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三更雨 4

  3

  

  伊人如斯,旧人啊,恁的一去不复返……

  

  岸边荻草长势正盛,穗子刚到一人高,湍湍流水中夹杂这清冽的歌声。

  

  白露未降,却抹白了洗衣女的鬓发。

  

  叶站在原处听了会儿咿咿呀呀的小曲,最终还是没舍得过去惊扰那唱歌之人,转身去寻另一条小径。

  

  那时的他们乘着小舟,顺着小河而去,既无目的,亦无终点,水光山色间有的仅是他们。

  

  小舟在水波中摇曳,天色渐晚,落日的余晖染红了整片水域,晃动的水光有些刺眼,叶不得不抬起手来遮住过分明亮的景色。

  

  “这天下,我志在必得。”

  

  轻吐的言语,随意掠去,犹如枝头振翅急飞的琼鸟,不闻振翅。

  

  被光芒刺痛,眼中含泪的叶侧过头,从手掌下的阴翳中看向他的哥哥。

  

  时间的流逝仿佛突然凝固,叶记得那副画面的每一个细节。

  

  晚霞似血,意气风发的那人无惧一切,这恼人的光束,这纷乱的世间,都无一放在眼里。

  

  风扰乱了流水,好的长发恣意飞扬,透过夕照化作一丝一缕的鲜红——它们一并扰乱了叶的心。

  

  那个瞬间刻印进了魂魄,所以叶明白,此情此景,此生都不会忘怀。

  

  可他唯独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

  

  “嗯。”

  

  兴许这是他的答案。

  

  兴许不是。

  

---

月背这段有点长,先贴个三更雨混混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