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立夏·蛙始鸣 4【现代篇】

  4

  

  2018年5月5日。

  

  立夏。

  

  站在出云大社前,叶不得不思考,他们是不是太过放松。

  

  神社,再怎么说也是供奉神明的地方吧,这个节骨眼上他们跑到这种地方来,真的没问题吗?

  

  “最危险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我不放开你,它就不可能轻易从我这里带走你。”许多神都有换代的规则,换代来临时各种平衡都会被打破,新旧交替之初最容易引起巨变,现在已经过去数日,冲突爆发的部分会进入缓和期。


  如果不在短时间内冷却影响,整个人类社会都会被颠覆,从最近的新闻播报来看,这次的换代没有脱离正轨。

  

  “其实我觉得吧,你们都忽略了我的自保能力。”即使这样,叶还是没有松开紧握自己的手。

  

  “不是我们怀疑你的能力,麻仓家的能力几乎都有神性,也就是说衍生自同一系统,如果有更上层的存在,这些手段很有可能直接失效。我是唯一的例外,所以麻仓叶明放心把你交给我。”

  

  有目共睹,对雏燕设置的结界轻易失效,这是有证据支撑的说法,在叶不知情的情况下,想必是费了不少心思:“辛苦你啦。” 

  

  “你对我说辛苦?”这是想受点教训还是有其他“诉求”,好不动声色地表示出这个意图。

  

  “总要让我表示一下感谢。”

  

  “我们之间不要说这些,没有谁欠谁。”不然他从月背回来的代价,该算在谁的头上。

  

  “我知道的。不过你这个结界是怎么回事?”


  和之前的使坏不同,被完全困住魂魄那晚的结界就像一度铜墙铁壁,不经训练很容易因为束缚感动弹不得。


  而现在,叶能感觉自己身上依旧有一层结界,不过极为奇特,像被一层丝网罩住,如果没有动作,它就几乎感受不到,稍微行动一下,那张网就会主动粘上来,就像不小心碰到蛛网,然后被缠上的感觉。


  这种感觉会引起一定程度的不适应,作为外出的代价已经是最低限度,得寸进尺就太过分了,叶对小小的不快只字不提。


  身为专业人士,结界的构造勾起了叶的好奇心,所以他针对自己感兴趣的部分发出问询。

  

  “其实和之前的结界也没有多大区别。最早的那个让你觉得不舒服,所以我一步步扩大领域,不过这种扩张有自身极限。”就像神社有自身领域那样,但它们大多依赖信徒的虔诚和意念,才能维持高密度的结界。


  没有信仰基础的好,当时划出的区域就是其上限。

  

  “范围上没有办法继续改进,就从‘质感’上入手。”这算是好的设计理念,“不过接下来的你就学不会了,现世的形态大多都是‘固着’的,很难有人能掌控变幻多端的形态,月背那边不一样,我们的世界依靠人类的五感根本难以存活,调用一切能调用的资源是立根之本。所以我们都擅长和‘阴影’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打交道。”


  一席话,乍听上去好像没有说到问题的重点,实则不然。


  叶反复咀嚼之后,得出结论:“你现在这个结界的核心,主要是那些阴影?”


  “没错。”


  “那样的话,我们也没必要牵着手?”叶很清楚好有多擅长使用这些东西,两个人保持一定距离,好也能不动声色地将它们护在他周身。


  “是纯度的问题,把结界延展出去没问题,一是范围增加结界的纯度就相应下降,依旧保持原本的纯度的话会造成不必要的负担,二是……”好抬起两人紧扣的手,“为了临场应变。”


  出云大社络绎不绝的参拜人,有许多都是远道而来来求缘的,现在世风开明,两个男人手拉手站在一起也不那么惹眼。不过要是有人注意到他们及其相似的长相就不太妙了,所以叶一直保持着奇怪的姿态,用以回避路人的探寻。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当然不是为求结缘,以这样的幌子走进神社,就算牵着手的是两个男人,也不至于太突兀。


