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夏至·乃冬枯 15 END 【现代篇】

  要是按照普通人的情况,子女这样的发言可以击沉任意一位正常父母。好在这位父亲经历过大风大浪,这点挫折他还不至于介怀,而且继承了他们血脉的儿子也绝非普通。

  

  不如说,从一开始就注定,他们之间没法联结成正常的父子关系。这一点,早在孩子们诞生之前,干久就有了心理准备。

  

  就算没有之后叶悄悄拉住干久,小声地透露这些话背后的意思,干久也自信不会因为区区几句贬低就失态。

  

  不过叶的安慰也确实弥补了不少遗憾。叶看向等在远处的好,面上带着用无奈遮掩起来的任其发展——通俗而言就是毫无自觉的宠溺,叶对失魂落魄的父亲解释:“他的意思应该是,无论你做了什么,都没有必要自责。”

  

  当然好还没有心地善良到去鼓励极力促成他们分离的家伙,不过要说完全没有这层意思,自然也不是。

  

  干久明白叶不会在这些事上撒谎,最多是隐瞒一些内容。但是为了他这个当爸爸的特地花心思,他自然是感动不已。

  

  茎子说的没错,他们的儿子之一,真的是天使一样可爱的孩子。

  

  词汇贫瘠的干久在内心倒出十分老土的修辞,要是好此刻还能阅读人心,恐怕现在已经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在干久收获叶的安慰之前,按照约定解释了他们得知的全部情报。

  

  “我更像一个见证人,作出决定与安排的是茎子。”提到已逝的妻子,干久的嘴角流露出一瞬而隐的笑意,记忆中美好善良的女人,是他一生不渝的挚爱。

  

  他们隐瞒起来的故事,已经到了解封之日,干久缓缓道出那些不为人知的往事。


---

好der 夏至没了

今晚要浪,晚上八点吐小暑开头出来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