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箸

俗称逸(棍)
好叶专机,上天入地

FARSIDE-立夏·蛙始鸣 5-6【现代篇】

  5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毫不客气的质问里充斥了火药味。

  

  来路不明的少女和叶关系匪浅,不然不会亲昵地互称名字。

  

  即使看到她手中的钱仙板,明白这人很可能是麻仓家的相关人员,好的脸色还是阴云密布。

  

  “我介绍一下,这位是修验实习生玉村玉绪,是爸爸的徒弟,一直在麻仓家帮忙。”

  

  玉绪四岁开始在麻仓家修行至今,可以说在叶离家之前,两人共同修炼过很长时间,算得上熟稔。

  

  月背事件发生在玉绪来麻仓家之前,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玉村玉绪……”叶主动将她本名说出来,就意味着将她的性命放在好的面前,这是一种示好,“麻仓干久的徒弟啊。”

  

  玉绪好奇地看着两人十指交握,又觉得这样不太礼貌,于是移开视线之后,又忍不住偷偷瞄一眼。

  

  好倒是不客气地将玉绪上下打量了一番,没想到那个干久会收个性格这么懦弱的少女。

  

  哼,连对手都算不上。

  

  带有攻击性的逡巡直接把玉绪吓得不敢再深究这两人奇怪的行为,小心翼翼地后退了半步。

  

  “玉绪,这是我的哥哥,好。不过我不说你也应该看出来了。”言下之意,爷爷应该把事情都告诉玉绪,才会让玉绪单独来找他们。

  

  她看是看出来了,只是没想到这位传闻中的好大人会和叶大人区别这么大。

  

  玉绪拿出放在钱仙板后的素描簿,上面是卜算时用到的文字,她手执一枚硬币,快速地划动,时不时在字迹上停顿。

  

  “爷爷让你带我们回麻仓家,然后明天跟着你一起去三瓶山?”

  

  玉绪还是老样子啊,大概刚刚开口说的那句话已经耗费了她全部的勇气。平日里大多时间还是可以直接对话,但是一紧张,就会支支吾吾说不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这样特殊的对话方式。

  

  叶将那些文字串联起来,得到了少女想告诉他们的讯息。

  

  “好,你觉得呢?”回麻仓家并非必要,他们也可以明天一早到车站碰头。

  

  “你应该直接是说你想回去看看。”

  

  “嘿嘿……”这还不是因为担心好不愿意回去嘛。

  

  “玉绪,我们要去旅馆拿行李,你先回家吧。”

  

  玉绪点点头,在路上她就用钱仙板算好了叶大人的所在,一到出云就直奔出云大社,为了不擦肩而过,她一直等在出云大社的石柱前。

  

  这么多天家中无人打理,一定落了不少灰,要赶在叶大人他们回来之前清扫干净。

  

  “走吧。”好拖着叶就径直走向旅笼屋。

  

  

  

  6

  

  阔别已久的麻仓家,经历六百年的风霜之后,依旧凌然气派。

  

  传续千年的家族,有着其特有的韵味。

  

  进入麻仓家之后,好设置的结界就可以再度张开,他们就不用一直黏在一起了。

  

  走到门口,只见两处黑影迎面扑来。

  

  “纳命来,麻仓叶!”一左一右同时发出的声音,配合一致到像是立体声一样。

  

  哎呀哎呀……叶不忍心地摇摇头。

  

  似乎是感觉到什么,两只生物喊出的口号尾音一变,然而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在空中它们没法再度将轨道转开,眼看着就要撞上叶。

  

  环绕在叶周围的结界暴起,电光石火之间将那两只生物弹飞,其中一只落到好的面前。

  

  “吧唧!”

  

  好一脚踩在落到自己面前的东西上,自上而下,面无表情地投以蔑视:“低贱的牲畜。”

  

  “波其!昆其!”远处传来玉绪惊讶的呼喊,接着便是一阵木屐敲打青石砖的发出的清脆声音。

  

  “你们也是老样子啊,波其,昆其。”叶蹲下身,问候起面前无比凄惨的狸猫,然后抬头,“算了吧,它们没有恶意。”

  

  好这才移开了脚,刚才还奄奄一息的狸猫飞快地爬起身,冲到玉绪跟前,和另一只狐狸汇合,两只凑在一起哭哭啼啼起来。玉绪只得拍着他们的头小声安慰。

  

  “麻仓家居然还留着你们这样的废物。”

  

  “再怎么说,也是有四百年修行的精灵,也不用说的那么过火。”不过叶很清楚这两只行素不良,也说不出太多帮他们开脱的借口。

  

  “你们刚刚在做什么?”玉绪开口,她刚才正在打理买好的蔬菜,就听到外面波其和昆其好像提到了叶大人,然后就是一声异响。

  

  “呜呜呜……我们听说叶成了式神,就想试探一下……”

  

  “玉绪,好痛啊呜呜……”

  

  原来如此。

  

  也就说只是单纯的恶作剧了。


---

和熊商量了一下,为了赶剧情,后面的就写的简略一点,先把主线拉完

忘记说上一章的梗了,就是格格不入的那段”风花鸟月“,突然文艺,实际上是来自下图,由于日文和中文习惯顺序不一样,稍微调了一下顺序



评论(8)

热度(31)