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守护 19

  对叶而言,好的误解根本就是一口从天而降的锅,正正好好地扣在他头上,他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好就凭借一些揣测给他安上了莫须有的“罪名”:“明明是你想的太复杂……”

  

  好伸手戳了一下叶的额头,:“不错啊,都学会抵赖了。”

  

  为什么好在说出这个评价的时候会那么愉悦,叶琢磨着他可能是在被夸,不过这个夸法怎么听怎么怪,让他有点哭笑不得。

  

  不过”抵赖“两个字更是吸引了叶的注意,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问题的话,自己应该和这两个沾不上边才对。

  

  对这个解开这个难题一筹莫展的叶,不等他提出疑问,好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并且在引用某句话的时候估计加重了口气:“你如果不在最后的祭祀上想什么‘可惜还没见过万太说的小酒馆老板的女儿’,你觉得我会跑这一趟?”

  

  叶该不会以为他来一次是什么容易的事吧?没有足够的理由,他当然更乐意在上面等叶自己送上门来。

  

  “啊?”就为了这个?

  

  叶惊愕得瞪大眼睛,都说祭祀的祈祷可以传递给这片土地的守护者,他一直把这事当做另一种迷信……咳,一种礼仪,没想会真有其事。

  

  欸,不对,好刚才似乎巧妙地曲解了他当时的想法。

  

  “我当时只是想‘可惜没让万太带我去他说过的小酒馆’……”老板和老板的女儿,他真的有想过吗?叶开始仔细回忆。

  

  不过那个地方的相关情报都是从万太那听来的,就万太的闲谈来说,也算是出镜率相当高的词汇,说不定自己一闪而过的念头里确实隐藏了类似的定语,看好那么较真的模样,他还真不敢一口咬定。

  

  “所以你为什么不去?”根本没有放下对人世间的挂念,还要装作无欲无求的模样,故步自封作茧自缚。好待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大殿里只数日,就乏味的不行,叶却始终没有离开的意思。

  

  好之前之所以会产生那样的误解,大致有几个原因,一是叶并不喜欢人类,二是叶在仪式中没有摒弃的心愿,三就是他至今还流连在这个无聊至极的地方。至于最后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理由,暂且不谈。

  

  综合各种信息与叶的反应,好只能得出“他的弟弟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而让他变成这样的是那群渺小的人类”的推论,叶很善良,所以确实做得出这样的选择。擅长将利己意志凝聚成名为“气氛”的枷锁,从而操控他人人生的人类,好认为这样的生物必须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那个……灾难不是还有几天就要降临了吗?”还没有忘却自己本职工作的叶,看到好已经忘记了这码事似的,突然担心了起来,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反悔了。

  

  好说歹说,这片土地养育了他们,这个国家也没有把他逼上绝路——虽然表面看上去也算逼上了绝路,不过他有自愿成分在,所以不作数。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