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守护 20

  

  “啊,那个。”看来叶是以为他们必须待在这里,才有办法守护这个国家,世间传承的与双子星有关的不少东西都有谬误,好知道归知道,倒也没想过纠正,只不过叶居然也被这些误导了,他该说清楚的,“那个在哪里都差不多。不过我之前告诉你还有几天灾难才降临,其实是骗你的。”

  

  好挑眉,原本端正的五官突然覆上几分邪气,任谁也无法从这张脸上看出符合“守护天使”几个字的气质来。

  

  “仪式在灾难前,我本来认为只要你避开就没问题,所以随便说了个日期。”看到叶呆呆的模样,好的笑容开始扩大,他本来就打算看人类自生自灭,在其中增加笑料提升戏剧性,算作余兴。

  

  “那日期……”到底是什么时候?明知道好没有打破约定的意思,叶的手心还是由于某种微妙的预兆开始出汗。

  

  阴暗的天空陡然被光亮劈开,最初只是一处隐约泛着橘色的光晕,但很快那个小点就疯狂扩张至几倍大小,很快灿烂的光芒就如同另一个太阳般,灼烧在四周的火焰犹如要将阴云一并点燃,人们陆陆续续地察觉到这道奇异的光,纷纷放下手中事务,抬头望向空中。

  

  那份预兆已经成为现实。

  

  骇人的陨石从天而降,不消多时,就会无情砸向这个国家。

  

  它像个怪物一样,直径不断扩大,仿佛要将这个国家的天穹填满,如果任由它如此落下,这篇土地上的生灵都将化作齑粉,碰撞产生的巨大能量会让一切湮灭。

  

  好背对着不断下落的灾难,缓缓吐露出已然显而易见的真相——

  

  “是现在。”

  

  他笑得灿烂。

  

  18

  

  叶没有说话,他很认真地盯着好,没有惊慌,没有放弃,只是安静地凝视着。

  

  他们是彼此的半身,他们很相似,他们都不喜欢人类……

  

  “真没意思。”好的笑容渐渐敛起,随着一声叹气,那不可一世的笑转变成亦真亦假遗憾,“我还以为你会求我呢。”

  

  两人的表情犹如有某种此消彼长的势头,那方的笑容刚退却,这方的笑容却慢悠悠地浮了出来:“我已经求过你了呀,哥哥。”

  

  除却前不久叶真的求过一事,这个称谓就是请求的一部分,谁都没有提过这件事,但都不约而同地这样认定。

  

  既然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是履行承诺吧。

  

  他们是彼此的半身,他们很相似,他们都放不下人类。

  

  好甚至比叶更在意人类的一举一动,如果说父母的打骂是一种鞭策,好的不屑也来自于一种高期待。

  

  火球就像吐着信子一样,舔舐着下方的空气,庞大的身躯会给人它已经位于极近距离的错觉,胆小的孩子已经吓得抱起头蹲在地上,而其他人也产生了周围空气的温度已经高得灼人的错觉。

  

  或许不是错觉,人们甚至开始考虑,他们的死因究竟是高温还是碾压。

  

  好举起一只手,空中顿时多出一道无形的屏障,与这道屏障相撞的陨石顿时火光四射,刺眼的白光闪电似的游走在屏障之上,在一瞬间将陨石包裹。

  

  所有人都悄无声息地盯着这一幕,虔诚的信徒已经双手抱在胸前开始祈祷,祈祷这个国家的守护天使会拯救他们。

  

  不,这一定就是天使降下的神迹,他们一定可以获救。陷入绝望的人们开始抓住最后的可能性,盲目地信从。

  

  然而陨石只在空中一滞,下落的势头丝毫不减,继续朝着大地陨落。

  

  “好……”叶轻轻念着好的名字,不自觉地捏住好的衣摆,他不怕失败,但是他担心他们再度分离。

  

  好神情倨傲,举起的手没有放下,另一只手则轻轻地握了握叶,这样的温柔与他此刻的气势南辕北辙。

  

  然后他握紧拳头。

  

  “咔嚓——”

  

  下落的陨石忽地裂开。

  

  “咔嚓——”

  

  “咔嚓——”

  

  裂开的陨石又继续分裂,碎成更小的碎片。

  

  碎片们持续不断地分化成更细碎的个体,很快天空中就落下来细密的小碎片,阴云被陨石冲破的空洞中,阳光汇聚成一束洒落人间,无数的碎片反射着耀眼的阳光,变成无数的星星点点,这是出现在白日的繁星,宛如美妙的幻梦。


---

这次是真的要写完了,本来最早只是说我想休息,所以开个好写的坑,随便写写

按我给熊说的就是“我tm就是写的垃圾,也要塞给你吃哈哈哈哈爽。”

所以让大家也跟着吃了这么糟糕的粮,真是不好意思2333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