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X-farside初设

很早的试作,并没有写完,写着写着感觉这种脱离日式的……看起来太喜感了,这个设定应该看得出来和之后的farside有莫大联系

其实我对岛国历史和文化都很不了解,作为一个原本是写古风和傻x文的,喜欢上一对文艺中带着哲学的岛国骨科cp,真是太难为我了,命运弄人到感觉到了世界的恶意……当年的并非和虚像就是这么来的,后来虽然也写了碧落,还有一篇在硬盘里的黄泉,但是古风写起来是真的好笑,那个ooc上天的感觉,一言难尽_(:зゝ∠)_

在被熊推荐过一些日本文学和影视作品过后,开始了疯狂的考据和学习……可能有那么点儿进步吧,不过突然翻到这个试作还是感慨良多,来自爆一发

---

  1

  

  这是个很普通的故事,从哪里都可以说起的故事。随便一个切入点都可以是起点,而终点永远很要遥远。

  

  生活大体如此,是吧。

  

  2

  

  “叶,你怎么又上去了。”有人在嚷嚷。

  

  声音自下而上,奇妙的共振让声音听起来很明朗:“有什么关系,反正又不会下雨。”说着翻了个身。

  

  房顶的风景很好,太阳没有特别热烈的时候,不失为一个好的休憩场所,站着踏上瓦片会觉得倾角有些危险,但是躺下来就会觉得世界都变得扁平起来,连倾角都变得缓和了不少。

  

  “别在那边考虑歪理,不牢者不得食,这是这里的规矩。”

  

  “好吧。”好吧好吧好吧……生计大事还真让人没辙,叶很无奈地坐起了身,伸着懒腰,云朵的流动还是那样缓慢,只是他没空再去仔细观察头上的云朵是像大胡子老头还是像那个人的剪影。

  

  干嘛要把无产阶级公社生产似的口号挂在嘴边,叶是真的搞不懂大家的审美。

  

  细数这群人奇妙的地方还不少,一一纠结岂不是没完没了,索性翻身跳下,以示诚意,对着院子里的人大声喊:“好去哪里了?”

  

  “你这家伙别以为这么说就有借口偷懒了,你哥哥等你很久了,快给我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叶吸吸鼻子,讪讪地笑。

  

  3

  

  赶路本身没有什么,只是到了目的地就有一系列的事情,不得不和其他人打交道,这才是叶想要偷懒的理由。这样一对比,山林间慢悠悠的旅途,他反倒是享受了起来。

  

  接触外人本身也没有什么,只是有的人,一旦看透就会让人觉得索然无味。叶摇摇头,这样说似乎太过傲慢,他可能无形间被他的同胞兄弟影响了。

  

  “这次的目的地,好像不是太远,应该可以马上回来吧?”叶拄着竹杖在泥泞的小道上爬上爬下,这条狭窄的兽道是下山的捷径,不是熟悉这里的人寸步难行,但他们都可以轻而易举的一天便行个来回。

  

  “是不远,但是事情,恐怕没有委托书上写的那么简单。”背上木箱中的东西,因为主人的移动叮当作响,好打消了兴致勃勃的某人的幻想,然后就看着那人步履减缓,慢慢落到自己身后。

  

  真是个一眼就能看穿的人。

  

  不过会这么想的人,并不那么多。

  

  “哎……怎么又是这样。”就不能来一点简单轻松愉悦的工作吗,每次都大费周章不说,还经常讨不到好。叶抱怨归抱怨,可他也明白,如果不是事态发展到常人无法解决,他们这样早该淡出世人视线的群体,根本不会被提及。

  

  “出了山就坐火灵过去吧。”为了维护秩序,这座山作为一做屏障禁止了任何超自然的行为。

  

  “难得你这么大方。”叶感慨了一句,通常情况他们还是会乘坐交通工具到达目的地,自从现代科技可以侦查到空中的情况之后,他们的任意妄为就不得不为了照顾普通人情绪而收敛起来。

  

  当然好从来不管什么规章制度,只是他好像对人类的发展有着别样的兴趣,常常选择融入时代的方式去和外面的人“融洽相处”。大概。不过这种兴趣,实在算不上好事,一向保持批判态度的人,面上微笑不减,内心想的什么,大多就不为人知了。

  

  而被好当做亲儿子供起来的火灵,很少有发挥副用途的时候,明明火灵老实的可爱,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