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午后二时一刻

  1

  

  无精打采的蓓蕾正在死去,不合时宜的绽放并没有被任何人期待。

  生不逢时,无数人这样叹息着然后走开,仅仅几分钟就把它的不幸抛诸脑后,只留判词混合成某种嘲笑。

  生不逢时。

  人们把这个成语扣在头上的时候,仿佛戴上了可以保全尊严的钢盔,心安理得地随着人流行走,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考虑。

  

  “绽放吧。”被放弃的植株旁,路过的少年喃喃自语,长发张扬,凉气四却。

  绽放吧。

  在这个不讲理的世间。

  展现出绚烂的身姿,狠狠嘲笑那些愚蠢的人们吧。

  

  然后少年离开了。

  将在寒风中怯怯低头的它留在原地,却将它的容貌放在心里。

  放弃挣扎,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活下去,那就和嗤笑过你的人没有任何区别,渺小如尘。

  

  2

  

  “要是能盛开就好了。”一身制服的少年,背对夕阳蹲在它的面前。

  指尖轻柔的拂过那即将凋落的骨朵,充满爱怜。

  

  3

  

  “你在看什么?”G·S内部,两人面前投影出现了奇怪的东西,既和世界的进程无关,也和FOM之战无关。

  不过画面的地点倒是十分眼熟,分明就是民宿炎的一隅。

  “这孩子,今年也开了呢。”叶指着院落的某处,嘴角上扬。

  

  4

  

  与世界为敌的人。

  施以救赎的人。

  以及一株不知名的花。


---

其实是关于叶挖了河边野花回家栽的故事【x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