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夏至·乃冬枯 14 【现代篇】

  “你不生气吗?”干久没有马上切入正题,而是突兀地问了一句,这话显然是冲着好去的。

  

  作为始终在外围守护麻仓家的人,无需他人多言,干久也对家中成员的情况了如指掌。

  

  他可以轻易将麻仓叶看做自己的儿子,但对麻仓好,却始终残存了隔阂。身为人父的天性让他在提到好的时候,有类似于“那孩子”的认知与想法,可当他在远处观察到好落单时的神情,那种感觉就会被压制。

  

  人类对未知的恐惧与对危险的预判,彻底抑制了血缘之中残存的亲情,那不是小孩子该有的眼神,那双眼睛投在这个世界上的目光,冰冷得可怕。

  

  干久明白,只要他还对这个孩子包有畏惧,他就不可能是一位合格的父亲。同等的,他的孩子也不会将他视作需要敬爱的父亲。

  

  更不用说他还亲手为他们设下局,纵使人生短暂,两个孩子依旧因为他的安排而陷入了漫长的苦痛。被记恨也是人之常情,何况他的大儿子无论是感情还是能力,都已脱离了人类范畴,无论发生什么,他也有一定心理准备。

  

  干久甚至对叶明留下嘱托:“就算他要杀我,也请不要阻拦。”

  

  早一点和茎子相聚,或许也是好事。

  

  “我为什么要生气?”既没有讽刺,也不是宽恕,好冷淡地回答。

  

  这个回复倒是把干久难倒了,他要怎么解释?

  

  好不容易做出的觉悟,顷刻间就化作泡影,一边的小儿子也是一副带笑的模样,仿佛他多年间纠结的一切不过是庸人自扰。

  

  “只要叶还承认你是父亲,那么我也不会否认。”即使也不会轻易承认。好不再会轻易否认叶所执着的现世之物,毕竟叶,连同叶的过去与未来,都已经注定是他的东西,至于叶牵挂着的这些人,权当给叶留作纪念,倒也没什么不行。

  

  好自认宽容大度,而且他的宽容大度局限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本人到底有没有自觉,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其他的……别把自己看的那么重要。”泰山府君暗地里做的勾当,也不是区区人类可以反抗得了的,好当然不至于将全责安在干久身上,当然矛头指向是少不了的,目前泰山府山换代,他又没有别的针对对象。

  

  要是再和叶置气,横竖也是自己吃亏,好不会再度进行这类吃力不讨好的事,就算同样是要给叶一些“颜色”瞧瞧,也完全可以朝着一己私欲的方向。

  

  过去是他的考虑太肤浅,没有找到正确的途径才闹得双方都不愉快,今后么……踏入黄泉的事他可不打算既往不咎,一个月的时间足够好想出各种各样的“惩罚”。


---

隔太久,导致直接吃大纲的事情,大家见惯不怪了吧嘿嘿嘿(x

反正我打算继续写这一章,之前说的完结不算,昂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