明白这层关系,才默不作声在一旁守候。

  

  麻仓好说完这话之后,就不再言语,玛琪也没胆量追问。正当她以为还要等待许久的时候,叶突然抬头,冲她一笑。

  

  “玛琪,你的名字是真的。”

  

  “真的?”玛琪也说不清自己到底在问什么,只是傻乎乎地跟着重复。

  

  “马琪露塔,你的名字没错,但是其他的我看不到,包括你的家族名。”

  

  如果这句话属实,那么看上去没有任何多余信息的话,已经包含了太多内容。

  

  一,马琪露塔真实存在过,她的记忆没有出现问题。

  

  二,既然麻仓家的人根据名字都看不到家族名,那么这个隐藏她姓氏,或者说隐藏她过去的人,异常强大。

  

  “谢谢你。”玛琪从南瓜上跳下来,郑重其事地朝叶鞠了一躬,她不太喜欢这个国度拘束的礼节,此时此刻她只想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诚意。

  

  “不用谢,好歹我们也是‘真名之交’,算是朋友了吧。”叶挂着温柔的笑,“不过我看到你要去北方,那边很冷呢,就算已经到三月也不要小看寒潮比较好。而且要记得不要招惹某个人。”春分之后,青森县的天气还时常保持在几度上下,这也比某人冷冰冰的态度好上许多。

  

  “某个人?”玛琪开始后悔把名字随随便便就抖露给这方面的专家,她忽然感受到没有隐私的惶恐。

  

  “你去了就知道了,她在当地还挺有名气的,也不是坏人,就是有点……难相处?”叶苦着脸解释,有种脸颊上还留着火辣辣的刺痛的错觉,他没想到玛琪居然要去那里。

  

  “嗯,我会留意。”不是所有人都会对魔女喊打喊杀,但既然叶提到,玛琪就老老实实记下了。

  

  嗡——

  

  熟悉的轰鸣再次传来。

  

  “啧。”玛琪咂嘴。

  

  “怎么了?”

  

  玛琪蹲下来,脸色惨白,这种声音一次比一次剧烈,刚才那一声已经让她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是火灵,它知道我们回来了。”已经失去了继承人身份的叶,和火灵之间的联系已经被切断,同时身为式神,又会豁免它对外的威慑,结果就是叶根本察觉不到魔女的痛苦源头。

  

  好打了个响指,那如同来自地心的地鸣戛然而止。

  

  “啊……”曾经是火灵主人的叶马上就明白其中的潜台词,由于探查到麻仓家的人在和来路不明的人接触,火灵可能不止一次发出威慑。

  

  “对不起,没有马上发现。”

  

  叶刚要俯下身去看玛琪的情况,就看到玛琪“腾”的一下站起来,差点撞上叶的下巴。被灵体撞到虽然不会有实质性的损伤,但式神作为特殊媒介,还是会有奇怪的触感。

  

  “你这个随时道歉的习惯是怎么回事啊,你家的那个……叫火灵对吧,它只是想赶我走而已,我本来就不该留在这里。”玛琪揉着太阳穴,一个火灵就让她够头疼的了,这里还有个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的人,拦都拦不住。

  

  “大概最近道歉习惯了?”叶轻声自我反省起来,玛琪没听清。

  

  “行了行了,我要走了,本来今天就是回来收拾一下行李。”谁曾想会碰到这么多事。

  

  玛琪不等叶说话,用不知何时从地上捡起的枯枝凭空书写出一段咒文,有着鳞粉般白光的文字转瞬即逝。满地的南瓜中突然有个东西颤颤悠悠地冒出头来,乍看和南瓜无异,再细看,才发现它的皮面被刻出眼口,镂空的部分变成幽深的黑暗,和万圣节见过的南瓜头一模一样。


  奇特的南瓜头很快构筑出身体,四肢的骨骼幻化出实体,以极快的速度落到玛琪身边。

  

  “杰克,我的持有灵。”玛琪介绍了一下,魔女没有式神的说法,倒是有使魔的称呼,不过现在全球一体化,很多称呼都杂糅在一起,玛琪选择了更通用的名词。

  

  玛琪念念有词,南瓜下铺着的枯黄枝条逐渐汇聚起来,合为一体,终于能看出它们原本的形态。

  

  那是魔女标志性的物品之一,扫帚。叶隐约明白这些南瓜是如何反季节被栽培出来的了,基本上就是靠玛琪自身的灵力滋养。

  

