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DEBug

  1

  

  『为什么要说谎?』

  

  「大概因为我是人类吧。」

  

  『我也会说谎吗?』

  

  「不,你不会。」

  

  叶说完,笑了。

  

  人类果然是狡猾的生物。看着这样的笑容,他如此想。

  

  

  

  2

  

  「他呢?」

  

  居高临下的质问,房间四处都是喷溅的血迹,缓缓淌下。

  

  「谁、谁……?」

  

  苟延残喘的剩余几人,在惊恐中交换着眼神,无一不是疑惑。

  

  面对气势逼人的入侵者,他们连『不知道』几个字都惶惶不敢出口,仿佛知道这几个字就是他们的大限,一旦让对方得知这个结论,就是在对刽子手宣布时辰已到。

  

  打量着失血过多到还在抽搐的渣滓,好皱起了眉头。被逼上绝路的这些已经不需要再隐瞒,唯一的可能是……

  

  「啧。」

  

  被算计了。

  

  

  

  3

  

  满口谎言的人,突然就不见了。

  

  擅自消失,扔下自己的责任,这不是他会做的事。即使他确实是个懒散的人。

  

  

  

  4

  

  「叶,你确定要这么做?」

  

  虽然这个计划有一定的可行性,但是这样……未免过于冒险,这并不是上策。莲完全想不到一直以来的温和派居然主动提出这种方案。

  

  「叶……我还是觉得……」

  

  没有什么实际成果,在研究组中默默无闻,经常被人当作打杂实习生的万太,实际上是整个项目的出资人。

  

  平常很少对其他人的决定指手画脚,他却敏锐地察觉到了其中的危险。而一心走向深渊的正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友人,非常时刻就算要终止资金链当个恶人,他也会选择阻止叶的这一步险棋。

  

  「别担心,我有自己的考虑。你们也知道,我是最懂他的人。」

  

  叶安抚为自己担忧的人们。正是因为有这些重视自己的人存在,才不得不由自己出面去将一切画上终止符。

  

  难得有自己作为主角大放异彩的时候呢,真希望大家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

  

  看似温和的言语,却不容他人辩驳。

  

  这就是麻仓叶最让人无可奈何的地方。

  

  「可能没有再见的机会了,所以离开之前让我说一句——谢谢你们,为『我们』做的一切。」

  

  这是少年放下帷幕之前的谢辞。

  

  也是时代颠覆的开端。

  

  

  

  5

  

  「我能找到这里,你们看上去不是很惊讶。」

  

  「还好吧。」

  

  搭话的是莲,相比旁边绷紧神经的万太,他显得要游刃有余一些。

  

  也只是一些。

  

  毕竟眼前的人是堪比核武器库的存在,除了叶之外,他可无法预测这家伙的逻辑,万一惹出什么事端,造成的损失可能无法只用死亡人口的计数来涵盖。

  

  用麻仓的话来说应该就是——好麻烦啊。

  

  「既然已经料到,就是确信我从你们这里得不到消息了?」

  

  耗费了不少时间才找到这个索离人居的基地,好不想空手而返。这种在他尊严上踩上一脚的事情,就算背后是那个人的谋略,可能也必须让这些人吃点苦头。

  

  面无表情地环视四周,没有空气对流的地下,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平安无事地逃到有阳光的地面呢。

  

  「我有时候真的觉得……」

  

  莲表情古怪地看着好。

  

  「那家伙对你是不是太过了解了。」

  

  了解到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步,如果不是和叶相熟,他肯定会怀疑好这一系列行为的幕后主使是不是另有其人。

  

  已经不是巧合或者预算能达到的程度,叶的揣测近乎预知。

  

  「万太,把他留下的东西调出来给我们的客人看看吧。」

  

  莲转过头,突然很不想搭理这堆破事。

  

  「莲,真的没问题吗……」

  

  万太看着不速来客,祈祷等一会儿不要被殃及。

  

  用着疑问句,却不是真的疑问,喃喃地念叨着的时候,万太已经把少年留下的讯息展示在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地方。

  

