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ITCH

梗来自文手炫技15题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

  

  1

  她是悠悠一抹斜阳

  多想多想

  有谁懂得欣赏

  他有蓝蓝一片云窗

  只等只等

  有人与之共享

  

  “叶,你在唱歌?”无线电里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犹疑。

  “啊……听到了?”淡淡看向旁边发出细微噪音的机器,叶无声地微笑,对方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他似乎很是歉意地回答,“神经一直紧绷着很容易疲劳,所以稍微放松一下,千万不要告诉安娜哦。”

  “原来是这样啊,千万别放——”说到一半,突然噤声。

  “不要告诉谁?”

  少女的话一出,叶的头皮发麻。

  “水馒头,你最近胆子很大嘛?”然后是一声熟悉的清响,那是巴掌和脸颊碰撞时,发出的带有痛感的声音。

  “目标人物好像出现了,暂时切断通讯。”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联络切断,虽然知道这样做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作为走一步看一步的人,先保证目前的安全是第一要务。

  望远镜正对对面大楼的窗户,目标人物从视野中一闪而过,恰如其分堪称完美。看来能对刚才应急之举做出个体面的应答,说不定还有回旋余地。

  在窗帘紧闭的房间里,叶撕开一包应急食品,一边嚼着,一边继续哼着烂俗的曲调。

  接下来的歌词好像是……

  

  她是绵绵一段乐章

  多想有谁懂得吟唱

  他有满满一目柔光

  只等只等有人为之绽放

  

  2

  “作战开始!”

  “Bravo-two收到。”

  “Bravo-one收到。”叶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

  他不是战绩最好的狙击手,只是没有人肯接这次这个略显无聊的活儿,至于战绩最好的那位,根本就看不上这个职务。

  瞄准镜里出现了最近已经看到厌烦的,属于中年人的光滑头顶。

  朝左侧偏移2个密位,正好是一动不动的保镖。在狙击的时候还一意孤行瞄准头部是大忌,应该选择成功率更高的躯干,压低准心,叶扣动扳机。

  唔,好像阴差阳错爆头了。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叶快速瞄准到之前的位置,不出意外,看到面前的头颅突然炸开,目标人物已经产生位移,守在目标人物身边寸步不离的长发少年拉了他一把。

  但叶还是朝之前定好的坐标射出一枚子弹。

  千万不要再阴差阳错了,叶在心底默念。要是现在抹杀目标人物,他可能就要被安娜抹杀了。

  这次行动充其量是威慑,要是一不小心做过火,上面的大人物肯定会发飙吧。

  “Bravo-two呼叫Bravo-one,目标人物开始撤离,请迅速离开现场。”

  “Bravo-one收到,正在赶向指定地点。”很快就有人会查出这个狙击点,他必须在这些人找上门之前离开。

  叶迅速地收拾好自己的“搭档”,带上一顶帽子,悄无声息地从楼梯间的窗户越到隔壁大楼的楼顶,猫着腰向一早就准备好的路线行进。

  

  来啊

  快活啊

  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

  爱情啊

  反正有大把愚妄

  

  不合时宜的,叶的脑海内又出现了那首歌的歌词。

  

  3

  目标人物已经转移到预期的地方,那才是最终决战打响的地方。

  一枪爆头的事被同伴夸赞了许久,叶十分尴尬地陪着笑敷衍过去,只有本人知道那枪到底是怎么打中的,而之所以没有勇敢地说出事实,是为了让安娜看在他出色的表现上,对之前的划水行为既往不咎。

  鉴于清楚明白自己到底几斤几两重,叶主动申请正面进攻的角色。

  万一牛皮吹破,就要数罪并罚了,还是聪明地绕开这个甜蜜的陷阱吧。

  “可以,那个地形狙击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得到上司的首肯,叶松了一口气。

  叶将手搭上腰间的枪套,他固然不喜欢搏命,却也并不讨厌处于争斗的中心。

  只要这样的争斗是有意义的。


  来啊

  流浪啊

  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

  造作啊

  反正有大把风光

  