  翻身骑上扫帚,后面的杰克摇摇晃晃地抓住扫帚的尾端,或者说是被玛琪挂在后面:“我得先走了,有缘再见,那些南瓜就当这些年的租金,随便你处理吧。”


  一刻都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魔女长话短说。就算火灵不再“作恶”,她也不想一直面对那个凶神恶煞的麻仓好。

  

  “再见。”

  

  叶的话音未落,扫帚就已经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飞快地朝着北方而去。

  

  但愿她不要超速被管制局拦下来,空中飞行也有很多桎梏,不管对人还是对灵。

  

  “所以说,你怎么也来了?”把新朋友送走,叶才开始处理自家的问题。


  他来别馆是因为打算翻修,所以提前来看看情况,之后才好和施工队说明情况,前两天时间不够,走马观花不足以发现问题,今天特意早早出门。既然家人团聚,叶打算重新入住这个称得上是故乡的地方,除去别离,这里也有许多不忍放手的记忆。

  

  好明明就被委托绊住,这才让他一个人来别馆,他这几乎是前脚刚到,好后脚就追了过来,应该有什么原因吧。

  

  “你没带手机。”好手里捏着叶的手机,已经自动锁上的屏幕看不到上面的未接来电,新加的几个都是好的名字。

  

  叶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才发现确实少了东西,大概是随便放在事务所的休息室,出门的时候没看到,就忘了这个物件的存在。

  

  “只是一下没带手机而已,你这是保护过度。”

  

  “如果火灵没有发出警报,我也觉得是保护过度。”

  

  叶哑然,主人和式神之间有天然的纽带,他们之间有特殊的沟通频道,虽然不一定能用这个频道传递复杂消息,但收发求助信号却是基本功能。

  

  “那委托怎么了?”

  

  “解决了。”那个小姑娘一大早守在事务所门口,哭着嚷着说事情有严重,结果还不是三两下的事,人类总喜欢小题大做。

  

  然而好没有自己也是其中一员的自觉。

  

  叶钦佩起对方的高效,他以前可没这么有效率,“星”的评价大概又可以上个台阶了,机构会定期对独立承包商们裁定星级,便于管理的同时也便于市民选择。

  

  不过委托的内容再简单,也不至于如此神速,唯一的可能就是好在“路上”做了手脚,这是个追及问题:“你又用那个办法赶路?”

  

  “嗯。”

  

  “小心被罚款。”虽然不知道这应该罚超速还是罚无证驾驶,或者罚使用非法移动工具?叶实在不知道通过阴影加速移动的方式到底要怎么判定,他的学习生涯中驾驶一块是个盲点。

  

  玛琪也是,好也是,怎么就没有个正常的。

  

  “哼。”那也要抓得到。

  

  “不过,晚上要吃南瓜吗?”


  “前两天不是才吃过?”还是一模一样的。


  “暴露了吗……”叶轻笑起来。


  看向满地的南瓜又有点苦恼,这么一地,浪费了也不好。


  


  7


  “这是……?”老大爷怀里抱着南瓜,十分惊讶。


  “一个朋友种的反季节南瓜,太多了吃不下,也给您一些。”叶指指车后座满满当当的南瓜,即使择优带走,还是装了整整一车,他打算拿回去寄给京都的朋友们,大多数从学院毕业的同伴都留在机构总部,只需要一次性邮寄,再让他们自己分发就好。


  途径加油站,叶看到正在休息的老大爷,于是下车也给他也送上一个。


  “哎哟,那谢谢你了。”本来还要推辞,看到果真是一车的南瓜,老大爷也就接了下来。


  “我哥哥还在等,就不和您多说了,爷爷再见。”


  叶和老大爷道别。


  “真是个好人。”望着绝尘而去的车辆,老大爷不住夸赞。


  “老爹,你在干嘛呢?”有路过的熟人打招呼。


  “我给你说啊,今天我遇到……”


  老大爷絮絮叨叨地说起今天的见闻来。


---



前两天去找的“雀始巣”(x),其实是燕子窝,不过确实是在筑巢没错。

雀始巣的意思是麻雀筑巢,这篇也主要是写好叶打算翻修老房子,然后遇到的一个事,本来挺简单的情节,但是因为要交代设定,硬是写了这么多,简直破事水。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