  【就算你毁灭这个世界,你依旧找不到我。】

  

  真是灾难。

  

  在场的两人同时发出这样的感慨。

  

  

  

  6

  

  寻找不是徒劳,线索也不是无头的断线,好知道自己在接近他。

  

  或者说,他已经找到了。

  

  又如同那个预言,他依旧无法得出明确的答案。在象限内寻找一个特定的坐标,似乎很简单,但又很难。

  

  因为这个比自己还任性的人,对全世界都布下了陷阱。

  

  可以主宰世界的无冕之王,颓丧地坐在废旧的工厂内,郊外的星光格外明亮,有种离得很近的错觉。

  

  近得好像星辰随时会从头上坠下,把这个静谧的月夜染上血色。

  

  伴随这样的想法,血液在沸腾,好已经无数次按捺住这样的冲动,或许,真的可以让自己轻松一点。

  

  指尖微微发凉,像碰到晨露,他回过神来,一切如初,漫天繁星还是遥遥地挂在不知道多少光年外的远方。

  

  「你不怕我真的毁灭世界?」

  

  ——你不会的。

  

  「为什么你这么笃定?」

  

  ——因为你不会说谎,和以前一样。

  

  「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离开。」

  

  ——你会明白的。

  

  「我大概是疯了。」

  

  ——不,你没有,只是出了一点小问题。

  

  「你明明不在。」

  

  我却无数次对着虚无讲述一切。

  

  ——我在,我一直都在。

  

  

  7

  

  叶选择从世界上消失。

  

  他没有死去,只是无法被认知。

  

  这样的事人类办不到,所以他选择从神明那里窃取技巧。趁着神明还在襁褓之中,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时候能从这里出来?』

  

  没有形体的神明,在生命维持装置中吐露不满。

  

  「大概要等到你可以适应肉体之后。」

  

  计划书是这样的说的,只是既定的内容在日程表上一拖再拖。作为非主要负责人,叶只能按照原本的规划解释。

  

  『大概?』

  

  神明对这样暧昧的回答感到不满。

  

  瞬间,研究室内的仪器警铃大作,紧促的警报声配以闪烁的鲜红灯光,所有在工作岗位上的研究人员都进入临战状态,指挥和汇报声汇合在一起,嘈杂不堪。

  

  再这样下去,不消片刻,研究室就会被夷为平地,只剩下一块深渊,他们连同周围的土地一起彻底消亡,地图上会出现一块莫名的黑洞,就像这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事物那样。

  

  「也不用这么生气吧?大家都在努力。」

  

  『鞭笞他们一下不是更好?』

  

  「我觉得会适得其反,他们会更畏首畏尾,人类可是很胆小的。」

  

  叶一点都不认为对人类做出这样的解释有什么不好,人类正因为胆小,才学会步步为营,才存活至今。

  

  『你胆小?』

  

  神明毫不掩饰他的质疑。

  

  「我很胆小啊,不过你是个例外,代号『GOD』。」

  

  叶将手贴在生命维持装置上,这个装置里没有液体,也不是空气,而是无数电路,神明的灵魂寄宿其中。

  

  「差不多了吧,大家都吓坏了。」

  

  『哼,没出息。』

  

  神明停止了恐吓。

  

  刺耳的警报总算停下来,耳边似乎还萦绕着那个声音,所有人如释重负。

  

  有人朝叶递去一个复杂的眼神,叶回以灿烂的笑容,那些人只好表情莫名地投入工作之中。

  

  

  

  8

  

  『我爱你。』

  

  突如其来的告白却没有让人感受到应有的甜蜜,叶苦恼地坐在生命维持装置前,双手抱着膝盖:

  

  「可是那是病毒造成的错觉。」

  

  没想到到了最后关头,他们居然被叛徒摆了一道。

  

  神明诞生之时,没有任何目的,没有任何恶意,焦化的土地上有人失去了生命。巨大的光束穿透云霄,连固体都瞬间升华的高温下,那个人尸骨无存,而为了掩盖事故,国家甚至剥夺了那个人的存在证明。

