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谷雨·葭始生 7【现代篇】

  7

  

  2018年4月19日。

  

  出云大社前站,旅笼屋。

  

  “没想到突然下这么大的雨。”叶从浴室出来,热腾腾的蒸汽从身上散尽,脸上红扑扑的。把毛巾围在脖子上,敷衍地擦着头上的水。


  原本计划在今天抵达麻仓家,没想到他们刚坐上一畑电车,就迎来了突如其来的变故,麻仓叶明一通电话,告知他们自己在附近解决住处,因为麻仓家已经动身前往三瓶山。


  麻仓家内部设置了重重结界,以防家中无人的时候有宵小闯入,可惜这些结界和好的能力相冲,如果在麻仓家无人管理的情况下贸然进入,很可能让这些防御系统同时失效,这才出此下策。


  至于为什么兴师动众,又为什么先前毫无征兆,麻仓叶明一概没有回答。看到通话结束后神情格外凝重的好,叶不知道这是对爷爷处事的气愤,还是又想到别的什么。


  不过难得坐上“缘电车”,叶举起手机,伴随清脆的“咔嚓”声,将对面的人留在镜头中。


  “缘电车”就像字面说的那样,有缘才能碰到,电车通体都被涂装成可爱的粉色,内饰也同样以深浅不一的粉色搭配,在这种冒着梦幻泡泡的环境下,神经紧绷的好显得格格不入。所以叶抱着恶作剧的心态拍下这个奇妙的搭配,没有半点掩饰的意思。


  好很快就察觉到自家弟弟在盘算什么,于是朝他招招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叶把手机放到不会被轻易夺走的地方,慢吞吞地走了过去,乖乖坐下。


  紧接着,好也举起手机,另一只手搂着叶的肩膀,趁叶还维持着一副傻乎乎的模样,眼疾手快地按下快门。


  说起来,这好像是他们长大后的第一张合照。


  如果没有之后的那场雨,这次旅途应该算的上万分美好。在被淋成落汤鸡之前,他们就进了距离车站最近的旅店“旅笼屋”,好在房间余量充足,不用再在瓢泼大雨中东奔西走。


  即使这样,叶身上还是沾了不少湿气,于是他在好的勒令下洗了个热水澡。

  

  好接过叶手上的毛巾,自然而然地帮他擦了起来。这个习惯起源于叶,好的长发很难自行打理,于是当弟弟的就承担起了这份职责,一来二去,他们互相擦干头发的行为逐渐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你也去洗个澡吧。”短发很容易就被擦了个七七八八,就算不用吹风,也应该能赶在睡前自然风干。

  

  “……”好没有被淋湿,紧附其身的阴影可以将雨水彻底屏蔽,如果可以,他甚至能将叶纳入自己的庇护范围。

  

  可是叶说不需要,还让他尽量避免在人前这样做,好没有一意孤行,默认了叶的要求。

  

  “虽然没法泡澡,但是洗个热水澡有助于身心健康。”  


  在弟弟的强烈要求下,好妥协地走向浴室。

  

  越是靠近出云,好的心情每况愈下,去馆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叶都不是很放心,万一被当做可疑人物就不好了。于是在答应好所要求的“必须要大床房”之后,叶带着两人的身份证明拿到了房卡。


  历经舟车劳顿的叶趴在柔软的床上,懒散地放松起来,标准间虽然不错,不过中间的过道略显局促,不如大床房宽敞。不管怎么翻滚都不容易翻出床沿,叶很中意这令人安心的宽度。何况有一方是式神,他们订房间也不会招来非议。


  其实住名宿也是个不错的方案,可惜他们都是完全的正常人,特殊行业虽然接受度很广,但不代表一般人没有偏见,需要和他人共享空间还是风险过高。

  

  一阵震动突兀地回响在房间中,叶第一时间检查了自己的手机,漆黑的屏幕彰示他选错了目标。

  

  “好,你的手机在哪儿?有电话。”外出时,两人都会将手机铃声关闭,时常会分辨不出是谁的电话。

  

  “还在外套里。”混着水声,好的声音隔了一道门传来。

  

  他们的外套一进门就挂在玄关不远处,叶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踩着室内拖鞋翻找好的手机。

  

  一串没有署名号码。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点眼熟。

  

  担心再磨蹭下去对方会挂断,叶直接按下接听键:“你好,这里是麻仓……”

  

  “叶?怎么是你在接电话?”老人的声音听上去精神烁烁。

  

  “……爷爷?”叶很快就从记忆中翻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对号入座,带上一点心虚,“好在洗澡,我暂时帮他接。”


  月背归来之后叶就一直没和麻仓叶明主动联系,突然接到爷爷打来的电话,叶甚至浮现出假装自己只是个路人的想法,但在他的想法成形之前,对方就揭穿了他的底细,叶只得硬着头皮接下话茬。

  

  “那我等一下再打过来。”


  怎么是这个反应……

  

  “和我说不是一样吗,我可以帮你带话。”没料到自家爷爷和好的对话,还要把自己排除在外,叶大受打击。之前知道他们有邮件往来就很惊讶了,现在这个展开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劲。

  

  “开免提吧。”

  

  正当两人说着,浴室门直接被打开,好将浴巾围在腰间,一点都不避嫌地走了出来。

  

  “好出来了,我开免提了啊,你们继续讨论。”言语之间夹杂了本人都没察觉到的轻快。

  

  “哎……”那边传来了一阵无可奈何的叹息。

  

  “好,你现在马上把叶困住!”

  

  啊?什么意思?


  就在叶还为了爷爷这句莫名其妙的要求困顿的时候,一阵天旋地转,他已经被剥夺了自由。

  

  好没有半点迟疑,在叶周围设下了结界。这个结界更接近于咒或者说禁制,除了设下这道结界的本人,在内的无法出,在外的无处入,同时遏止了双向接触,每一处衔接都精妙得犹如艺术品。

  

  除去基础术式,好还加入了一些堪称“邪道”的修改,突破常规的同时又不留纰漏,这让曾经的SHAMAN学院首席无计可施。

  

  麻仓好是真正的天才。

  

  “你们……谁来给我一个解释吧……”叶有气无力地申请解说。

  

  他还维持着拿着手机的姿势,好在他身上布下天才的最高杰作也就算了,普通的结界是画出一个范围,好的结界却是固定到灵魂本身,所谓的“困住”,是彻彻底底地困住,让人动弹不得的那种,就像案板上的某物。

  

  好贴心地帮他把手上的手机拿开,放到床头柜,然后把叶挪到床上,还为他挑选了个舒服的姿势。


  这种贴心只会让叶更加欲哭无泪。


  还有麻烦你穿一下衣服……

  

  “你问你爷爷。”

  

  “咳。”听到“你爷爷”三个字,电话中传出了不太赞同的咳嗽,在充分表达出异议之后,老人才开口。

  

  “泰山府君,换代了。”

  

  窗外划过一道闪电,接踵而至的是滚滚雷声。


---


这电车,是真的可爱……而且“缘”取“结缘”的意思

不好意思虽然是严肃的事情,但是一直在搞笑哈哈哈哈嗝……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