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TIGTH

  “啊……”细碎的呻吟,整个人都因为承受不了这样的冲击而伏在桌面。

  

  身后的人并没有因此放过他,反而加大了力气,无情地用双手卡住他的腰,近乎肆虐。

  

  “再轻一点……”叶一边喘着气,一边向身后的人看过去。

  

  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挤错位了,只是说出一句请求就仿佛要耗尽全身力气,剩下的是无声中粗重的喘息。

  

  叶的额头上沁出点点微汗,再这样下去他肯定会坏掉的。

  

  “再忍耐一下就不会这么难受了。”狠心的施虐者,一点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依然不减力道。

  

  “骗人……”绝对是骗人的,这样的行为怎么可能会习惯,这种事根本就不正常。

  

  回应他的是一句带着笑的轻哼。

  

  “我真的不行了……”叶求饶,希望对方能看在他示弱的份上手下留情。

  

  “愿赌服输。”好没有理会他,脸上戏谑的笑意更胜。


  叶只觉得眼前一黑,是他答应下来的没错,不过一开始他并不知道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真的很难受?”


  明知故问。


  有些缺氧的人连指尖都开始发麻,脸颊也泛起不正常的红晕,眼眶红红的,看上去有几分楚楚可怜。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说什么他都不会同意,而且要尽自己最大努力,逃得越远越好。


  “现在后悔已经太晚了。”好的话犹如最终审判,不近人情。


  听到他这样说,叶无可奈何地咽下之后想说的话,无声地承受这样的酷刑。


  “好了。”


  听到的时候,叶还以为是幻觉,虚弱地抬起头来,看向镜中层层包裹的自己,以及身后憋着笑同胞兄长。他就不该屈服于安娜的淫威,非得穿上这种层层叠叠勒死人不偿命的东西。


  “感觉怎么样?”


  “我觉得有点走不动路。”不如说有强烈的窒息感。之前听说某时代的警察会随身携带食盐,目的是为了对倒在街边的呼吸不畅的女人进行急救,当时还觉得会不会有夸张的成分,现在叶是信了,这种病态审美杀伤力太强。


  “要我抱你过去吗?”大概是看叶的状态实在算不上好,好一直用手扶着他,以免他真的摔倒。


  说实话,叶有一瞬间的心动。不过为了最后的尊严着想,他带着惋惜拒绝:“我自己过去。”


  结果是,他的回答并不重要。


  好直接拦腰抱起叶,然后走出了休息室,引来走廊上许多人的侧目。


  叶哆哆嗦嗦地打开作为道具的扇子,遮住自己通红的脸。


---

梗来自文手炫技15题

把一个普通场景描写得极具情色氛围。文中不可出现敏感词和明显影射。

  

是的没错,只是在穿衣服而已哈哈哈。

更文不如摸鱼!更文不如摸鱼!

补充一句,这个梗来自官方,安娜让叶穿女装的那个事嘿嘿嘿

评论(2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