  

  查无此人。

  

  这是对那个人一生最大的讽刺,而深爱『无名氏』的某人,蓄谋已久,然后实施了报复。伴随着一声枪响,他吐露出来的狂言,让所有人都为止震颤。

  

  他疯了。失去爱人的他早就疯了,所以他也要让世界陷入癫狂。

  

  拥有无上能力的『GOD』感染了未知的病毒。

  

  神明接下来会做什么,无人知晓。

  

  国家先下手为强,想在神明展开行动前终结一切,可惜为时已晚。

  

  『我爱你。』

  

  神明在血泊之中,一字一句地说出这句话。

  

  如同带刺的有毒藤蔓,一点点地绞紧猎物。

  

  「那个……我刚刚说了——」

  

  血腥味冲得叶快要呕吐,白色的大褂上溅上斑斑血迹,他还抱着一线希望,希望神明可以恢复神智。

  

  『我说,我爱你。』

  

  神明已经开始不耐烦,他望向墙角瑟缩的幸存者。

  

  「好吧,我知道了。但是在我接受之前,你需要答应我三件事。」

  

  叶妥协了。

  

  『可以。』

  

  「第一,你要听我说一个故事。」

  

  『很长吗?』

  

  「不会。」

  

  神明默许。

  

  「第二,不要杀人。」

  

  『我办不到。』

  

  「……」

  

  叶的目光落在神明所在的装置上,用要刺透金属一样的锐利眼神深深地凝视,就像要看穿神明的魂魄。

  

  『我办不到。』

  

  神明重复道,语气之间没有任何起伏。

  

  「那至少,不要让世界失去未来。」

  

  叶咬着下嘴唇,他从来没有现在这样不甘心过,最让人难受的是没有可以怪罪的人。

  

  『……』

  

  神明陷入短暂的沉默,他渴望毁灭,尤其是毁灭叶身边的一切,一切在他看来碍眼的事物。

  

  「答应我。」

  

  一旦神明做出承诺就不会反悔,叶很清楚这点。

  

  『好。』

  

  「第三,给我一天时间。」

  

  『不行。』

  

  神明下意识地拒绝。

  

  「我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你能做到什么?』

  

  神明傲慢地质问,叶能做到的事,他也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做到。

  

  「我会归还你的身体。」

  

  神明的身体本该被国家在第一时间销毁,由于被封锁在最高等级的警戒区,即使明白就在眼皮底下,神明也无法入侵。

  

  『我等你。』

  

  对拥有绝对权力的神明来说,一天算不上什么,面对极大的诱惑,神明选择退步。

  

  此时的神明还不知道,这就是他的败因。

  

  

  

  「我们来说说故事吧。」

  

  

  

  9

  

  「你出生就有这么强的能力,以至于你的身体无法承受,等你的大脑发育成熟,就可以回到自己的身体内。」

  

  这是原本的计划。父亲在走投无路之下,和拥有研究资源的大人物达成协议。

  

  虽然这个计划对国家而言,无非是制造出一个可控操纵的终极武器。但是对叶来说,结果就是一切。

  

  只要这个人不会轻易死去。

  

  『……』

  

  神明的思考逻辑被无形的巨网黏住,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限制。

  

  「你不是制造物。」

  

  『无法理解。』

  

  神明并非全知全能,身为人类的部分被杜撰的故事占据,除了近乎偏执的感情,让他勉强能和机械划清界限。

  

  果然还是不行吗……叶深深叹了一口气:

  

  「没关系,你记住这句话就可以了。」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叶如此祈祷,脸上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神明看着他,不存在胸口仿佛有什么要破壳而出,他情不自禁地说出:

  

  『我爱——』

  

  「现在不要说出来,至少现在,不要。」

  

  叶打断他的话,眼眸垂下,遮住他眼中流转的情绪。

  

  扔开被鲜血浸湿的白大褂,每走一步,脚下黏腻的触感就让他全身发麻,到操作台的距离不远,却让叶感到虚脱,他咬着牙输入一串代码。

  

  【权限已确认。】

  

