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清明·玄鸟至·中【现代篇】

  3

  

  位于郊区普通的独栋小屋,这个他们经手的大部分委托人的居所都不同,“星”的评价从去年开始一跃而起,能指名他们的,除去一些特殊案件,就是些非富即贵的人,这么平淡无奇的家,已经很久没见过了。

  

  “看上去没有诅咒的痕迹呢。”四处张望了一下,在进入大门之前叶就已经可以做出判断。

  

  诅咒固然不是有实体的东西,但是却是很容易察觉之物,不管是从本人身上,还是从固定居所,经验老道的SHAMAN凭借直觉就能做出精准的猜测。

  

  “进去吧?”两人之前正是去医院接手委托人家里的钥匙,并签署一系列合同,钥匙在好那里,叶回头问起好的意见,就看到他站在原地盯着房屋的二楼若有所思。

  

  “看出什么了?在二楼?”虽说是游走在两界摇摆不定的人,本该有着异乎寻常的敏锐,可这也时常变成妨碍。他所处的灰色地带往往没有明显的界限,这种现象类似于一年前雏祭遇到的人偶,当将重点放在魂魄上的时候,物质化的外形就容易被忽略,反之亦然,这是极不容易调节的平衡。


  好无差别的探知却缺乏精度,两人互补的手段大大缩减委托处理时间。

  

  “应该是二楼,不过……”好的语气中带着难得的犹豫。

  

  “不过?”

  

  “这件事可能要靠你了。”这是极不情愿的让步。

  

  “包在我身上!”叶乐不可支地应下来。


  一年以来,好最大的进步就体现在审时度势上。

  

  好这样退让,叶大概明白了事件的性质。

  

  之前委托人坚持认为他的遭遇和诅咒有关——社会上不乏这样的人,遇到挫折与不顺,都将过错放到“诅咒”上,借此将自己从责任中摘出。好像只要说一句,我被诅咒了,就可以将自身过错一并洗净,非理性的信仰即为“迷信”,这是业界常有的笑谈。


  广义上的诅咒多到令人咂舌,一句无心的咒骂都可以蕴含一定的“能量”,但真正被咨询课归入诅咒档案的案例寥寥无几,要影响一个人的诅咒必须有巨大的能量,通常实施者都是专业人士,若非如此,那就是产生了极为深刻的怨怼。


  诅咒没有想象中随处可见,不过它的身影常常出现在影视、文学作品中,气氛渲染和夸张处理让这个词渐渐有了特殊的恐怖色彩。委托人身上没有诅咒留下的特殊印记,即使本人固执己见声称这是诅咒,他们还是在第一时间内排除了这个可能。

  

  其实这件事上,他们之前的判断有失偏颇,委托人的“迷信”某种程度上才是正解。


  可能有点棘手。

  

  

  

  4

  

  委托人:饭田悠马


  委托内容:诅咒


  采访内容:


  您是说,你突然醒过来?


  ——对,就像有人把我摇醒了一样,突然醒过来,但是周围一片漆黑,我当时那个、尿急,想开灯,但是好像停电了,我就摸索着下床。


  醒过来的时候有听到什么吗?或者闻到什么气味?


  ——好像是有什么鸟叫声,我家附近有这种声音很正常,过两个月还有蛙鸣,这有什么值得关心的?气味倒是没有,最近有点花粉过敏,我鼻子不太好使。


  不用介意,有的细节会成为突破点,您只需要回答我们的问题就可以了。下床之后,您应该去卫生间,但是为什么去屋子外面呢?


  ——因为我发现我找不到卫生间!我怎么都找不到,其他房间的门居然也打不开,最后好不容易跑到一楼,发现玄关的大门能开,我就直接出去了。


  然后……


  ——结果我一出去,街道就烧起来了!你不知道那场景有多可怕!!


  先生请您冷静一点,到街道之后,您尝试过回家吗?


  ——我家又没烧起来,我当然想回去!但是进不去,我家变成了一面墙,我冲过去的时候直接把鼻梁嗑断了。


  之后就是您的邻居听到惨叫,然后看到您十分痛苦地倒在地上,然后就把您唤醒了……


  ——你是想说我在做梦吗?!我脚上的是烧伤!懂吗!肯定有人嫉妒我,然后诅咒我!


  虽然用了“唤醒”一词,但也不止可以从梦境中唤醒您,也可能是幻术。


  ——算了,你们这些我搞不懂。反正把那个王八蛋给我找出来就可以了!


  记录结束。


  前后还有不少内容,但都派不上什么用场。


  叶在进入二楼前,再次翻阅笔记本上的记录,着重浏览被标注出来的对话,核对细节,委托人一度激动地打断采访进程,必需的情报零零碎碎,很不容易才整理出一份没有遗漏重点的档案。


  这份档案来之不易。


  叶执笔的时候,身后站着的事务所老板全程黑着一张脸,要是采访再进行下去,可能不存在的诅咒也要真实发生了。


  好在委托人一直沉浸在自己的经历中,没注意到其他人的神情,不然说不定这次委托结束,“星”会突然多出个负面评价。


  “鸟叫……”叶竖起耳朵,这里并没有委托人所说的鸟叫。


  委托人说的没错,郊外有鸟叫很正常,所以这种过分的清净,已经是一种反常表现。


  动物的感觉器官往往十分灵敏,不同种类的动物会对相应的物理、化学变化产生一定反应,而鸟类对磁场的感知优于许多生物,因此每当天灾来临,会看到群鸟逃亡,飞行轨迹错乱的现象。


  “确实和鸟有关。”好站在二楼的楼梯口,不再向前。


  “你已经感觉到了?我刚刚试了下,但是没分辨出具体的意象。”叶粗略占卜过,但是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


  卜筮通常不会显示出十分特定的结果,这是因为许多时候得出的结论都是毫无关联的独立信息,要如何将这些信息串联起来,靠的就是经验以及天赋。这个占卜中经常出现误读,一开始就没能得到正确的关键词,就像做阅读理解却认错字,后续解读自然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叶提到的意象,就是结合占卜结果推导出来的形象,关键词虽然一览无余,但暧昧的提示让人抓不出头绪,隐约觉得和“鸟叫”有关,既然好提到相同的东西,应该错不了。


  “太弱。”房间深处的反应十分微弱,人类这样天生有灵识的生物,再虚弱也不会呈现这样的状态,这种感觉……


  和叶很像。


  人类的灵魂,复杂的思维和不同寻常的执着会让人的灵魂从质与量上远超其他生物,从月背归来,叶的灵魂出现残缺,虽然采取了一定措施让表面不那么可怖,不过缺失就是缺失,没有办法填补。


  所以正确的说法是,叶的魂魄和那东西很像。


  “我再向前一步,那家伙就要吓死了。”好不屑地看向二楼阳台的方向,毫无恶意的探查也会把那东西吓成这样。


  不过是将阴影调动起来观察周围环境,小东西就吓到自爆身份,发出标志性的啼鸣。


  “那你可千万别动。”看到好进退维谷,叶忍住笑,这种奇妙的拉锯让他觉得很有趣。


  物极必反,弱极……反而牵制了一个不得了的人?


  “你笑什么?”就算只看得到叶的背影,好也没放过那点微末端倪。


  “咳、我没笑。”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