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Lose sleep

  1

  

  有什么在生根发芽。

  

  以记忆为土壤,梦境为食粮,茁壮成长。

  

  伴随着与日俱增的焦灼感,不止一次从梦中惊醒,却在睁眼的刹那,完完全全地忘记了恐惧的模样。

  

  叶觉得自己应该是忘记了什么,于是每当从梦中醒来,他会彻夜彻夜地发呆,直到破晓降临,才不堪疲惫地松懈下来。

  

  

  

  2

  

  “我觉得自己不是忘了一件事,而是忘了一个人。”

  

  “你在说什么傻话。”

  

  “……我是认真的。”叶捧着苦涩的咖啡,极不情愿地把它们喝下肚,要说的话,他还是更喜欢甜的东西。

  

  “在我看来你是严重缺乏睡眠,说胡话而已。不行的话就滚回去补觉,别把我这儿的盘子给摔了,旷工的罚款我会从你工资里扣。”安娜不觉得留着个打瞌睡的打工员工有什么好处,反正该扣的钱还是要扣。

  

  “唔……”

  

  “到底怎么样?”

  

  “我会好好工作的。”再被扣工资的话,这个月就不能买Bob新出的专辑了。

  

  

  

  3

  

  “你们觉得我有没有杀过人?”

  

  “怎么突然问这个?”久不露面的朋友特地约他们出来,莲明白肯定出了什么事,但还是被这样莫名的问题问的措手不及。

  

  “对啊,这可不像你啊叶。”霍洛霍洛在旁边打岔,不出意外被莲瞪了一眼。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突然想问。”叶看向自己的手心,握住日本刀的感觉太过真实。

  

  “据我所知,没有。”莲双手抱胸,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你问这个,有什么理由吗?”

  

  霍洛霍洛看向一脸正色的莲,没敢再嬉皮笑脸。

  

  倒是叶换上了轻松的笑容,不自觉地握拳:“我觉得我好像杀了谁,然后他就消失了。”

  

  “我说叶,你是不是做噩梦了?看你脸色不太好,有的梦确实会很真实,不过不要被它迷惑。”霍洛霍洛大力拍着叶的肩膀,以示鼓励。

  

  “嗯,说的也是。”这个话题还是到此为止吧。

  

  “叶。”

  

  叶抬头,看到莲正皱着眉头。

  

  “这件事,相信你的直觉就好。”

  

  “谢谢。”听到莲的话,叶无声地叹了口气。

  

  那股压抑感似乎少有退却,让他可以获得一丝喘息。

  

  *

  

  等到叶离开,霍洛霍洛抬头,望向秋季过于澄澈的天空。

  

  “莲,你那句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别这么见外嘛,给我说说。”

  

  “……”莲只想一刀劈过去,可惜他并没有刀。

  

  “好吧,我先说。”霍洛霍洛示弱,稍微酝酿了一下,“我们应该有一样的感觉,但是之前还不太确定,所以叶问起的时候我才没说。”

  

  没错,是强烈的违和感。

  

  莲没有马上回答,冷静地等霍洛霍洛继续说下去。

  

  “很多东西都好像产生了变化,不过我说不上来。”

  

  “看来你还没有蠢到家。”莲毫不留情地打击着自己的朋友。

  

  “喂你——”霍洛霍洛自然想讨个公道,却被莲接下去的话堵住了。

  

  “至少我应该是杀过人的。”莲牵动嘴角,那是一抹冷笑。

  

  

  

  4

  

  “叶,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会儿?学校那边我会帮你做笔记的……”

  

  “我没事,谢谢你,万太。”叶打着呵欠,他很疲惫,但就算闭上眼睛休息,他也没法入眠。

  

  “那好吧……”


  万太沉默地吃着豪华便当,他的朋友仍旧在旁边发呆。


  “万太,如果忘记了一个人,要怎么才能想起来?”万太博览群书,说不定能从这里得到什么提示。


  “我想想,如果真的忘记得很彻底的话,一般是没法通过表面特征回忆起来的。大部分人可能会从外貌入手,其实那是最难记住的,所以可以试试从其他方面切入。”


  “从其他方面?”


  “任何细节都可以,说话的声音,语气,口癖,如果是曾经很亲昵的人,甚至可以从气味、体温入手,这样的细节越多越好。”暂时只能想起这些,万太解释得很详尽。


  那应该是个和自己很像的人,同时又是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


  “我知道了,你懂得真多啊,谢谢啦。”叶将万太说的话仔细地记下,总算想起现在他需要打开便当,不然午休时间就要结束了。


  


  5


  “叶,我又查了一下白天讨论的话题,书上说还可以想象他现在在这里的话,会说什么,随意发散思维就好,因为有时候你的潜意识会帮你记住一些你并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叶刚洗完澡回到房间,就看到手机上发来的邮件。


  将毛巾搭在自己的肩上,头发上的水一滴一滴地滴下来。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


  “真渺小啊……”不知道为什么,叶突兀地说了这样一句话出来。


  不不,这也太狂妄了吧?到底什么样的人才会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啊。叶不由得轻笑起来。


  不过他马上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陌生人。


  陌生人用那张和他极其相似的脸,做出了十分复杂的表情,说道。


  “你总算开始想起来了吗,叶。”


  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兴师问罪。


  “想把S·K的位置让给我,又不希望我伤害人类,你的想法太天真了。”


  陌生人伸出手——


  然后狠狠地敲在叶的头上。


  


  6


  “还没有想起来的话,不如我再多来几下?”


  “不……我想起来了,真的……”叶揉着头上的肿块,心有余悸。


  他已经想起来这位“陌生人”的身份,姓名,以及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这位目前的通灵王,麻仓好,之所以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全因为麻仓叶的一着不慎。


  “哦?那你不觉得该说点什么?”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叶自然是理亏的。


  正如好所说,他的想法太天真了。


  S·M·I·T 2000实际获得胜利的人是麻仓叶,但他最后却选择放弃,将一切交给麻仓好。


  毕竟他想要的是悠哉悠哉的生活,谁来实现他的愿望都没有区别,只要不毁灭人类,这个人就算是麻仓好也没问题。


  G·S虽然实现了他的愿望,但是这个实现愿望的方式简直让人啼笑皆非。


  好如愿以偿地成为S·K,那个世界却没有叶。


  而叶所处的世界,没有好,与S·K再无关联的他,失去了一切相关的记忆,就连世界的法则也变得和S·K毫无联系。


  并不能说任何一方的世界是虚假的,这只是个恶劣的玩笑。


  “大概G·S判断只要我在,你的生活就不可能悠哉吧。”好自嘲道。


  “会吗?”叶还没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如果我说会呢?”


  “呃、那麻烦手下留情?”

  

---

和 PAY FOR 是联动关系

实际上是昨晚洗澡的时候走神,结果耳朵进水,整个人处于脑子进水状态,然后产出的傻x文……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