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隐瞒

*前文【人类学家】和【造访】,单独看也ok


  风尘仆仆地归家,YOH把行囊往旁边一扔,掀开斗篷,防松地伸了个懒腰。

  一边走一边将隐藏起来的尾巴放出来,在本人没有发现的情况下欢快地摇晃,而头上支出来的部分时不时就会打翻周围的物品,经历将整座小屋夷为平地的事故后,对此有些心理阴影的YOH时刻警戒起罪魁祸首,逐渐养成隐蔽龙角的习惯。

  在人类社会里拘束了HAO一阵子,总算可以好好休整一下,虽然他更想去无人的旷野用龙族的原型舒展舒展肢体,不过时间有些不凑巧。

  百分百的无拘无束只能在故乡实现,龙族出现在任何地域都会闹得沸沸扬扬,被人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就够害臊了,要是某些神经过敏的种族非要当他有所图谋,三天两头前来刺探就不太好了。

  “不太好”指的是对那些种族不太HAO,目前这座小屋并不只有一名住客,另外一位乍一看总是笑眯眯的但脾气实在算不上温和,要是被他抓个正着,光是劝说都要花上不少口舌,说不定还要把自己搭进去,此乃经验之谈。

  要回故乡的话,YOH更想邀请自己的孪生兄长一道,可惜双生草结上的留言显示,他的哥哥去参加了某个高等种族集会,还要一些时间才能回家。这就是之前所说的不凑巧,总之先等上几天。

  将制作好的疫苗四散分发之后,YOH总算能好好收拾自己的工作台了,上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材料,龙飞凤舞的笔记也东一块西一块。

  各种稀罕的材料以岌岌可危的状态放在一块,如果此刻有任何人看到它们的处境,大概会拔腿就跑。面对一个随时可能产生巨大破坏的可怕工场,只有这位龙族才能一面哼着小曲,一面游刃有余地掸灰尘。

  实验过程中还产生了许多奇奇怪怪的成果,这些也要趁着还没有忘记,把配方好好记录起来,以防万一。

  在此之前还是给哥哥捎个消息好了,不然万一被HAO当误认为去了人类社会流连忘返,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不能怪HAO疑神疑鬼,他曾经的不良记录导致失去信用,严格来说是自作自受。

  虽然ANNA反复强调HAO当年是故意放他在外几年,就是为了目前的情形,但被抓住小辫子的龙在每次旧事重提时还是被噎得抬不起头来。

  当YOH的整理进行到三分之一的时候,他突然放下鹄翎掸子,快走几步,扒在通透的窗户上,通过魔法反射看向结界洞开的庭院。

  不出意料,庭院中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

  “没想到你提前回来了。”YOH继续手中作业,工作台上的零散物件极多,说不定要花上一整天的世界。

  HAO似笑非笑地倚在门口,他很好奇只龙要逞强到什么时候。

  HAO忘记了一点,龙族本性顽固,就算是最不像龙族的YOH也一样。

  时间在两者的对峙中一分一秒地过去,午后的烈日逐渐照进房间,窗边的流光蔓“呯”的一声炸开,慵懒地伸出纤细的枝条,沐浴在温暖的光照中。HAO若有若无的微笑显然僵硬了起来。

  “过来。”围观已久的龙率先按捺不住,和YOH比耐心根本就是正中对方下怀,HAO不打算无意义地耗下去。

  “嗯?”某只龙假装没有听清,妄想敷衍过去。

  “过来,YOH。”HAO朝他勾了勾手。

  “……”船到桥头……

  “非要我说第三次吗?”

  好吧。YOH妥协。

  等YOH磨磨蹭蹭地走到HAO面前,耐性殆尽的龙一手钳住他的下颌,软绵绵的脸颊手感极佳,高等种族的即使化作低等人族,各方面的水准也远超普通人类。

  “你不打算告诉我,你去提答丘陵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吗?”

  被捏住脸的YOH脸上绯红,还在佯装镇静,但飘向一边的视线已经证明他实际上非常慌张。

  “就送药吧……”这么说不算错,他又没说“只”,报告不全和谎报有根本意义上的差距。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HAO一脸了然地笑,就像普通的、温柔的哥哥那样,对可爱的弟弟露出理解的笑容。

  YOH顿时毛骨悚然。

  不,你不明白,我都不明白你怎么就明白了……这是YOH的心里话,不过他没能说出来,他只能欲哭无泪。

  “不打算交代的话,我就自己来检查吧。”

  HAO凑过去,嘴唇贴上YOH的嘴角。

  YOH顿时愣住了,甚至忘记自己应该反抗,任由面前的龙恣意妄为。

  看到预料中的反应后,HAO当然不会放过这绝妙的机会,一手扣住YOH的后脑,半强迫地拘束YOH的行为。  轻轻啃噬起YOH的嘴唇,有时轻柔有时粗暴,很快红肿起来的唇上泛起丝丝刺痛,不等YOH张口抱怨,HAO霸道地撬开YOH的牙齿。

  无论经过多少次都让人脸红心跳的触感的触感激起YOH反射性的抵御,但稍稍动作,封住口唇的舌头就灵巧地钻进了口腔,贪婪地搅弄起他的内部。

  ---

  “哈……”YOH轻轻喘着气,狼狈地呼吸起新鲜空气,甜腻的高温让他差点窒息。

  仅仅是接吻,YOH就觉得腰有些发软,好在HAO也察觉到这点,恰到好处地扶着他的后背,无言地支撑起他的世界。

  “走吧。”

  “唔?去哪?”脑中还有些混乱,YOH傻乎乎地询问。

  “去看牙医,刚才的只是触诊。。”

  结果说了半天还是这件事吗……YOH的脸皱成一团,一副不乐意的模样。

  而且YOH认为HAO对这个触诊有根本上的误解。

  “一只有虫牙的龙,不觉得丢脸吗?”

  提答丘陵盛产回甘草,味甜,是常见的制糖原料,不少当地人喜欢没事就叼着一根回甘草在嘴中。

  这类情报在地方志中十分寻常,但它也有特殊之处,龙族对回甘草几乎是毫无抵抗,很容易过度食用,而更糟糕的是,回甘草中的特殊物质会破坏龙族的牙釉质。

  除却YOH自身的甜美,他嘴里回甘草的气息十分浓郁。HAO可以确定YOH也没能免俗,在前往提答丘陵的旅途中,堕落为回甘草的奴隶。

  其实YOH真的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他又不需要张嘴构筑魔法阵,没事放个火屠个城什么的。

  可是看哥哥没有退让的意思,只好灰溜溜地同意了。虽然理由有点微妙,但也算是达成了两人一同回故乡的目的。

  “还有,你的龙角冒出来了。”

  HAO恶意地提醒YOH这个事实,手指意有所指地擦过对方的嘴角。

  比起虫牙,YOH认为这种事更加丢脸。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