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骨科号

解释一下评论设置是因为不擅长和不熟的朋友说话

FARSIDE-小暑·温风至 5

  果然不行呢……叶回过神来,接着得出结论。

  正如好能从他的小动作里分析出各种准确无误的情报,叶也能从好的反应里推测对方的心理状态。不过话又说回来,好对情绪的展示似乎以惊人的势头发生了转变,似乎已经完全没有遮掩的意思,也不知道干久他们会不会起疑……

  叶有这样的担心,只因为他的现实时间有一月的空缺,此间好在两位长辈面前的表态比叶想象的直接百倍。关心则乱,或者说一切伪装原本就只是在叶面前的讨巧。

  那个即使在FARSIDE也依旧高傲的人,会在弟弟面前收起周身的尖刺,愿意为他扮演他期望中的姿态。当现世里唯一可以控制麻仓好的枷锁生死不明,后者自然不会再继续维持麻烦的假面,世间的纲常伦理他怎么会放在心上。

  当叶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就再无法从感情的牢笼中逃脱——也舍不得。

  叶正襟危坐,打算好好和他的哥哥沟通一下,沟通的内容涉及到麻仓家自古以来的习俗:“未婚妻是麻仓家的传统,要是哥哥在的话,安娜就会是你的未婚妻。”

  未婚妻的对象不在于他麻仓叶,而是整个麻仓家。

  只要是下一位麻仓家的继承人,都会经历这个的过程,挂着是某人未婚夫的头衔四处招摇。在过去这类事大概还算普通,不过现代社会听上去确实有点守旧,为了尊重年轻人的意愿,所以家中定下的姻缘大多只是参考对象,实际成婚对象……自身有实力,再加上两分任性,不管对方是谁都有的商量。

  面前入赘到麻仓家的麻仓干久,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也顺带证明了麻仓茎子不像看上去那般乖巧。

  一个“会是麻仓好的未婚妻”的假设刚一出口,叶就微妙得觉得有点不对劲,不成立的假想未来为什么会让他有些动摇?

  想来想去,叶只能说,人类的爱恋真是不讲理的东西。原本还以为吃醋这类斤斤计较的感情不会发生在他身上,没想到会是这么蛮横的思绪,一点不受实际情况限制。

  综上所述,好的心情会有多差,他倒也可以理解了,联想过去种种,叶甚至觉得十分抱歉。

  “而且她和我早就撇清关系,现在只是奶奶的首席弟子。”庆幸他已经和身负麻烦身份的少女分道扬镳,否则还不知道会上演怎样的乱象,叶耸了耸肩,就像放下了肩头重担那样,一身轻松。

  话题一旦挑起,那些快要被积雪一道覆盖的记忆就在持续回笼,除去被奴役的艰苦岁月,还有那位销声匿迹的挚友,遥远得仿佛随时可能会消散在雾渺之中。

  然后就是那惊天动地的一巴掌。

  临行前,漫天的大雪迎来短暂的停歇,刚刚经历过生死患难的两人别过,安娜却突然朝他狠狠甩了一巴掌。

  一身和服的短发女孩气势汹汹地撂下一句“我才不要满脑子都只有哥哥的男人”,头也不回地离开,身后是一串踏雪后的深深浅浅的脚印。

  没有驻足,没有留恋,仿佛不趁此刻离去,就会受到更多的伤害,女孩决绝得像在进行一场逃亡。

  叶敏锐地察觉到安娜可能在哭,他没有上前安慰,反射性伸出的手茫然地垂下,安静地目送女孩远去,哪怕将要开始旅途的人是自己,叶还是祈祷着一路平安。

  踩在雪上总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代替无声的相遇与离别,轻轻地从干涩生硬的喉咙里低声吟唱。

  背上行李踏上驶离这雪国的列车,叶将女孩加诸在他身上的感情也遗留在了这片土地。

  安娜说的没错,他满脑子只有哥哥,他不值得任何人将心放在他这里,他不想辜负任何人,他必须孓然一身。

  脸颊上的疼痛还很鲜明,叶露出一丝苦笑。

  在安娜发出那样的宣言之后,叶听到她以很低的声音说了句:“有本事就快点把他找回来啊……”

  安娜真的是个好女孩呢。

  所以他希望安娜可以遇到能珍惜她的人,会一心一意对她好的人,那个对的人。

  重新落下的雪花黏在带上暖意的玻璃上,很快化作雪水,泪一般地流下。

  啊,下雪了。

  叶透过凝起水雾的玻璃车窗,看向外面的世界,无意识地寻找起那轮隐没在阴云之后的银月。


评论(1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