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谷雨·葭始生 2【现代篇】

  2

  

  “那个地方负责非人之物的轮回。”万事万物由始而终,又化终为始,循环往复,生生不息,这是常态,有常态,就有异态。

  

  “但是……”非人之物,妖、怪、鬼、精等生物都被称为非人之物,这些也应该接受泰山府君的管理才对,例如那只被泰山府君纳入座下的雏燕,就一定程度上脱离了寻常范围。

  

  “我说的‘非人之物’和你想的不是一个东西,在我看来,你是不折不扣的人类。”好将手摊开,手心升起的黑色轻烟如同燃烧的火苗,“我这样的才不是。”


  普通的怪物在好看来,都是近似人类的生物,而月背的那些居民们,才是真正的异常。它们天生与世界的暗交好,可以完全罔顾法则调用五大元素之外的物质,能轻易控制暗影,就是来自月背的最好证明。

  

  毫不在乎那些黑雾会不会灼伤自己,叶将自己的手放到好的手上,“对我来说,是什么都无所谓。”

  

  只要他们不再分离。


  叶用自己的温柔,不动声色便将这离离之火熄灭。

  

  好回握叶的手,掌心的微凉比任何事物都更让他安心:“你还记得股宗吗?”

  

  “嗯。”当然记得,年初的委托还多亏股宗的帮助才得以解决。


  “委托人把小孩涂鸦给事务所的时候,按理来说,我更熟悉股宗,但是最后是你先发现它。”好将叶的手翻转,手心朝上,拇指缓缓沿着或深或浅,象征着命运的纹路摩挲。


  有什么呼之欲出的东西,梗在叶的喉咙里。


  好的话还在继续:“去年雏祭的半吊子,你应该没忘吧。”


  那个曾经用“破破烂烂”来形容叶的小女孩,叶自然印象深刻,何况一年后她还寄了邀请信。


  这些都不重要,叶已经清楚好这席话的重点所在:“藤原文音是半吊子,我是普通的通灵人,那你看到的世界……”


  被人偶的执念影响诞生的半吊子,和普通人之间有着深不见底的鸿沟,这不仅是能力上的差距,还包含了对世界的感知,感知不同会造成认知的不同。


  面对同样的客观世界,主观上却有天壤之别。这种差别,除了亲身经历过转变的人,根本无从谈起。


  “和你们完全不同。”


  好漫不经心地说着,他能感觉到叶的指尖在轻轻颤抖。叶绝不会到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之间算不上秘密的小秘密,一直都只隔着一层薄纸,心照不宣。


  “在人类眼里是怪物的股宗,在我看来不过是只普通的猫又。”


  不要用这么寂寞的说法啊……用“人类”这个词将自己排除在外,不是恰好证明你对人类世界的眷恋吗?


  所以才那么珍惜,在这个世界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


  “不用分那么清楚也没关系,人类之间也经常区分彼此,你是我的哥哥,股宗是我的朋友,我只知道这个。”


  “像你这样寻求本质的人不多。”普通人会被外表迷惑,一旦发现破绽又会惊呼受骗,继而恐惧,最后将无法接纳的事物通通冠以恶名。


  不多,但也绝不止一个。叶笑了起来,至少藤原文音有勇气在第二年邀请他的兄长,还俨然一副崇拜样。


  “说到股宗……”在短时间的接触下将股宗当成朋友,是因为叶无法忽视它来源不明的善意。

  

  “那家伙,可能和麻仓家也有关系。”自从好进入月背,那只猫又就对他投入了极不寻常的关注,好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就是麻仓家。


  在这一点上,兄弟俩的意见格外一致。

  

  “等回到出云,我们一起问爷爷吧。”在叶的印象中,他的爷爷麻仓叶明虽然严厉,却是为数不多让他感受到亲情的人。


  在就读于SHAMAN学院期间,别馆荒废已久,春假和暑假叶常常沉迷研究,呆在学院是最好的选择,但寒假他时不时就会回到位于出云的老家。

  

  “我们现在可回不去。”

  

  “欸,为什么?”

  

  好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出记录,指着一封邮件:“你以为我们回来的时候,老爷子不知道吗?”


  不仅这件事麻仓叶明知道,叶的身份登记,麻仓家家主的更替,别馆的修缮,都有这位老人插手。

  

  好与麻仓家的对话非常公式化,能简略就简略。但是比起公事公办的口吻,又多出一丝别扭,叶一边看,一边注意不流露出类似笑容的表情。

  

  说实话,除了家主更替的事之外,叶还真以为好不会主动和麻仓家打招呼。接连浏览几封邮件,叶大致上了解麻仓家一直在关注这边的动态。

  

  实际上麻仓好最早和麻仓家联络,并不是为了这些琐事,当时还缺乏通讯工具的好,选择了不同寻常的方式,因此叶看不到初次联系的始末。

  

  “是爷爷不让我们回去?”如果是真的,就算他们一意孤行回到出云,也必然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暂时是,虽然没有说明理由,但是那个老爷子还算信得过。”好对人类的情感有天生的直觉,麻仓叶明对叶的关心不假,“夏天之前我们可以回去,原本是这样。”

  

  现在谷雨将至,谷雨结束则是立夏,约定的期限在步步逼近,出云那边还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叮——”手机不合时宜地传出一声清响,告诉主人有新的邮件需要接收。

  

  叶想也没想就点开了新邮件,在对外通信上,他和好几乎不分彼此,没有人会在意这样会不会侵犯隐私。如果叶有心,也不会到现在才发现麻仓叶明和好的往来,一言以蔽之,他乐得清闲。

  

  新的邮件只有寥寥几个字。

  

  “谷雨可归。”

  

  送信人:麻仓叶明。

  

  叶和好面面相觑。


  看来出发的时间已经定好了。


评论(1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