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三更雨 3

  安娜的个子明明比他矮上一些,并列而站也是安娜需要稍稍仰视,但她惯有的盛气凌人愣是让叶忘却何为俯仰,似乎在安娜面前只剩下低头一说。

  

  “没、没有的事。”叶急忙挥手否认,要是稍作迟疑,那笤帚十有八九都要招呼到他身上,好不容易抵御疾风严寒即是为了免以皮肉之苦,功亏一篑怎么行,“早上好啊,安娜。”

  

  叶尽量露出温和的笑容,即使有“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典故,面对特殊对象还得另作打算,不说典故,连常识都时常行不通。他的微笑与其说是用以缓抚安娜的怒火,不如说心理慰藉。

  

  “哼。早上好。”似乎心有不满,安娜将笤帚往旁边一扔。

  

  “早上好,叶大人。”玉绪在庭院中站着,看着两人没有爆发冲突——亦或是单方面的暴力行径,稍稍松了口气。手中的清洁道具被拿走的时候,她还在担心会怎样呢。

  

  “早上好。”叶将躺在地上可怜兮兮的笤帚拾起,见到玉绪脚边隆起的残叶,便知晓这凶器究竟来自何处,于是将它物归原主,“玉绪,辛苦你了。”

  

  原本打扫的工作都是让每位住客分担,不久后玉绪主动请缨负责这些活儿,理由是她无法在战斗方面帮上太多忙,希望能派上更多用场,即使是在这些生活琐事上。

  

  平日里说话都有些忸怩的小姑娘,这回倒出乎预料的执着,早先就不乏有偷懒推卸之嫌的成员,心下暗自都想着如此这般正好,一番推脱,得到全员一致的通过的结果。

  

  “这是我应该做的。”被叶大人问候是令玉绪极其开心的事,虽然两人共同生活多年,叶依旧是玉绪的一种憧憬。

  

  由于过于高不可攀,反倒没了千丝万缕的儿女情长,随着十月积累,哥哥一般的角色无形之间已经被塑起金身,奉上神坛。再加上之后某位混世魔王现世,叶大人的比邻之席便再无他选,大家心知肚明,即使那位大人……

  

  罢了罢了。

  

  交接完手中器物,叶便快步走回缘廊,怎料就这几步的距离,还是被一溜疾风抓住了空子,凉飕飕地直往脖子里钻。

  

  叶可是起身就吃了大亏,自然是故技重施,鸵鸟式避防,完全不将形象放在眼里,缩手缩脚地跃上相对温暖的区域。

  

  “怎么天气冷了你反而不罩着你那块破布——”安娜说到一半,忽的意识到什么,话音顿消。

  

  这对话断的突兀,反倒扎眼,玉绪手足无措地用直接扣着笤帚杆,目不转睛地注视叶的背影,生怕从上面看出寂寥来。

  

  原本她早早起来清理满院梧桐,就是怕叶大人被萧瑟的秋景带偏了思绪。

  

  临院的红枫伸过一簇枝桠,一地染了污秽的金黄中,那几丝鲜亮绯红刺得人双目生疼。玉绪赶忙将它们扫作一并,艳丽的色彩终于形容惨淡。

  

  没想到千算万算依旧敌不过一句无心之言。即使知道安娜大人也是无意为之,她也忍不住心生埋怨,普普通通的言辞也揭开伤疤,血淋淋的血肉再度被撕扯开,那该是何等的疼。

  

  “嘶——”叶吸了一口凉意,这下肺腑里外都是相近的温度了。

  

  安娜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担忧,但又处于纠结着是否要拉下颜面的状态,复杂的情绪凑做一堆,分不清彼此,于是姣好的脸庞上表情就有些好笑了。

  

  “哈哈……”叶一笑,秋意浓厚的清晨就镀上了一层暖意,面前的两个女孩子都在为他着想,是一件幸运的事呢,“不是你老说那东西不伦不类,不让我围上嘛。天气冷归冷,穿得厚实就不会怕了,那东西要说暖和,也不是特别暖和。”

  

  暖人的并非是旧物,而是旧人。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