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谷雨·葭始生 8-End【现代篇】

  8

  

  接连不断的强光刺入房间,即使有柔和的灯光,也会在一瞬间投下诡谲的影子。

  

  “换代,怎么会……我们之前才和泰山府君接触过。”对神来说,换代和死亡无异,就算现在还处于任人宰割的状态,叶也被惊人的发言吸引了注意力,“泰山府君的换代不是五百年才发生一次吗,上一次是二十世纪,是不是搞错了?”

  

  “是1923年。”好补充了具体年份。

  

  叶没法转动头部,从奇怪的角度瞄了眼好,这个人比想象中更在意泰山府君的事情。

  

  麻仓叶明的声音听上去很疲惫:“这件事不可能判断失误,这边的情况……不是一两句可以解释清楚的。换代的事情全世界都会着手调查,这个不用我们操心。”

  

  世界虽然有不同的信仰,但对于灵魂归处还是有极为统一的说法,泰山府君主要对东亚文化圈有较大影响,在国际化的当下,“不同文化中的魂魄归处有一定程度上的关联”已经是众所周知的常识。所以世界的SHAMAN联盟应该会出手审查这件事的真相。

  

  百年不到再度易主,过于频繁的更替会造成系统的短暂混乱,这段时间势必会出现动荡。

  

  只希望麻仓家不会被波及。

  

  “不过你们还是没有解释为什么要把我困起来。”叶希望他们不要跑题,更希望他们不要以为跑题就可以彻底结束话题。

  

  “……”在场的两位同时保持缄默。

  

  看来他们是想保密到底了,叶可以理解,一开始好已经解释过,在确认之前不想声张,泰山府君的情况应该很复杂,在错综的信息还没有整理出来之前,他们应该采取了最谨慎的做法。

  

  所以之前爷爷一听到是自己接听,就想换个时间再打过来。

  

  “不如我来说吧。”一直处于被动地位的话,是不会有进展的,叶打算主动出击。

  

  “虽然前任泰山府君没有威胁,但是你们担心新任泰山府君会对我做点什么?”原因尚且不明,既然要把他困起来,就证明泰山府君的换代和自己有莫大的联系。

  

  而且能让麻仓叶明和好联手……不是叶自我意识过剩,和自身的安危有联系这个结论,他自诩是客观的。

  

  当然,叶可以怀疑他们是担心自己出于冲动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

  

  诸如此类的担心,麻仓叶明还有可能,麻仓好却是不可能。两人经历了那么多,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再以身犯险。

  

  麻仓叶和麻仓好,不管是谁,都不是孑然一身,作为彼此的半身,两人即为一体,在背负身后之人的情况下,为对方负责的首项就是保证自己的安全。

  

  他已经为曾经的忽略承受了足够的教训。

  

  电话那头是短暂的沉默,对等待的人来说漫长得可怕。

  

  “一个二个都不让人省心。”这句话听上去有两分火气,更多的是无奈。

  

  “爷爷,谢谢你。”麻仓叶明算不上慈祥,大多时候都板着脸不苟言笑,但对家人不动声色的守护,比任何言词都能表达被掩藏的感情。

  

  “还知道叫我爷爷,都多久没和家里联系过了?剩下的问你哥哥去!这两天你们就呆在原地别动,等安排好了,我会让人来接你们。”电话里传出断断续续的噪音,在免提播放下显得格外嘈杂,麻仓叶明说完这句,匆匆切断电话。

  

  抱怨归抱怨,麻仓叶明还是将两人摆在第一位。

  

  “嘿嘿……”叶不好意思地眨眨眼,就算知道爷爷看不到他的满脸歉意。

  

  再看向旁边,就对上了好整以暇的目光。

  

  “我应该没有让你失望?”叶问道。

  

  在同意打开免提的时候,好和爷爷就料到会这样的了吧。

  

  “既然你想知道,我当然会让你知道。”不惜打破和麻仓叶明的约定。

  

  9 End

  

  “就不能放开我吗?”灵魂被禁锢的感觉并不好受,叶发出质疑。

  

  就算用把他困在被炉时的术式应该也足够,好偏要走极端。

  

  “能啊。”说完,好把搭在叶身上的胳膊拿开,没有灯光的房间里,他的眼中流淌着混沌的暗流。

  

  “我说的不是这个……”好故意把他的话歪曲成肢体上的“放开”,叶只好直白地提议,“不用这种方式应该也没关系吧,我又不可能主动选择泰山府君那边。”

  

  要是轻易离开千辛万苦争取到的地方,他当年的赌约不就是个笑话吗?

  

  “你是不可能,万一新的泰山府君是个油嘴滑舌的家伙,把你拐跑了怎么办?”

  

  叶一直怀疑好对他之前和的泰山府君之间的“密谈”耿耿于怀,碍于没有明显表示,叶不好妄下定论,不过这句话,坐实了这个结论。

  

  “你不也说泰山府君只是个公式。”对一种自然现象吃醋,这也太过了。

  

  “反正今晚你就不要想了。”说着,好不动神色地将叶重新环进怀里。叶亲口否认和他的拥抱无关,所以他坦然地回到之前的姿势。

  

  看来明天还有回旋的余地,到时候再想办法说服好,有了进展,叶不再得寸进尺。

  

  “麻仓叶明让你问我,没有什么想问的?”

  

  “有,不过今晚算了吧,好累啊,明天再问。”

  

  “嗯。”

  

  “那晚安咯,哥哥。”

  

  “晚安。”


  好在叶的额角留下轻轻的吻。


  窗外依旧是电闪雷鸣,银色的电流仿佛在用力撕扯大地。


  屋内的两人渐渐沉入安稳的睡眠,就连呼吸都融为一体。


---

葭始生,就是蒹葭苍苍的那个葭,芦苇,还有种萌芽的感觉,所以好叶的感情上也描写出了明显的转变

这章到这里就结束了,之后是立夏


这是在楼下拍的葭始生,用了 @Nekoshadow 安利的app,好看

评论(1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