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三更雨 2

  2

  

  一场秋雨一场寒,昨夜降的雨水真是一鼓作气清退了暑气。

  

  天也没能却了雨意,始终淀着杂质模样的灰败云层,举目细看则能发现万丈昊苍之上,它们似污浊的流水,无声奔腾。

  

  黏在积水上的落叶平添了厚重,任笤帚与青石板碰撞出沙沙的韵律,仍然不为所动,固执地嵌在水洼中央。

  

  间隔一层纸浆的窗棂上投下的阳光黯淡,随着停停起起的声音破开门扉传入房内,叶估摸着时候不早了。

  

  再这么赖在床上,大概今晚就能感受一下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那扇每逢开关就嘎吱作响的门,也是经历了类似的事才落得那个下场,他不能让唯一能够栖身的小破屋子越发破烂。

  

  伸手捞起床头的外衣,钻出被衾,心理是有了准备,但身体显然还没能适应这股寒意。

  

  “呜哇——”刚刚将衣服披在背后,叶就结结实实地抖了一抖。

  

  人总归是没法突然离了习惯的环境。

  

  但他们又能很快适应新的环境,时间可以冲淡的东西很多,多到让人心生钦佩的同时又有几许怅然。

  

  叶缩起脖子,眯缝起眼睛,飞快地一边将双手装进袖子,一边打开柜子翻找起厚实的衣物。

  

  等他推门从房间探出头,好巧不巧和安娜狭路相逢时,叶愣是被她的气势吓得后退了半步。

  

  “哦?还想退回去?”一手叉腰,一手将笤帚杵在地上,少女咄咄逼人。她握住笤帚的姿势,可一点不像是在进行清扫。

  

  什么狭路相逢,本就是守株待兔。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