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谷雨·葭始生 1【现代篇】

  1

  

  2018年4月5日。

  

  比起什么月背,什么消失,最麻烦的莫过于要向自己的哥哥解释来龙去脉。

  

  叶没想到的是,好听他说完之后沉默许久,一言不发。他们之间已经很少有这样诡异的对峙,当初回家的时候,因为两个人各自怀揣秘密,以至于每一次谈话的中断都会引起某一方的警觉。


  这个人,又打算独自冒险吗?


  类似这个的闹剧,在连续几次之后,他们终于妥协,定下约定,不再贸然行动,不再隐瞒。


  很久没有出现的气氛再度现世,顶住强烈的违和感,叶告诉自己不要担心。


  最后好用双手碰着叶的脸,直勾勾地盯着叶。

  

  叶不明所以地回望,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好的眼睛,那是一望无垠的暗,不会反射出任何的现世之物,叶从中看不到自己的模样,没来由的,心脏狠狠地抽了一下。


  即使不明白好的用意,他还是在静静等待。

  

  直到两人肌肤接触的部分连温度都变得一致之后,好才放开手:“你没事就好。”

  

  这样的对话,就仿佛好一直在提防什么更严峻的事情,现在确信了叶的安危之后,总算松了口气。


  回顾这一年以来的相处,似乎从月背回来之后,好就一直在提防什么,叶只当他是保护过度,而叶很清楚自身的不闻不问接近逃避。好那超乎寻常的戒备,既不是出于兄长的爱护,也不是因为他目前的特殊体质,而是因为一件大概率会成真的事。


  双生子间的直觉,向来都准确得可怕。

  

  “好,你紧张过头了。”想展开某个话题,一张口,却转折成不咸不淡的陈述句。这是他还没有下定决心的证明。


  悠哉悠哉的日子啊……看来是要与他渐行渐远了。

  

  叶很少这样直呼其名,使用“哥哥”这个称谓的场合也屈指可数,大多时候他们都默契到不需要特定的称谓。

  

  “我没有。”好敏锐地察觉到叶的情绪,矢口否认。

  

  泰山府君停留过的地方过于洁净,就像进入了小型圣域,只是呆在这栋房子里都让好十分不快。

  

  “嗯,我想也是。”叶话锋一转,反而赞同起来,好能说得这么斩钉截铁,反而让人找到了插话的余地,“你这样草木皆兵一年多了,应该可以告诉我理由了吧?”

  

  “没有理由。就算有,在确定之前我也不会告诉你。”

  

  叶一愣,这说法也太狡猾了。

  

  “如果你不信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信。”

  

  叶无条件的信任似乎起到了安抚作用,好的口气也软下来。

  

  “你有没有怀疑过麻仓家?”确切的理由拿不出来,思路却是可以分享的。

  

  “怀疑什么?”怀疑这个词用到自家身上,可算不上中性词。

  

  “那个泰山府君不是说了吗?”正因为叶对麻仓家抱有不必要的好感,好才没法和叶深入讨论这个话题。

  

  “嗯……也算不上怀疑,但是麻仓家和我一直没怎么联系过。”在二零零四年那件事发生之前,记忆中父亲就没有在别馆露过面,幼年时期的吃穿用度都由专人打理。修验者通过云游四海修行,身为阴阳世家的一份子,叶没有质疑过这种异常的家庭关系。

  

  等叶到学龄之后,直接就读全寄宿制的学校,一路升到SHAMAN学院本部。再之后,由于开始对Farside潜心研究,为了不将周围人拖下水,叶主动和麻仓家断了联系,即使他一直顶着家主的头衔,实际上根本名不副实。

  

  泰山府君谈及麻仓家叶没有特别大的反应,至少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家庭的放养,加上个人选择导致的必然结果。

  

  “泰山府君是麻仓家一直供奉的主神,掌管生死和轮回。那你知道Farside负责什么吗?”

  

  Farside的官方记录极少,大多数出自民间传闻,因此一旦和它扯上关系,机构几乎束手无策,就像一种找不到治疗手段的绝症,人人谈之色变。


  基于种种无奈,万太才将与月背有关的任务不动声色地塞到“星”事务所,毫不夸张,这个小小的事务所是委托人们最后的希望。

  

  说麻仓好和麻仓叶可能是当世最了解Farside的人也不为过,可是对叶而言,那个世界依旧是一团迷,这句话应该改为“麻仓好是当世最了解Farside的人”。

  

  作为曾经的月背居民,好知道许多东西,除非必要,他从不主动谈及,就算叶以“不再隐瞒”的约定为挡箭牌,也时常被各种理由敷衍。


  “如果那么好奇的话,现在一起去月背也可以。”


  当时真假参半的一句话,让叶怏怏地坐回原位。


  久而久之,叶也清楚那些事是好的禁区,好要是愿意主动说,他再去当听众好了。

  

  叶诚实地摇头,他曾经得出过许多理论和猜想,但没有一个十拿九稳,后来更是一门心思地研究“赌约”,对Farside的作用,反而知之甚少。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