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东方既白 6

  6

  

  【叶,你想打倒魔吗?】

  

  伴随着心脏的鼓动,微弱的电流回溯在神经网络之中,有什么在叶的血液中低声问询,又像是蛊惑。

  

  可是这不是来自某物的蛊惑……因为它太蹩脚了,通常它们应该精准地辨别出人类的软肋,然后对准弱点,用冰冷地钢刀刺入脆弱的软肉,当人们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连哀嚎声都发不出来的时候,再露出和蔼的笑容,披上救世主的伪装,将绝望之人从亲手炮制的深渊中拯救出来。

  

  这才是值得夸耀的做法,也是最具成效的做法,更是最无情的做法。

  

  【想。】他想。

  

  怎么会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他无法道出谎言,简短地肯定即是他的真心,也是他的决意。

  

  即使提问的人十分蹩脚,也没有抓住整件事情的重心,叶仍旧放出了肯定回答。至少那个提议也是达成目的的手段之一。

  

  【我的愿望是守护这个世界,我们可以合作。】依附在叶血脉中的存在,正义凛然地阐述起自己的使命。

  

  在他看来,毫无保留地为了人类的未来拼搏至此身湮灭,不仅是崇高的做法,更是人类种族延续至今的不二法门。

  

  它尊重每一位与它共同奋战的斗士,他们将自己的鲜血撒向一抔黄土,只为浸润土地,以便能开出朝着明日绽放的花朵。

  

  人们总会选择让自己成为历史的食粮,胜利的奠基石,这样令人钦佩的的精神,它又怎能无动于衷?魔可以嘲笑世间万物,恣意作乱,以他人的悲伤为乐,它也绝不允许魔践踏人类闪耀着光芒的灵魂。

  

  【我拒绝。】真是不得要领的家伙啊……叶有些无奈地想。同时一口否决了对方的提议。

  

  其实在一切开始之前,叶就有过构想,其内容甚至包括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的彼端究竟意味了什么。毕竟凭依在他血脉中的某物,若是象征人类的一侧,那么他能与那诅咒一般的东西一心同体,友好共处吗?

  

  看来是不能了。

  

  除去他们都想与魔所构筑的未来想抗争,剩下的没有半点相似,不如说根本不存在沟通的余地。迥乎不同的出发点,这股力量绝不会随他所欲而动,这是叶在历经错误觉醒之后最为深刻的认知。

  

  再结合眼下对方的提议,叶不做他想,断然拒绝。

  

  【……什么?】它第一次遇到回绝自己的人,一时之间难以相信自己感知到的答案。它与宿主的同步是不是因为错误觉醒而出现了问题?导致此刻接收到错误的回复,它和宿主本该齐心协力面对强敌。

  

  错误觉醒并非它有意为之,彼时的它还尚未从沉睡中苏醒,无法对外界的任何事情指手画脚。

  

  自认找到症结所在的它开始自检,以求修复横亘在二人之间的隔阂。

  

  至少赶在魔看腻这出戏之前。它永远都无法揣摩魔的想法,就连对方为何不在此时一举将他们击溃的理由都不明白,它只知道,魔永远都随心所欲,既然不愿从他们的破绽下手,它自然不会反向给出提示。

  

  【我只在乎一个人,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它的小动作没有逃过叶的眼睛,两者已然融为一体,他们的观感就在某种程度上是互通的,看着居于血液中的“东西”,叶不忍让它无果地忙碌下去,只好叫停。

  

  他想打倒魔,为了一己私欲。

  

  人类如何,世界如何,未来如何……

  

  他的心脏只有一拳大小,哪里装的下那么多东西?

  

  【……】自检戛然而止,游走周身,大义凌然的宣言也顿时偃旗息鼓。

  

  血液悄无声息的流动,仿佛两人的联结在一瞬间断开。

  

  “别这么说嘛,你让它都接不上话了,多可怜啊,这东西还第一次遇到你这么食古不化的人呢。”魔在一旁乐不可支地插话,它们争夺这个世界无数次,虽然那些故事偶尔有些新意,但却没有彻头彻尾的不同,实在有些乏味。

  

  让那家伙吃瘪的人,叶,你可真是开天辟地第一人呢。

  

  “你听得到?”叶惊骇不已,他没料到魔连这种事都办得到。


---

傻屌写多,来点这个综合一下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