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Blowin' in the Wind

实际上已经是很多年前写的东西了,不过一直没写完,删掉了一点难懂的东西

形器不存那句的原文是“形器不存,方寸纳海“,很有意思的一句话


Blowin' in the Wind不是Bob最受欢迎的一首,但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

Bob Dylan,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与其说是歌手,不如说是个诗人

 

Bob Dylan在给他在纽约的第一任女友Suze Rotolo的信中这样写道:这儿什么也没发生.狗在等着出门,贼在等着老妇人,孩子们在等着上学,条子们在等着揍人。每个人都在等着更凉快的天气,而我只是在等你。那些美好就在我们身边,但却没有被留意……

有好有坏,才是普普通通的人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又一直在诞生许多故事和未来。和叶眼里世界可能意外的合拍。

实际上叶的偶像可能是其他Bob吧,私心卖一把安利(笑


---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

  

  才能称得上男子汉?

  

  

  

  无论经历多么悠久的时间,我们都只是孩子吧,哪怕我们的任性将整个世界都卷了进来,怀着或善或恶的愿望,去改变世界。

  

  看上去,那是有结果的改变。

  

  我胜利了,你失败了。

  

  明明是这样才对。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你疑惑地问我为什么,我却觉得,你早就明白了原因。

  

  我亲爱的半身。

  

  我知道,你是明白的

  

  *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一只白鸽要飞越多少片海

  

  才能安歇在沙滩上?

  

  

  

  我一度死去。

  

  又从地狱深处回归。

  

  是憎恨推使吗?我想这只是许多理由中的一个,过了太久太久,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理由就被渐渐忘却了。

  

  那都是些,最不应该被忘记的东西吧。

  

  轮回之后依旧没能明白这一点。

  

  知道在汇聚世界一切的地方,安憩于此,才终于发现了长久以来的争斗是多么徒劳。

  

  就算不去理睬,人类也会走向相同的结局。

  

  原本以为,只要建立一个只有通灵者存在的世界,所有的纷争就会消止,现在总算可以理解,这样的想法到底有多天真。

  

  通灵者是既不普通,又十分普通的,普通人。

  

  “想要扭转这个局面,其实是因为你对人类的爱吧?”叶这样说。

  

  真是让人火大的说辞,好像他看破了一切,然后用云淡风轻的口吻去笑话一直努力的人,不带任何恶意。

  

  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仅仅是个未脱稚气的少年,却时常将自己当做孩子,不可理喻的家伙。

  

  “真是温柔的人啊。”叶还在絮絮地说着惹人烦的话。

  

  但是却讨厌不起来。

  

  如果,很久很久以前,也遇到这个人的话——

  

  就可以长眠地下了吧。

  

  好如是想。

  

  *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炮弹要飞多少次

  

  才能将其永远禁止?

  

  

  

  人类的本能中被埋下了纷争的种子,种子在丑陋感情的浇灌下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开花结果。然后再度埋入另一个人的灵魂深处。

  

  活着的人痛苦不堪,而那就是活着。

  

  只要活着,就无法跳出这个漩涡。

  

  死去的人爱莫能助,他们无法跨过那道界限,他们已然逝去。

  

  从活着的人的世界中死去,直到有一天,从活着的人的心中死去。

  

  魂归故里。

  

  又是从头再来。

  

  人类从来不懂吸取教训。

  

  “正因为这样,人类才变得有趣。”

  

  这个人,是认真的吗?

  

  不由得皱起眉头,这样不负责任的说法真的让人充满了不信任。

  

  如果让他当通灵王的话,说不定反而会加速某个种族的灭亡吧?因为溺爱。

  

  这个人,又是认真在想。

  

  生命为了生存的斗争本能,并不是什么需要诟病的情绪。

  

  “如果没有人类的话,世界也会无趣的吧。”

  

  大概。

  

  *

  

  How many years can a mountain exist

  

  Before it is washed to the sea

  

  一座山峰要屹立多久

  

  才能回归到大海?

  

  

  

  时过境迁,世界有很多东西发生了转变,唯一不变的是,孓然一身的自己。

  

  有许多宣誓效忠的同伴,在被人群簇拥之中,也感受不到温暖。在他们心中,ハオ必须站在无法企及的地方。

  

  于是再也没有人呆在他的身边。

  

  他也习惯俯视众生。

  

  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样高耸屹立的造像,总有崩塌的一天。

  

  不会把他和普通人区别对待的,是个被他拾到的,不谙世事的孩子。

  

  孩子总有一天会长大。

  

  然后再也没有人肯毫无顾忌地陪在他身边。

  

  “有什么不好。”笑着,平静地泡在温暖的泉水中,少年劝慰着同伴,欣然接受了不速之客的来访。

  

  会不会是因为温泉的温度太高,才融化了那颗被冰封千年之久的心呢?

  

  这就是他的半身吗?

  

  和所有人都不同的,只属于他的半身。

  

  真是个有趣的人啊。

  

  *

  

  Yes,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Before they're allowed to be free

  

  那些人还要生存多少年

  

  才能最终获得自由?

  

  

  

  人们被锢于地面,于是他们憧憬飞翔。

  

  当他们可以横跨天际之时,又发现自己被困于一个星球之上,于是他们又渴望朝着无垠的宇宙进发。

  

  亘古不变地追逐着仿佛近在眼前的自由。

  

  回溯,也是同样。或精神或物质,所有的流向都聚向同一分流口。

  

  舍弃此身,轮回于世。

  

  也未曾却下,肩头重负。

  

  自由为何物?

  

  试问长空,不得一语。

  

  *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And pretend that he just doesn't see

  

  一个人可以回首多少次

  

  只是假装他没有看到

  

  

  

  “船到桥头自然直。”叶悠哉悠哉地仰着头,怡然欣赏着云朵的去向。

  

  不知道这个人的思绪究竟穿过云层去向何处,通灵王也参不透这个人。

  

  心无旁骛,

  

  形器不存。

  

  这是个自由的人。

  

  让人无比歆羡。

  

  *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朋友,答案在风中飘荡

  

  答案在风中飘荡

  

  

  

  麻叶童子。

  

  麻仓叶王。

  

  未来王HAO。

  

  ハオ。

  

  SHAMAN KING.

  

  他的所作所为,是对还是错,有太多不同的声音在万千之风中消散。

  

  *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

  

  才能看见蓝天?

  

  

  

  长久以来,他抬头看到的,都是黑夜。

  

  没有人指引去路,一个人掌着灯,在崎岖的道路上行走。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那片黑夜依旧。

  

  只是不知何时缀满了星辰。

  

  *

  

  Yes,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一个人要倾听多少次

  

  才能听到人们的呼喊?

  

  

  

  听到太多人的呼喊,并开始厌烦。

  

  却,放不下。

  

  无论如何都放不下。

  

  摇摇欲坠的危楼里的孩子,战火中坚守正义的男人,被遗弃在角落骨瘦如柴的婴儿……

  

  再见了,人间。

  

  *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Til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要牺牲多少条生命他才知道

  

  太多的人已经死亡?

  

  

  

  他知道。


  2000年,成为了通灵王的人,冷眼看着世界。


  世界在不断重复同样的罪业。


  2500年,新的通灵王会诞生。


  但是人类啊,你们以为自己还能撑到那个时候吗?


  

  

  *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朋友,答案在风中飘荡

  

  答案在风中飘荡

  

  

  

  “怎么样,Bob的歌好听吗?”

  

  “还不错。”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