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立夏·蛙始鸣 1-2【现代篇】

  1


  2018年4月20日。

  

  叶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

  

  心脏骤然加速,瞬间汇聚的血液让手指变得冰冷,就像失去了另外一半灵魂一般。

  

  下意识地探向被子另外一方,感受到那里残余的温度,怔怔地重新摸了摸,确定没有判断失误,这才放松下来,重新卷起被子,升起再睡一会儿也不错的想法。

  

  “睡糊涂了?”好的声音从床尾那头穿过来。

  

  “唔……”叶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发出含糊的音调。

  

  然后是一串鞋底摩擦地毯的声音,簌簌作响,挠着心口那样,痒痒的,暖暖的。

  

  窗帘“哗——”地一下被拉开,不知何时放晴的空气中飘散着一股草香,顺着隙开的窗户,洋洋散散地溜进房间,配以清晨特有的柔软光线,似乎能闻到早餐的香气。

  

  “该起来了。”

  

  “嗯……”好像是在应答,但拖长的尾音结束之后,叶依旧闭着眼睛。

  

  “我帮你叫了早饭,起来洗漱。”难以想象叶是怎么在学生时代做到全勤,好一点没有怜惜胞弟的意思,直接掀开了被子。

  

  春末的白日很暖和,但早晚还是发凉,叶缩了一下手脚。

  

  原来真的有早餐的香气。

  

  被食物的香气引诱,叶慢吞吞地从床上坐起来。就这么足足坐了半分钟之后,他的头脑总算清醒过来。

  

  “我能自由行动了?”

  

  “不能。”好无情地打碎叶的幻想,“我扩大了你的活动范围,在这个房间你是自由的。”

  

  好的说法听上去似乎是他临时想出了扩大结界的办法,究竟事实如何,这就只有本人心知肚明了。

  

  “哦……”虽然被否定有点遗憾,但再怎么也比昨晚的状态好得多,叶活动了一下筋骨,“我还以为肯定会腰酸背痛。”

  

  “我固定的是你的魂魄,不是你的肉身,人会因为感受到‘被禁锢’,下意识认为不能行动,其实你依旧可以按照你的想法活动,不过需要一点练习。睡着的时候不会受潜意识影响,不然就不会有那么难看的睡相了。”好的解释里混杂了不必要的情报。

  

  深知这句话的可能性极高,叶小心翼翼地道歉:“抱歉啊。”

  

  “比起道歉你需要先从床上下来,去洗漱,然后吃饭。”

  

  再不吃的话就要凉了。

  

  2

  

  吃完简单的早点,叫客房服务来收拾打理之后,两人在靠窗的休息区一人占了一处椅子,好的面前放了一杯咖啡。

  

  “泰山府君到底是想杀我,还是要让我魂飞魄散?”

  

  没有铺垫地直切重点,叶的口气平淡到接近他和友人讨论中午要点的套餐。


  如果是杀,他应该会强行进入轮回;如果是魂飞魄散,便是一切归零。无论是哪种走向,都势必会与Farside的赌约相悖。


  不是生死攸关的话,叶还真有点好奇两个世界的规则冲突会怎样落幕。

  

  “现在没有办法确定,泰山府君每经历一次换代,性格都会大不一样。”谁知道这次轮换到的是个疯子还是傻子。

  

  为规则赋予人格,本身就很诡异。

  

  “还是之前的泰山府君比较好,还特地降下神谕,让我们有心理准备。”有着惊人话唠程度的泰山府君,应该算是历代中最亲切的一个了。


  “神谕啊……”好的口气里带着讽刺,“不愧是学院出来的科班生。”


  对好赤裸裸的鄙夷,叶轻巧地一笔带过:“至少是个预言?”

  

  “诅咒不是更合适?”

  

  “啊?这算诅咒?不过对我们的影响来说确实是……”被跳脱的答案吓了一跳,转念一想,好的答案确实是最贴切的,叶不由得赞同起来。

  

  “对有能力的人来说,任何出口的话都是诅咒。”好指了指自己,狡黠一笑,这笑容看得人后背森森泛冷。

  

  那是他自幼便携带的能力。

  

  麻仓家上下都专攻占卜和降灵,这是与生俱来的、刻在血脉中的天赋。

  

  传承悠久的家族中通常有各式各样的例外,麻仓好就是其中一例。


  并不是他不擅长这两样,而是单纯的,还有一样更加擅长的。

  

  “你那个,现在还能用吗?”年仅四岁的麻仓继承人们,很早就有身为SHAMAN的自觉,在叶的印象中,他有一个无法企及的兄长。


  兄长无论什么都可以很快精通,极具攻击性。


  那份不稳定的强大很容易伤及周遭,被人敬畏、疏远、排斥是意料之中的事,之后他们被带到索离人居的别馆,于是当他再度失控时,只有朝夕相处的叶没能幸免。不是多严重的事故却让兄长自责不已,就此藏起那份能力,再也不轻易使用。

  

  “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听到“还”字,好的神情不太自然,他看向还穿着旅店浴衣的叶,叶的身上至今还留着一些浅淡的疤痕。

  

  “哎,我好像搞砸了。”


  面对叶突兀的话题转换,本来处于动摇中的好脱口而出:“什么?”


  “我以前以为不提这件事,大家就会淡忘,不过好像起了反作用。”时隔多年,还以为已经治愈的伤口,原来还像刺一样深深扎在好的记忆里。


  “怎么可能忘。”咖啡还冒着袅袅热气,当年的事他历历在目。


  “不过还是你忘了吧,不然我会很困扰的,哥哥。”


  每当有求于人才会出现的称呼,再次登场。


  做哥哥的当然要迁就弟弟的任性,好喝了一口杯中的浓缩咖啡,苦涩散尽之后是属于咖啡豆本身的香醇:“好吧。”


  “我们很多想法都一致,但是有时候又会完全相反,真有意思。”原本坐姿懒散的叶直起身子,模仿起好的坐姿,甚至连他端着杯子的模样也一并做了出来,“嗯……比如我不喜欢喝浓缩咖啡。”


  “叶,你的味觉还和小孩子一样啊。”好笑起来。


  叶很想反驳一句,他们明明一样大,不过在月背生活的时间和现世并不对等,他没法将这句话说出口。


  权衡之后,叶决定回归正题:“不过,我以前一直觉得那个是你被带去月背的原因。”


  “被带去月背的原因啊……之前我也觉得和这个脱不了干系。你要问现在能不能用,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但威力怎么样就不知道了,要试一下吗?”好转动杯柄。

  

  “不了,万一用出来太厉害,Farside那边又突发奇想带你走,我就麻烦了。”尤其在不知道自己目前还能不能跟去月背的情况下。

  

  “只是言灵而已,没那么严重。”是了,这就是曾被他痛恨的天赋。

  

  “只是……”

  

  叶心说这个“只是”是认真的?

  

  “还记得我说过月背是一群异常生物的聚集地吗?言灵的确异常,但和月背的东西比起来,也算不了什么,大家各有所长。”在月背的时候好的言灵一直处于持续增幅的状态,倚仗这一点,他才让某位友人对首简单的童谣心生畏惧。

  

  为了回归正常社会,他的能力必然要被削弱,言灵当前力量几何,好自己也说不上来。


---

 

  “失去了另外一半灵魂一般”是个小小的双关嘿嘿,一个是和叶没了一半灵魂的体温对比,另一个嘛,当然是八才巨巨啦

  

  其实文里经常有些奇怪的小细节,希望有人能注意到,疯狂暗示中(〃'▽'〃)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