  “希望不要到‘临场应变’的地步,这几天度假太舒服了,有点提不起劲。”叶坦然承认了目前的松懈,并期望这样的松懈可以一成不变。


  漫步在神道上,阳光在地面上反射之后变得更加刺眼,游客打着遮阳伞和成对的因幡白兔合影,信徒虔诚地行着二礼、四拍手、一礼,还有年轻的情侣正把绘马挂好。


  一派闲适的风景,人们的祈愿单纯而美好。


  “反正也不指望你能做什么,乖乖听话就好。”


  话不是这么说的吧……要是换个人,叶能保证他会因为这句话被激将到做出傻事,虽然好没有恶意。


  “看来泰山府君的换代并没有影响到其他方面。”至少叶的视察结果是这样,好就不一定了,“你那边确定好了吗?”


  巨大的注连绳下,出云大社还是一如既往的气势十足,不愧是大国主的地盘。


  “和你的结论一样。”


  看来泰山府君的换代没有牵涉到更严重的事情,不出意外的话,就是“轮回”机制单独出现了故障。不过更详尽的情况还是要等官方发布,之前已经和万太联系过,机构上下大部分人力物力都投入到这件事当中,过不了多久就可以下发正式通告。

  

  心中的石头落地,叶遥望着无法踏入的神社,叹了口气。


  “叹气是因为不能进去?难道你也想求缘?”好挪揄道。


  面对好的调侃,叶的话说的轻松,内容却很沉重:“就算求缘,神也不会理会我们了啊。”


  上了Farside的名单,麻仓家的两兄弟恐怕早就被现世的神明除名。


  “所以只好靠自己了。”好的手上用了些力气,攥在手中的,是他的整个世界,“三是,可以把重要的人放在眼前。”


  学会重新用人类的五感去观察现世,也仅仅是想知道叶眼中的景色到底是怎样的,风花鸟月是不是和他的眼眸一样晴朗风雅,四季轮转是不是和他的灵魂一样动人心弦。


  “这个的话,是相互的。”叶嘻嘻地笑。


  面对叶的笑容,没有人能提出异议。


  即使双方所说还有一些差距,可来日方长,不是么。


  “还记得今天……算了。”话题还没出口,又被好硬生生打断。


  “记得。”就像等待这个话题许久,叶肯定道。


  要是有谁听到他们这么跳跃的对话,一定会奇怪,不过对他们来说,一点小小的契机就会掀起回忆中最痛苦的部分,风声鹤唳,半句没头没脑的提示已经足够了。


  2004年的5月5日,也是立夏。


  差一点就成为诀别的日子。


  一遍遍将分离前的故事讲给自己的听,最怕的,是遗忘。悲伤也好,痛苦也好,也要把它们牢牢刻入心脏,只要血液还在流动,就不会忘记。

  

  然后是漫长的,痛苦的等待。


  一路踏过荆棘,脱身泥沼,就算所有人都不抱希望,劝他们放弃,他们始终注视着微渺的希望之火,不惜满身狼藉地走下去。


  他们的愿望从来都很简单,这个底线一退再退,只要守候在对方身边就好,无论是去哪儿。


  而造化无端弄人,就这么平淡的愿望,也要让他们绞尽脑汁,拼尽全力,步步为营。


  再怎么艰难,也不会向没有仁慈可言的世界妥协,面对高高在上的神祇,他们只是一笑,不屑一顾。


  他们还会走下去,走到最后。


  “走吧,该回去了。”


  两人顺着来路返回,很快就走到参道的尽头。


  刚走到第二鸟居,有人从刻字的石柱后走出来,看样子守株待兔等了很长一段时间。


  “啊,叶大人,总算找到你了!”


  少女抱着心形钱仙板,拦住叶和好的去路。


  顶住来自好质问的眼神,叶神情温和地对少女打招呼:“好久不见,玉绪。”


---

这章写的巨痛苦,把艰深晦涩的玄学科普改了又改……删了怕看不懂,留着又觉得脑壳痛,其实我特别不愿意科普这些,根本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啊_(:зゝ∠)_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