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小暑·温风至 1 【现代篇】

1

  我做了个梦。

  

  我不再是我,或者说我变成了另外一个“我”。

  

  不是麻仓茎子,而是某个不知名的少年。

  

  这不是捏造的故事,而是来自遥远过去,少年的一生。

  

  当梦境接近尾声的时候,我以为我哭了,可是我的眼角没有泪水,依旧微笑。

  

  微笑着面对面前的绝境,微笑着面对死亡,微笑着面对永恒的分离。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

  

  “因为哭泣的话,就真的输了呀。”

  

  “我”站在我的身边,我终于看到了他脸上的笑容,有些无奈,有些感伤,又那样惹人怜爱。

  

  “要是想着‘完蛋啦’,不就真的会结束吗?”少年的嗓音很好听,让我内心涌动翻滚的不安烟消云散,就像寿命短暂的花瓣坠落枝头,即使命运无情,也要在生命的尽头随风绘出最绚烂的美景。

  

  “所以啊,我总是认为凡事都还可能有转机——”少年朝我转过头来,嘴角扬起的弧度很是美好,他呼扇呼扇的睫毛就像蝶翼那样,带笑的瞳中有一种调皮的暗示。

  

  “传到桥头自然直。”

  

  “传到桥头自然直。”

  

  我们异口同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少年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周围的光线都越发明亮了似的。

  

  没想到我们能有这样的默契,又或许是因为被少年的笑容感染,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笑起来的样子很漂亮。”少年认真地夸赞。

  

  然后又像想到了什么,脸颊爬上了两片红晕,头也稍稍低了下来:“呃,我不是那种意思……我只是想说……”

  

  少年的手抚上我的脸,我吃惊地望着他,发现他很困扰地看着我,似乎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不要哭了,哭的话,梦就结束了。”

  

  我才发现不知何时,我的脸上布满了泪水,温柔的少年只是在帮我拭去眼泪。

  

  少年的手很凉。

  

  是啊,少年已经不存在于现世的任何一个地方。少年和他等着的人也不会再相遇。

  

  一这样想,泪水就再也止不住了。

  

  “再见。”

  

  少年闭上眼,祈祷一样地低声吟念。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我们能再次相见。”

  

  少年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我将这句话牢牢地记在心中,心中疑惑少年为什么不说出自己的真正的心愿。

  

  神啊,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他们再次相见。

  

  代替少年,我向神明祈求。

  

  撕裂的大地与冲天的火光不复存在。

  

  废墟中的色彩艳丽的风车在初秋的风中旋转,犹如轮回。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