  接下来的歌词有点记不清。

  哎……来吧,反正不成功便成仁。

  

  4

  好险。

  叶躲在掩体后,庆幸不已。

  如果不是本能让他迟了半拍探出脑袋,刚才那枪就不止会擦伤他的脸,而是轰掉他半个脑袋。

  目标人物正在做最后的困兽之斗,其实何必呢,要是现在投降的话,他们还是会优待俘虏,温柔地不让目标人物受到任何“危及性命的伤害”,他们又不是恐怖fen子,怎么说也是正义的伙伴啊。

  在一波火力压制之后,总算得到喘息的时间,叶反应迅速地起身,而他看到的是那颗光亮的秃头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景象。

  还留下“你就给我拖延时间吧!”的狠话。

  叶眨眨眼,看向被目标人物反锁在走廊中的少年,长发飞扬,一点都不像站在战场上,而是在品味着酒窖里珍藏多年的佳酿似的,很是优雅。

  “要投降吗?”叶咧着嘴笑嘻嘻地问。

  “你说错话了吧,Bravo-one。”少年微微抬起下颌,露出和叶一模一样的脸,不过那张脸上满是倨傲。

  “好吧好吧。”叶收起枪,打开无线电频道,“Bravo-one呼叫指挥部,任务已成功。”

  少年几步迈到叶面前,握住他的手腕,对无线电继续说道:“Alpha-one成功和Bravo-one汇合。”

  “指挥部收到,请原地待机。”

  是了,这位就是狙击成绩最好的那位精英,以及他的孪生兄弟,麻仓好。

  “不知道你的前雇主到哪里了。”叶站在原地,这场纷争总算要落下帷幕,马上要迎来的长假还未到,他已经开始放松了。

  “等小矮子按下引爆按钮就知道了。”背负潜入使命的人,早就按原计划在各处安装好陷阱,只等瓮中捉鳖。

  是Bravo-two不是小矮子啊……不过感觉除了本人在说B开头的代号,其他人都默认这位好友的代号是“小矮子”了。

  两人正说着,地面就掀起一阵震动,和计划一样。

  好还握着叶的手腕没有松手。

  不知道怎么的,叶毫无征兆地想起了那首歌剩下的部分。

  

  啊~啊 痒

  大大方方爱上爱的表象

  迂迂回回迷上梦的孟浪

  越慌越想越慌

  越痒越搔越痒

  

  “噗。”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歌词。

  “在想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压了过来。

  “我在想怎么会有这么烂的歌词。”叶下意识地后退,才发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背后只有冰冷的墙壁。

  “是吗。”

  叶的脸上有一道鲜艳的血色,无比醒目。

  好伸出舌头舔上去,顺着那道伤口的方向,暧昧地舔舐,用舌尖翻弄刚结起的一层薄痂。因为这个任务,他们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脸上的伤口不深,但是被人恶意地翻开伤口,疼痛让叶发出“嘶”的一声,大概是察觉到好想做什么,叶做垂死挣扎状:“等等,马上就有人要来了。”

  “无所谓,我不介意。”

  “我——唔……”我介意。

  侵略意味十足的亲吻封堵住他剩下的话。


---

被问到一点没有写到的里设定:

关于好他们在干嘛,其实很简单,秃子是某组织老大,需要这货签协约,这货不签,一群人就接到上面命令,要他感受一下“我们随时都可以搞你哦”。

之所以不直接干掉是因为,如果干掉,这个组织也用不了,下面的人会分成几波撕逼扯皮争权夺势,还不如留着秃子当傀儡。

所以大家都是“威慑性开大”,把杯具的目标人物当耗子耍……真惨。


最近的文基本是练习用,所以会挑战奇奇怪怪的东西,大家觉得能看就看,不能看的略过就是了。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