  【代号『GOD』项目进入最终环节】

  

  【请再次确认。】

  

  数据已经被人为修改,叶将手掌按向屏幕中心,结合对虹膜的扫描,他在短时间内可以篡夺最高权限。这是从神明那里偷学来的,就算是神明自己也还不明白要如何使用。

  

  隐藏的舱室打开,沉睡已久的躯体在营养液中露出安详的神情,没有修整的长发随着气泡的上升在水中沉浮,从中隐约能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你自由了,好。」

  

  『好?』

  

  「这是你的名字,麻仓好。」

  

  神明透过摄像头看向地上那件血衣,胸口的名牌依稀可见,上面写着『麻仓』。

  

  『麻仓好。』

  

  神明念着自己的名字,相同的文字有着截然不同的分量。

  

  

  

  10

  

  「你的故事,只说了一半,不是么?」

  

  莲从角落里把惊吓过度的万太拎出来,对叶的做法不甚赞同。

  

  「没办法,就算说了,现在的好也理解不了。」

  

  「你们兄弟俩都一样,让人操心。」

  

  「抱歉呢。」

  

  「要道歉的话等结束之后再道歉,下次麻烦多一点诚意。」

  

  「啊哈哈……我会注意的。」

  

  「叶,你确定要这么做?」

  

  故事回转到开幕。

  

  

  

  11

  

  就让他踏上追寻之路吧,那是永无止尽的旅途,时间会告诉他们答案。

  

  人类啊,就像你说的一样,很狡猾。

  

  一日之约,抱歉,他要毁约了。

  

  「不要输给区区病毒啊。」

  

  叶低声喃喃,他知道在这之后,他会消失。

  

  从所有人的眼前,从世界的可视范围内,但他还存在着,只是没有人能再注意到他。

  

  刚苏醒的神明并不知道如何运用所有的能力,从好那些分析出来的办法,讽刺似的用在本人身上。

  

  只要对麻仓叶进行观测,这个人就会不复存在,就像隔着帷幕看到的投影,当撩开那层遮蔽,又什么都看不到。

  

  即使是这样挑战世界规则的命题,也可以办到,不愧是『GOD』。


  他已经不想再听到从神明嘴里说出的虚假的谎言。

  

  

  

  12

  

  「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要到我们胜利的那一刻。

  

  「那是什么时候?」

  

  ——我们会赢的。

  

  完全答非所问。

  

  「这次不说大概了?真不像你。」

  

  ——因为我相信你。

  

  「你为什么要相信概率那么低的事?」

  

  神明在逐渐变强,他已经可以明白世间的许多事,包括他身上的病毒,就像被破坏免疫系统之后被病毒感染,对恶意的增殖和侵略,神明束手无策。

  

  ——你计算过了?

  

  「嗯。」

  

  ——结果呢?

  

  「0.00512%」

  

  ——总比0好。

  

  ——而且就算计算结果是0,我也会选择相信你。

  

  「我不明白。」

  

  ——如果有一天你相信我在你身边,你就会明白。

  

  打破机械式的思维,麻仓好才能成为完整的人。

  

  只有人才会相信不可能之中的可能。

  

  神明孤独地守在荒废的研究所,坐在生命维持装置旁,陷入思索。

  

  不可见之人在他的身后,一线之隔,只要稍微向后靠,就能靠在神明寂寞的背影上。

  

  『我不明白。』

  

  ——你会明白的。


  他扬起和神明相似的面庞,月光穿过他的眼睛,那双眼睛被月色染上霜白,或者说,那仅仅是月色。

  

  


  13


  ——有时候我都会怀疑,自己是否存在。


  ——如果不是你一直和我说话的话,我大概会丧失自我。


  ——明明从一开始相信不存在之物的人是你,却花了这么久才明白。


  ——真是一步险棋呢。


  ——还好。


  

  

  14

  

  「好,你有没有想过,是什么让你做到这点?」

  

  「你觉得呢?还能是什么。不如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非要躲起来。」

  

