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守护 10

  12

  

  叶是个再平凡不过的人,他一直这么自认,即使之后成为祭司候补,被冠以“麻仓”的姓氏,他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

  

  当他诞生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状呢?

  

  没有哦。

  

  像普通婴儿那样哇哇大哭,然后被抱出产房,一切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当为母亲接生的老婆婆抱着他经过夜晚的长廊,婴儿却突然止住哭声。

  

  后来叶想,就算过于年幼的他没能睁开眼睛看到窗外的风景,还是隐约感应到空中悬着的双子星,以及双子星无声的抚慰。

  

  那是哥哥呢。

  

  虽然他还需要漫长的岁月才确定这个真相。

  

  *

  

  叶躺在河堤边的草地上,青草的香味阵阵袭来,虫鸣此起彼伏,青天白日下依旧不惧人声,热闹非凡。

  

  空中的晃晃明日时不时就躲进云端,除去一行盘旋不去的信鸽,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叶却十分专注地盯着天空,大约是在辨别某件事物,口中念念有词。

  

  “HA……HAO?”

  

  “叶,你又在偷懒!”桥上的小少年远远就看到了躺在草地上的人,大声呼喊了一声之后,接着声音就小了下去,也不知道在骂骂咧咧些什么。

  

  叶听到了对方的怒喝,依然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就像他真的没有听见那样。

  

  小少年很快就从桥上来到河堤,一鼓作气冲下来让他气喘吁吁,叉着腰一边歇气一边一同看向天空。

  

  什么都没有嘛。

  

  早就熟知叶的态度,也没因为自己的话被当做耳边风而生气,而是好奇无比:“叶,你到底在看什么?”

  

  “你说,我们还有亲人吗?”叶的视线没有偏向小少年,自顾自地问道。

  

  “有的话我们还在这里?”小少年半是不屑,半是自嘲,他们这帮小鬼沦落到成群结伙地自力更生,还能有别的答案吗,“血缘上的话,远亲应该有那么一两个,不过那些家伙也没把我们当亲人,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霍洛霍洛,我觉得我有个哥哥。”叶突然坐起身来,草屑从他头上慢悠悠地飘下,盯着友人的目光显得十分真挚。

  

  “喂喂,叶你该不是被太阳晒中暑了吧,说什么胡话呢,你哪里来的哥哥。”叶的家世很单纯,家境普通父母双亡,其实他本来不至于流落街头,但他本人就是更愿意和大家混在一起。

  

  每逢暴雨或涨水的时候,大家会去叶的家中暂住。一来二去,一群小孩就混熟了,叶也彻底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

  

  但是他还有个哥哥什么的,这是绝不可能的,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混迹街头的小鬼对风言风语掌握的一清二楚,霍洛霍洛可以确信,叶没有哥哥。

  

  “你现在能看到星星吗?”叶没有在先前的话题上纠结,干脆抛了个毫不相关的疑问。

  

  “现在?有时候倒是能看到月亮……星星太暗了,白天怎么看得到?”霍洛霍洛举起手为眼睛遮出一片阴翳,粗略地看了看阳光灿烂的天空,一无所获。

  

  “好吧……”叶放弃了,站起身来,回到他们最初要讨论的事上,“不是要我帮忙吗?走吧。”

  

  “哦你不说我都要忘了,我们又接了个活儿,小家伙们力气不够,就等着我们回去了……”

  

  叶跟在霍洛霍洛的身后,一言不发地听着,听着听着便开始走神。

  

  距离太阳很近的地方,有两颗闪着红光的星辰,它们每时每刻都在倾诉着什么。

  

  麻仓叶有个哥哥。

  

  叫作HAO。

  

  叶想到这里,轻轻地笑了起来。

---

写主线突然认真【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