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小暑·温风至 2-3 【现代篇】

  2

  

  我醒过来的时候,被麻仓家供奉的神明正在注视我,没有形态的庞大身躯充盈在每一寸空气中。

  

  不知为何,在泪水不住滴落的时候,我仿佛听到祂无声的叹息。

  

  3

  

  “我也不知道这样对不对。”眉梢上隐约藏着些少女神采的女人,背着手,脚步轻快地踩在石阶上,仿佛正合着他人都听不到的旋律,踩出奇妙的节奏。

  

  “也许就像你所说,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林间的间隙有光斑落在女人的长发上,纤细的双肩上,以及及膝的短裙上,慢悠悠地迁移,就连风也柔和了起来。

  

  “但是我想满足那个孩子的愿望。”回忆起那个过分真实的梦境,女人的眉间出现了一道细微的沟壑,即使明白那是他人的过往,当事者们早已化作一抔黄土,那些历历在目的故事依旧不断在她心尖画出波澜,“原本这些就是麻仓家应当了结的‘缘’,既然是麻仓家的继承人,由我来做也没什么不好。”

  

  麻仓家的阴暗面比想象得更加深厚,百年前如是,千年前亦如是。

  

  大家似乎都有各自的理由,一环扣一环的因果将人们的命运纠缠在一起的同时,拖入更深的渊落。

  

  “可是这样太自私。”女人回过头来,看向身后一直沉默的男人,男人似乎在沉思,又像在走神,迟迟没有回应女人的自述,直到这一句。

  

  “对不起,把你也卷进来。”

  

  男人有些呆愣地抬起头来,领先了几层石阶的女人正露出无法释怀的笑容,柔顺的发丝从肩头滑落。

  

  “茎子……”男人叫出女人的名字,却还是没法说出自己的想法。太多思绪填充了他的大脑,分不清轻重缓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道要怎么做。

  

  可是她——他的妻子什么都知道,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意味着什么,知道自己所编制的未来有怎样的轮廓。男人指责过女人的行为,认定她不清楚这样做的后果。

  

  其实恰恰相反,男人指责的是自己。面对妻子的强硬,男人更气恼自己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挽留。

  

  或者说,他想不出失去妻子的未来,自己要如何孤独地活下去。人一旦品味过幸福的滋味,要重新坠入孤独,那是极其可惧的事。

  

  “没事的,干久。”茎子朝男人伸出手,眉间隐约的阴郁始终没能散去。

  

  干久想抹平妻子眉间的沟壑,于是也伸出手去。

  

  茎子双手将他的手捧在手心,温暖的体温传递而去,然后将男人宽厚的手掌贴到自己的脸颊上,言语轻柔:“干久,不要害怕,这只是短暂的分离。”

  

  茎子没有告诉男人,即使她不做这个决定,他们也会在某个事故之后天人两隔。

  

  这个世界每天都会有人离去,也会有新的生命诞生,时间流逝即是相遇与分别的轮回,在注定的分别中,她只能讲一切寄托在未来。

  

  否则让她目睹干久因为车祸去世的话,恐怕她也会想法设法打破禁忌,将这个呆子留在自己的身边吧……要是干久不同意,她就会和他赌气,直到自己也死去。

  

  “一想到来世,来世的来世,一直到永远,我们都会在不同的时间再会……似乎也是件不错的事。”泰山府君大人不会撒谎,即使最初的契机是那两位少年的故事,但她也怀有私心。

  

  呐,干久,这一世就让我们先忍耐一下吧。

  

---

干久那个车祸梗是原作的哈哈哈哈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