  叶的所作用咬牙切齿来形容都不为过,好不止一次想象过他们重逢的场景,都少不了『打击报复』这一项。

  

  把世界都弄了个翻天覆地,他们却在这里讨论这种不痛不痒的问题。

  

  「你能找到我面前,就说明你知道我们的事了对吧?」

  

  为了以防万一,叶决定尽量观察好的一举一动,但是比起不需要休息的好,他的体能就算在普通人里还算得上不错,也不能二十四小时紧盯不放。所以错过的细节,还是该好好确认的。

  

  从始至终,叶就没有离开一步。


  更甚的是,他一路都寸步不离地跟在好的身后。

  

  只是他入侵了包括好在内的所有人的大脑,没有人察觉得到他。这是一种特殊物理干涉,不成熟的技术也蕴含着隐藏的风险,不到最后一步,他也是不愿意尝试的。因为这个试验中的项目,可逆这一部分,还处于尚未确定的状态。

  

  也就是说,他可能真的永远被世界删除,直到死亡。

  

  不过现在的好还能听到他的声音,就证明这种对大脑的修改,效力已经开始下降,算是个好兆头。

  

  「因为你一定会阻止我修改你的大脑啊,所以只能躲起来研究了。」


  叶无奈地拨拉头发,虽然没人能看到他的小动作,习惯却已经深入骨髓。


  就像看着这个人东奔西走,就能忘记自己已经被世界排除在外,他甚至没有感觉到何为孤独。

  

  「那是你先骗我。」


  毫不留情地拆穿,好对着某个方向投去了不满,莫名地觉得对方露出了无辜的模样。


  火大。

  

  「哈哈……」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被对方瞪着的感觉,叶心虚地移开视线。


  「如果不这么说的话,我们担心会你的情况会急转直下,毕竟那个时候你的脑子里就埋下了定时炸弹。」


  让好追逐着某个目的,无暇分身,对延缓人类的毁灭来说,是最好的做法。


  权宜之计却被记恨到现在,现在想来也真是不可为。

  

  「你就没想过把原委告诉我,然后一起想想解决的办法?」


  他把自己当做人工智能的那些年,现在回忆起来完全是不堪回首。

  

  这并不是让你知道原委就可以解决的……


  叶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其中的缘由,稍微沉默了一会儿,才接上了好的话:


  「我一直以为,你的感情就是那个BUG的证明。」


  在这个前提之下,和好的一切接触,都会被归纳在虚假之中。因为一切都可能是让对方掉以轻心的戏码,他们并不是对等的,也不是可以信任的。

  

  「所以你现在相信是我自己的感情了?」


  本来烦躁不耐的人,突然心头一颤。


  无数次的告白,都没有得到回应。

  

  这个问题,他一直没有得到答案,在快要触及答案之时,有什么难以抑制的情绪呼之欲出。


  人类的感情过于复杂,无法用数字和词汇来概括,好皱着眉头,他还不习惯这种『主观』。

  

  「恩。」


  叶点点头。

  

  然后加上一句不解风情的话:

  

  「不过你还是先把自己的BUG清除了比较好。」

  

  那样的话我也可以去寻找回归这个世界的办法。


  叶捉住好的衣袖,即使会被大脑欺骗,但他在这里即为事实,毋庸置疑。


  好准确无误地牵起叶的手,看向他。


  在那个刹那间,叶几乎要以为施加在自己身上的『魔法』失效了。


  「我爱你。」


  被重复了千百次的告白,从第一次到今后的无数次,都没有参以杂质。

  

  被无限延伸的一日之约,迎来终结。


  「嗯。我也是。」


  


  15


  「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啊……」


  叶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抱怨。


  「现在。」


  「啊?」


  「我说现在。」


  「好厉害啊,神明大人。」


  「做好心理准备了?」


  「唔、什么意思?」


  「毁约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那我再考虑一下?」


  「不行。」


----

之前实验的时候写的一篇,伪轻小说文风,不过相当微妙,大家将就一下。

清明·玄鸟至的下我还是没写完,这篇就当补偿吧……

每次下篇都这么长,好气啊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