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小暑·温风至 4 【现代篇】

  4

  “充满了不确定性来世太过遥远,所以人们才会珍惜当下,生离死别才那样痛彻心扉。我们没有真正的分开,不过是小别片刻,泰山府君不会撒谎。”


  留下来的一方是最痛苦的,亲身品味过少年们的离别之后,那份无法释怀的心情久久萦绕在心头,麻仓茎子深知自己也和那个被悲伤与愤怒的漩涡吞噬的少年一样。她无法承受那样的痛苦,同时她更不想将这份痛苦加诸在干久身上。


  这是茎子告诉干久的话,干久原原本本地将它们转述给两个孩子。


  即使一切都是泰山府君的指命,是两相权衡下的公平交易,干久还是将这两个失去前世记忆的当事人当做自己的孩子。


  “将我们的未来赌在将来的生生世世,同时也可以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就像天上掉馅饼一样两全其美,怎么想都很蹊跷……茎子也尝试着寻求答案,但是泰山府君没有任何表态。”一次没有退路的豪赌,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成立,连干久都不断反问自己,他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人类明明是那么胆小脆弱,短见又愚蠢,为什么会放弃眼前的幸福,对干久而言已经成为一个不可知的谜题。


  当孩子们在腹中逐渐成形,茎子却突然说她猜到了一个可能性,她笑着,说出耐人询问的答案——


  天上当然不会掉下什么馅饼,而是天道亏欠了他们太多。


  干久不解其意,茎子知晓孩子们前世的经历,但她始终没有将那些故事向他人讲述。原因已经不得而知,不过干久明白那些记忆经历称不上美好。


  许多怀有身孕的母亲都会和尚未出生孩子聊天,茎子也会时不时温柔地抚摸日益隆起的肚子,却总是只字不言,只是会露出怜惜的神情,最终将一腔柔软的感情化作轻声叹息。


  “我知道的仅仅是一些旁枝末节,其余都是按照茎子的指示在行动。”干久默默地在暗中筹备,仿佛这些就是他的精神支柱,他不能停下来,也不敢停下来,他怕自己一旦停下来,就会无法抑制心中的思念与悲伤。


  而多年来的忙碌也即将落下帷幕,一道道难关他都有惊无险地跨过,干久曾经设想过结束时的心情,或迷茫或痛苦,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的……平淡。


  看来他也在不知不觉中染上了麻仓家的奇异特性了吧。


  “对了,叶,你还记得安娜吗?恐山安娜。”见干久解释得差不多,麻仓叶明敲了敲烟灰,清脆的响声将众人从沉重的思绪中拉回。


  这里还不是这些小鬼们的终点,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他们需要向前看,然后向未来迈步。


  “安、安娜……她怎么了?”猛得听到这个名字,叶差点被唾液呛到,说话都不自然地结结巴巴起来,就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反往日的应对自如。


  不过他这个反应倒是在麻仓叶明和麻仓干久的预料之内,所以两位长辈没有投去别样的目光,只有坐在叶身边的好,此刻目光和善到了极致,让叶一阵毛骨悚然。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