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守护 18

  

  “是我的半身。”

  

  言下之意是……?

  

  “哈哈……哈哈哈……”叶突然就笑出了声,一点没有作态,难怪啊,他就说为什么好的态度那么奇怪,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不过啊,“半身”什么的,真是个悦耳的词,被贴上这一标签的叶眉眼弯成好看的弧线,好歹让自己那十分猖狂的笑声停了下来。

  

  旁边的好被他这几声笑弄得很是尴尬,已经拉下了脸,还好叶很有自觉地及时自制,否则就该他上手强行暂停了。

  

  “你——”好打算教育一下这个没规矩的弟弟,刚一开口,就被叶抢先一步打断。

  

  “我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叶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表情尽量缓和成平时那样,然后上下捏了捏,老实说他认为自己表现得无懈可击。

  

  “难道你有想过掩饰?”对好来说,叶的一切行为都在彰示一件事。

  

  叶并不喜欢人类。

  

  无论叶对人类表现出了多大的宠溺与同理心,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地包庇,都无法掩盖他内心深处的判断,在他满不在乎地褒奖人类的时候,就是他自发地与这个群体之间画上一道分界线的证明。

  

  而结论也很简单:人类这种生物根本就无可救药。

  

  “唔……至少不希望我的朋友们发现。”比如万太,又比如他在桥下初遇的那群伙伴,这些人都是他打从心底认同的人,不希望他们对自己的真心有任何误解。

  

  所以话是这么说,但叶确信自己不恨人类,只是不喜欢,异常单纯的“不喜欢”。

  

  契机么,或许是在他明白人类是怎样的生物的那一刻,他就明白无法对人类报以过多的期望,却也无法因此绝望。

  

  不……或许不是这么复杂的理由。

  

  一切都源自刻入骨髓、深入血脉的悲哀。

  

  “毕竟他们……是害死你的凶手嘛。”叶亮晶晶的眼睛里没有阴霾,他扑到好的怀里,正好撞了个满怀。

  

  叶永远不懂为什么会有忌讳双生子的文化,这种东西分明就是迷信,强迫母亲舍去肚子里的孩子们,而为了愚蠢理由死去的孩子们,在他们眼中连生命都算不上。

  

  可是麻仓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成为了能看到双子星辰的一员,前任大祭司刻意没有告诉他这个真相的理由,叶也不是不明白,有时候大家都会想要避开残酷的真相。

  

  即使猜到了前因后果,叶仍旧做了和师长同样的选择,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让秘密就此断送。

  

  人类的救世主们前赴后继地离去,并不是他们有多渴望拯救无数苍生,只是单纯地厌倦了孤独的俗事,想要回到另外一个自己的身边。

  

  这样做有什么错吗?

  

  叶无声地质问,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向谁发问。

  

  “既然你这么想,就不要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好拍拍叶的后背,没有再把人捞出来。

  

  他能察觉到叶的情绪,叶大概是不希望自己看到他现在的表情。他的弟弟只会在一种情况下撒娇,那就是是有所求的时候。

  

  明知道是这样,可做哥哥的又能怎么样呢?

  

  对麻仓好好来说,叶没有逼自己为了大义名分做不喜欢的事就好。

  

  否则他会揪着这一点让所有人体会一下什么叫绝望。虽然上面那群人又会乱成一锅粥,也挺让人心烦的。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