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string-line Tel:1

  1


  好饿……


  狭小的封闭空间之内,他只看得到川流不息人群。


  时空的洪流永远是博大而不曾停息的,被囚禁在超脱历史轨迹的地方,仅仅是个孤岛,被神明遗弃的休止符。


  真的好饿。饥饿感会让饥饿萎靡,叶静静地蹲坐在地面,天马行空地想着解决的方案。


  透过玻璃看向走马灯似的画面,有个人却在繁杂的色彩中投下阴影。


  或许是时候去吃点什么了。这么想着,叶推开阻隔在动静之间的门。


  


  2


  这是适合烘托悲凉气氛的阴天,秋风瑟瑟,呼啸着压垮人群散发出来的悲哀。


  围绕在新建成的墓碑周围,年轻的或年老的人都擦拭着逝去带给他们伤痛。拥有着回忆的他们在哀悼,惋惜再也不能出现在眼前的生命。


  看来自己的出现真是不合时宜呢。悻悻地叹气,远远注视着那彰示寿终正寝的享年——或许还是离开的好。


  “请问您是不是麻仓好的亲戚?”一个男人发现了叶的存在,要是是客人的话,还要告诉麻仓家的人才好。


  这位不知名的来客有着和麻仓家的人十分相似的容貌,有了大致的猜想,就随口问了一句。


  “嗯……算是远亲吧。”叶不忌讳地说出了谎言。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走进一点呢?”其实男人注意到叶有些时候了,之前只以为是来祭拜他人的路人,就是看他一站就站了很久,才去搭上了话。


  只是站着,流露出他完全无法理解的神情,男人忍不住多问了几句。


  叶笑笑,透过那隆坟茔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因为事先不知道麻仓好先生去世的消息,所以穿着便服匆匆赶来,要是这个样子过去,先生的家人或许不会太愉快。”


  几世前才有瓜葛的血亲,要说关系深厚确实不太可能,而且像麻仓那样的大家族,说不定曾经还有过什么纠纷,作为子嗣不好便装过去也是自然。


  男人理所应当地用自己的想象理解了叶的解释,点点头,示意理解。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麻仓好先生生前的事吗?”那具烧成灰烬的骸骨什么都没有剩下,熟悉的容颜竟然没来得及看到,他在无垠的等待后的得到的结果,至少希望能用他人的语言来充实,“我的先辈同麻仓好先生早年离散,现在好不容易找到……”


  详细对方懂得其中含义,叶清楚不必再做多余的说明,好不容易来这里一趟,再不济也要带回关于麻仓好的讯息给所谓的“先辈”。


  “老人家的一生过的很好,儿子和儿媳都很孝顺。”男人安慰般地简短概括了他的一生,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可以平息一下来客极力掩藏的某种思绪。


  那种思绪,在男人看来,是种可以将人逼到崩溃的思绪,不然少年也不可能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那就好……”叶认同地点点头,同时,那有时某种决意,“我想家里的先辈听了应该会很高兴的。”


  得到这个结果,离开也可以了吧。


  这里……或者说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联了。


  “不过啊,他们都传言麻仓好的儿子不是领养而是私生子。”男人觉得气氛有些憋闷,就谈论起一些别的事情来,只是简短的一句话未免太过怠慢,絮絮地接着说道,“给他取了个很奇怪的名字,但是后来长大了就没用了。”


  “名字?”心不在焉地回复,他只想尽快结束这种无意义的对话。


  回到自己该回的地方去吧。在这里和这些人牵涉再深,对叶而言,都和看一部编年体的叙事小说无异。应该说毫无兴趣还是索然无味,都不是必需要找出答案的事。


  “对啊,记得是‘叶’,‘树叶’的‘叶’。”不知道为什么来客突然惊讶地望着自己,男人有一点眉目,或许有这个可能性,“所以很多人就在猜是不是和那个小孩的母亲有关系,到头来也没人明白他终生不娶到底是什么原因。”耸耸肩,听说麻仓好年轻时候还很受女人欢迎。


  “……”叶抿了下嘴唇,想说什么却无从说起,只是喃喃自语,“原来他没有结婚啊……”


  “是啊,还以为你是知道的。”男人接过话,看来自己的推测有误。刚刚看他那么惊讶,还以为“叶”这个名字和陌生的来客有什么渊源,结果对方的重点没放在那事上,多虑了啊。


  这倒也是,本来就还有个说法。麻仓好很喜欢“叶”这个字,留给自己儿子做了名字后又觉得哪里不对,所以就改名了而已——人都有个喜好问题,喜欢个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叶朝男人礼节性地微笑,微微鞠躬做出道别:“那都不重要,只要他过得不错就好,谢谢你的帮助,我会转告给先辈的。”


  热心的男人爽快地拍拍叶的肩,说着都是缘分,然后转身回到了刚才故事主人公的身边。


  


  3


  压抑的阴霾没有散去的迹象,叶知道已经走出了所有人的视线,回望了枝桠上喑哑着的乌鸦,做出了一个手势,推着一扇凭空出现的门。


  没想到这次晚了一步……自怨自艾地蹲坐回地上,浪费了这么久的等待,确实太可惜了。


  悄无声息关上的玻璃门之外,一如既往是分辨不出实态的杂乱影像,总觉得有点失望。


  又要重头再来了。


  “啊……”叶的表情突然有点扭曲,心中的悔恨更是叠加了不少,他居然会忘记那么重要的事!


  他……什么都没有吃就回来了啊……


---

“葬礼”篇

最近要准备一篇比较长的东西,发点旧物混更(x

当年 @熊猫酱 总结的设定和插图在这里

以及一个其他章节的短漫

其他的可以自行去这只微博搜关键词【电话亭】

评论(1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