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守护 17

  “你管这叫‘只是想去你那儿’?”好一手扣住叶的下巴,食指和拇指正好捏住他柔软的脸颊,有些滑稽,有些……让人不太愿意承认的可爱。

  

  他的叶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像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

  

  可是无论与之斡旋的王族还是近身服侍有短时日的水馒头,都明白叶不是看上去那么单纯,就连前任大祭司早在多年前就领教过叶的过人之处。

  

  凡事都看得十分通透,人类的生存模式与人心所向,叶就像天生可以读懂这些,看似随波逐流的做事方式之中,又潜藏了无数隐晦的心思。

  

  就是这么个说得上被王族忌惮的人,为什么会在此时此刻说些口不对心的话?

  

  “怎么了?”好皱着眉在思考的时候,并没有把施虐的手拿开,导致叶的发言含混不清。

  

  对上好的质问,叶的瞳孔里只有澄澈的疑惑,他是真的没有拿捏到好的重点。

  

  原来是这样……茅塞顿开。一直以来萦绕在好心头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

  

  他甚至为了这个答案不惜与双子星上的那群家伙达成协议,也非要下来问个究竟,现在想了想也真是够蠢的——不过一切都应该归咎在某个更蠢的人身上。

  

  “不怎么,我真是才发现你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聪明。”

  

  好身上紧绷的气氛顿时松散,剑拔弩张的模样也不复存在,原本他是想用这种做派对付不愿意老实交代的人,可是兜兜转转才发现,那人根本不是故意虚以委蛇。

  

  所以诸如此类的准备也免了罢,预先设计的交锋擂台实际上是子虚乌有的游戏,任谁都提不起劲。

  

  叶有点儿不明所以,单纯对好山岚来去突然的架势有些奇怪,也不知道为什么又扯到自己身上:“你到底以为我是什么人啊?”

  

  他只是恰好有了一位守护天使的关照,除此之外好像并没有任何过人之处,如果环境适应性也算考核的一项,那他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习惯倒是可以说道说道,或许可以表演一个天崩地裂前继续吃蜜柑的绝技?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